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二十二章(12.9的更新)
    蒋柔被困在海上,天空压抑,先前柔和的风愈发肃冷。

    帆是帆板行进的源动力,只有控制好帆,帆板才会按照她的想法前行。

    只是现在……那道口子从帆透明轻薄的地方裂开,不偏不倚,刚好在中间,完整的帆像被撕成上下两截,有风漏进来,极难再掌控方向。

    蒋柔试图与它做斗争,一次次调整,只是随之她的用力,裂口更大。

    忽的,她感觉肩膀一冷,凉风袭来,措手不及间,一道浪花撞在她肩膀,海水顺着肩胛骨淌下来。几滴滚进脖颈里,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蒋柔缩着脖子,这才回过神。

    海面簸荡,和先前的风平浪静不同,她凝神细听,只剩下浪花的声音,没有了同学们的喧闹声。

    蒋柔心更往下沉,刚才努力调整帆,但是板体顺着海浪流动,不过几分钟,好像已经远了。

    依稀间,蒋柔还能看见岸边,她体力几乎透支,微微松口气,让绷成弓弦的身体放松下来,仔细辨别方向。

    此刻。

    高天远拿着望远镜,脸上笼着一层阴影,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天气……先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变成这样?

    幸好,应该再有不出十分钟就结束了。

    沙滩上坐着的陆湛也发觉不对,他蹲在岸边,用手抓了把沙子,慢慢地让砂砾从指缝间流泻,仔细凝视。

    他望向海面,依旧是风平浪静,只是先前温和的风声,似乎有极细微的改变。

    “夏安蕊!夏安蕊!!”

    “夏安蕊!加油!加油!”

    “耶!!”

    夏安蕊顺利冲过终点线,速度明显放慢,慢悠悠地将帆板停在泊位。她从板上跳下来,头发湿成一缕缕,气喘吁吁。

    紧接着,她身后的赵妩媚、陈美一干女生都到了。

    大家用时比训练时要快不少,高天远对成绩都很满意,同时,也暗暗松一口气。

    他望向海边。

    海面不知何时起了雾气,淡淡的一层灰,像是加上飘渺的滤镜。

    海水也开始退潮,缓慢而温和。

    夏安蕊也没去换下冲浪服,站在沙滩上,望向海面。

    蒋柔还没有回来,她看了看防水腕表,眼角挑起,眸中闪过一抹得意和厉色。

    赵妩媚脸色却不太好看,发着白,忧心忡忡地盯着海。夏安蕊点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得意之情更浓。

    几个男生殷勤地帮她把帆板弄回岸上,帆拆下来,和板一起抗回训练基地。

    “谢了哥们儿。”夏安蕊耸肩笑了笑,朝陆湛跑去。

    “陆哥,你有没有觉得好像突然变冷了?”

    夏安蕊往他身上贴,一只手自然地想挽过他的手臂,嗲声说:“好冷哦,怎么突然起风啦?”

    女生瘦、高,曲线动人,穿上紧身冲浪服后,一双大腿富有弹性且性感,化妆后的面孔更有别样的美艳。

    旁边的男生直直往她这边瞟。

    陆湛避开她,“蒋柔呢?”

    夏安蕊一顿,语气轻快:“没注意啊,好像起航的时候她在我身后。”

    陆湛剑眉拧紧,越看海越觉得不对,抄在兜里的双手慢慢攥成拳,他推开夏安蕊,径直朝高天远走去。

    “陆哥!”夏安蕊惊叫。

    “教练,蒋柔怎么还没回来?!”

    高天远拿望远镜看了看,夏安蕊她们回来得很早,现在不过过去半小时,有时候天气原因,就算在正式比赛中,四十分钟或者更长也是有的,还有会出现未完成情况。

    “可能是有些小状况,等等吧。”

    这么久训练,他心里虽然也着急,但是相信蒋柔。

    现在虽然起了一点风,但总归还是宁和的。

    又等了五分钟,海面也没什么变化,只是潮水更往后褪,漏出裸露的、潮湿的沙滩。

    高天远攥了攥拳,也开始紧张。

    一旁的陆湛却再忍不了,拿起望远镜,看见远处雾气渐近,天边有一点灰。

    陆湛看不出什么,但心就是定不下来,总有种不好预感。

    “我去海上看看!”

    陆湛还是觉得不对劲,转身便朝下水平台跑,这就要上板起航。

    后面的高天远急了,“陆湛你回来!别冲动!你等下,我去问老周借艘快艇咱们一起去找!!”

    陆湛哪里听得见高天远的话,已经跃到停满帆板的平台边上。

    “陆湛!你们几个赶紧拦住他!别让他下海,快点!”

    高天远心急如焚,如果真有事情,必须快速搭乘快艇,他点着几个高大男生,见他们控制着陆湛,心里稍安,往停着快艇的地方去。

    陆湛现在哪顾及得了这么多,他想起蒋柔运动会经痛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养没养好,海面看似平静,但实则波涛汹涌,每一秒都至关重要,万一…万一……

    他不敢往下想,哪里等得了快艇,“滚开!”

    “陆哥,你冷静一点!现在才几十分钟呀!”

    “没事的,咱们这片海很平静的,我们训练从来没出过事!”

    “滚!”

    陆湛年少轻狂,性子相当狠戾桀骜,又是遇到这般紧张的事情,他一脚踹开拦着他的男生,跳上一艇最近的帆板,调整几下,便握住帆杠加速往海面冲去。

    海面平和冷静,慢慢退潮,午后的阳光被雾气掩住一些,斑斑驳驳滤在海面上,随着波浪温柔的起伏。

    陆湛顺着风向伸开五指,静静地感受了一下,又低头看着板下的海流,闭紧薄唇,面色冷肃起来。

    *

    此时此刻,同样的一缕淡淡的阳光,映在蒋柔的身侧。

    海面茫茫,岸上景物被雾气掩住,依稀模糊。加上前两轮的训练、试水,她已经连续下海近五小时了。

    寒气浸透体内,腹部后腰开始疼痛,甚至有经痛的下坠之感,她的身体因寒冷和紧张不断痉挛。

    蒋柔不知道自己被风浪带到了哪里,附近没有任何参照物,茫茫大海,无边无际。

    她只能再次拉动帆,尽量让帆板打转,不再去更远的地方。

    她知道,教练和同学们一定会来找她的,她只要坚持在海上,不和帆板分离就好。

    可是她太累了。

    帆板不像帆船,体力耐力是第一位的,她站在板上,迎风破浪许久,能感觉到小腿愈发酸软,手臂肌肉麻痹。

    不过一瞬之间,风浪和天气竟然陡变。

    蒋柔深深喘气,能听见自己喉咙发出的沉重声音。

    就在这时,她像是预感到什么,猛地回头。

    一道接近两米的浪冲着她打来,蒋柔来不及拉动帆闪躲,本能性地伸出手臂挡住海浪。

    一声滔天的重击,她身子一歪,双脚顺着浪花的力量滑了下去!

    ……

    蒋柔水性其实相当好,但是那仅限在她体力充沛的时刻,身体一旦浸在水里,那种寒冷如一块柔滑细腻的丝绸缠紧了她,一丝不漏缝隙往肌肤毛孔钻。

    冷,疼!

    她咬着牙,双臂撑起,迅速上板。

    可是那板面又冷又晃,她一撑起,帆板便倾斜。

    更多的海水往她身上涌来。

    失败。

    蒋柔双手抱板休息几秒,再度上板。

    在训练第一天,父亲就告诉过她,一旦遇到危险,绝对不能人板分离!

    绝对绝对不能!

    必须想办法立刻上板!

    蒋柔深吸一口气,依靠着救生衣的浮力,双腿在海水中摆动,再度上板!

    就在她半个膝盖已经撑上去时,前面的帆忽然折断打了下来,她一惊,再度滑入海中!

    这一次,帆板被她激起的海浪冲得更远些,剧烈打着摆,板面更滑更湿。

    蒋柔努力让僵硬的手臂拨动水面,往前游去追板。

    海腥味漫过鼻尖,咸腥味弄得她头晕脑胀。

    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起父亲讲过的一个真实事迹。

    那应该是九几年,帆板项目还不成熟,一支帆板队在葫芦岛训练,一名女生迷失在海上,人太多,队员们和教练都没有注意。

    第二天,搜寻队员发现了女生冰冷的尸体。

    蒋柔心里狂跳,但她很快给自己积极信息,她记得,还有一个女生,也是训练出事,但是被好心的渔民救了……

    蒋柔给自己拼命鼓气,再度往前游!眼看指尖要触到帆板,一个浪花,再次将它们分开。

    她游的速度,显然没有风的速度快。

    没有板,救生衣的浮力非常有限,蒋柔浑身冷得透彻,却还是用力摆动小腿,顺着帆板的方向游。

    ……

    蒋柔不知道自己游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她手脚僵硬,气息沉重。

    她觉得,如果第一次是极限,第二次是极限,那么现在,应该是极限的极限了。

    蒋柔能感觉自己渐渐下沉,救生衣的效果愈发微小。

    “班长——”

    “大班长!?”

    隐隐约约的,浪花中夹杂着听不真切的声音。

    蒋柔环顾四周,雾气弥漫,隐隐约约看见红色的帆,在深蓝中发着亮,但并不真切。

    幻觉?

    是幻觉吗?

    “蒋柔——”

    “同位——”

    浪潮声中,夹杂着男生熟悉粗哑的喊声,一声比一声高,满是焦虑。

    “同位!!”

    最后的声音,喉咙似破了音,嘶哑发沉。

    在听见最后“同位”二字时,蒋柔猛地一颤,只感觉紧裹自己的海水柔和许多,她调整呼吸,双手双脚摆动。

    “陆…”

    她刚一开口,胸肺阵痛,喉咙干涩发痒,差点呛上海水。

    “陆湛……”

    她能感觉自己脸上湿湿的,心口变得酸胀柔软,像被一团棉絮充盈着。

    蒋柔努力仰起脖子,让湿漉漉的发丝露出眼睛。

    是他吗?

    真的是他吗?

    是他啊!

    真的是陆湛!!

    “陆湛!”蒋柔终于喊了出来。

    她喊得又急又快,竭尽全力,身体似乎彻底被抽走重量,疼痛再次泛开,整个人往下陷落。

    “蒋柔!”

    就在蒋柔快要沉下去时,她的手腕猛地被抓住,往上拽。

    男生半跪在帆板,控制着平衡,漆黑头发遮住冷峻眉眼,面庞是分不出海水还是汗水,眼睛里却燃起一簇火光。

    “蒋柔!”

    陆湛嘴唇翕动,眼角轻轻上扬,激动、惊喜又心疼。

    男生的手腕一如既往的温暖宽厚,充满了阳刚火热的力道。

    陆湛紧紧攥着她,似有沉稳的力量流淌到蒋柔体内。

    他沉声说:“快上来!”

    “不、不能……”

    蒋柔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理智回来些,哑声说:“陆湛…rs:x,可能承受不了两个人……”

    陆湛拿的是女生用的,帆小,而且他体重不轻,这样的风浪,要是再加上蒋柔,很可能会沉。

    “会、会沉的。”

    话音刚落,一声扑通水声,男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来。他结实的、温暖的手臂紧紧环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