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二十一章
    1、

    期中考试订在十一月初的周一周二。

    市运会十月底开幕,帆板项目的比赛是十一月前几天,也是期中考试的前几天。

    蒋柔近期忙得四脚朝天,每天学习、做卷子、背重点,课后要去帆板队训练,晚上还要被蒋海国抓着特训。

    几天训练下来,高天远基本确认让她抵那个空缺。

    每天晚上回到家,蒋柔躺在床上,心里默默背着文言文解释或者数学公式,没一会就睡了。

    唯一的好处,就是陆湛比她还忙,她这次的目的只是去感受一下比赛,而陆湛在受伤之后第一次出战,是要拿名次的。

    琴市是s省的大市,帆板比赛也都在琴市进行,成绩也是最好的,基本上市冠军拿到省里也很有分量。

    体校学生虎视眈眈,陆湛压力也很大。他的训练量比她可怕的多,有时候蒋柔来得很早,还能看见他在操场上一圈圈跑,满身是汗。

    一上课,他就会累得趴在桌子上补觉,或者吃东西休息。

    那句“约会”让蒋柔胆战心惊,但现在两人之间的暧昧,也被比赛和期中考的压力冲淡许多。

    十月底的一个周日上午,赛前,帆板队在老水校进行最后的模拟比赛训练。

    秋老虎接近尾声,路边的梧桐树好像一夜间染上黄色,枯萎的树叶被风吹着,萎靡地落在地上。

    幸好最近温度尚可,十几到二十几度,不算热,但绝不算冷。蒋柔穿着短袖,书包里塞着冲浪服,一边听听力一边等车。

    她已经跟高年级的训练有一阵子了,到达基地后,轻车熟路去更衣室换衣服,在沙滩上做准备活动。

    帆板比赛一般是十轮比赛加一轮奖牌轮,比赛时间根据天气、海流、风向,会持续34天不止,每天三轮左右,所以模拟训练要求必须是一天三轮。

    男生出战的是陆湛、于子皓,还有一个高三的学长,他们周六已全部模拟完。

    今天,则轮到女生。

    最前面,高天远看着所有女生们。

    高天远也一直在犹豫,帆板队女生是两个名额,夏安蕊,还有个临时不能去,现在申请可以换人,他私心里当然希望蒋柔上场。

    在他看来,蒋柔才十五岁,还没有接受过高强度训练,做得就能跟其他女生差不多,要再一训练,适当增加体重,绝对会非常出彩。

    只是突然让她去,对于其他跟着训练这么久的学生不太公平。

    “赵妩媚,夏安蕊呢?”

    时间紧急,高天远点名,发现少了一个。

    赵妩媚动作一僵,不自觉瞟蒋柔一眼,“那、那个她…她来晚了。”

    她想了想,反应过来:“她…噢,安蕊给我通过电话了…她说今天肚子不太舒服所以起晚了,已经在车上了。”

    高天远很是不满,但对待女生他一贯通情达理,说:“她不知道今天模拟训练么?让她赶紧过来!”

    “好、好,应该马上就到了。”

    “行吧,你们先自己活动活动。”高天远合上名单,仔细观察水流水速和天气。

    女生们成绩不及男生好,也没有很突出的,大部分都差不多,也知道今天确定最后一个名额,所以气氛有些紧绷,大家都尽可能活动关节,让身体兴奋起来。

    蒋柔准备活动做得差不多,转过身,朝老水校走去。

    “哎,你去哪儿!”赵妩媚突然攥住她胳膊。

    “我去下卫生间,有事吗?”

    赵妩媚和她的名字一点不像,皮肤微黑,气质中性,平日跟着夏安蕊,很不屑蒋柔。

    赵妩媚神色怪怪的,“你、你等下。”

    蒋柔奇怪:“怎么了吗?”

    赵妩媚眼珠子转来转去,说:“你帮我压压背吧,你看别的同学都一组一组。”

    这个理由,蒋柔没法拒绝。

    两人双手搭在对方肩上,用力压着。赵妩媚比她要高,边压边问:“那个,你紧张吗?”

    “还行。”

    “我跟你说啊,正式比赛很严格的,紧张也是正常的。”

    压完,她仍按着蒋柔的肩膀,没有放手意思,自顾自说起来:

    “记得我有一次啊,都已经要起航了,但突然有海水还是浪潮,突然不让起航,也没说上去休息,就在海里等啊等啊,那时候天气还比现在热,但就是受不了,也不知道今天要不要等哈。”

    蒋柔不想听她说,但碍于礼貌,不好打断。

    赵妩媚喋喋不休念叨,她或多或少也听进去一些,本来不是那么紧张的,心也跟着悬空,缩紧。

    “我去卫生间了。”

    蒋柔对着镜子最后整理冲浪服,检查救生衣的带子,一抬头,忽的看见夏安蕊走进来,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衣服。

    蒋柔一愣,她不是不舒服没来吗?

    夏安蕊面色也是一变,下意识退半步,想了想,又迈进来。

    蒋柔心里奇怪,但也没多想,从水校出来往沙滩上去。早上水冷,还有一段活动时间,大概九点开始。

    几个男生将器材室里的帆和板抗到沙滩上。

    他们统一都用04年国际帆联确定的新式帆板——rs:x型,女生的帆比男生小一个平方,看上去更秀气轻盈。

    过了会,夏安蕊气喘吁吁地跑来,说:“对不起教练!我来晚了!”

    高天远说:“你们再活动活动,把救生衣都穿好,最后检查一遍。夏安蕊,你赶紧去做准备活动。”

    *

    八点四十,一切准备妥当。

    老水校东面是奥帆中心建成以前的帆板帆船比赛场地,风速潮流都十分适宜,沙滩旁边有一片下水平台,一个个小小的泊位,可以停靠帆板或帆船。

    前面就是起航区域,再往前,则是比赛开始的起航线。

    蒋柔以前只在西面训练,虽然偶尔路过这里,但也不曾细看。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让心情平静下来。

    加油。

    蒋柔攥紧拳头,对自己说。

    “蒋柔!”

    身后突然传来陆湛的声音,蒋柔惊讶转过头。

    今天除去几个新高一帮忙的,大部分男生都没有来,陆湛昨天刚模拟完,肯定很累,按理说不会来的。

    然而此刻,陆湛缓缓朝她走来,黑眸明亮。

    少女已经换好了衣服,紧身冲浪服,弹力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笔直的腿,长袖上衣外披着救生马甲,高挑又纤细。

    “马上就开始了。”蒋柔被男生看得不自在,别开眼睛。

    “我有事跟你说。”

    陆湛看了她一会,平日吊儿郎当的神色微微收敛,拉着她胳膊朝起航区域去,“跟我来。”

    帆板运动比较特殊,是体能和脑力、经验、熟练度都要具备的运动,蒋柔看过陆湛训练,他经验老道、体力强劲、虽然因伤休过半年,但省冠军当之无愧。

    “上风向有个公共厕所,看到了吗?那边,下风向,海上皇宫和更衣室,把这三个建筑作为参照物。“

    蒋柔顺着他的指的地方,点头。

    陆湛说:“你体力太差,每次到后面就会疲软,所以一定要在起航上加快速度,看准这三个参照物,不要偏离方向,不是我说,我发现你方向感很不好啊。”

    蒋柔微微垂下头。

    她方向感是不太好,对风向流向感受得也混乱,比起来,她更擅长对帆和板的控制。

    “一会风会从西北向吹来。”陆湛思索了一会,说:“你一会选择左舷起航,但不要冲得太猛,让几艇帆板给你当挡箭牌,果断冲线,一定要比她们先到,然后赶紧摇帆,明白吗?”

    蒋柔嘴唇翕动,想说他说这么多,会不会对别的同学不公平。

    陆湛似能看出她心里所想,轻笑:“傻丫头,只有你对这里不熟悉,她们都是老油条。”

    “……哦。”

    他声音低沉,叫“傻丫头”时太亲昵,有种说不出的宠溺,蒋柔不由想起图书馆那天。

    “真不叫声队长?”陆湛勾唇,俯下身看她,笑容又坏又痞。

    “……”蒋柔转开头。

    其实本来“队长”没什么,被他一说,总感觉怪怪的。

    “行了,开始了,加油!”

    陆湛也不强求,大手拍拍她的肩膀,顺手,将她的救生衣整了整。

    男生生硬又有些笨拙的姿势让蒋柔挺不好意思,她耳根微烫,匆忙背过身,朝下水平台走去,“谢谢你。”

    “加油!”

    陆湛望着少女的背影,目不转睛。

    她穿着这身是真的好看,细窄的腰,清瘦的肩胛骨,露出的一截脚踝更如白玉,骨头玲珑精致。

    陆湛抑制不住的,想拥她入怀。

    2、

    模拟比赛很快开始。

    蒋柔十分稳妥,再加上有陆湛指点,虽然是陌生场地,但第一轮拿了第二名,记二分。第二轮她稍有冲动,反而落后了,第四名,记四分。

    夏安蕊第一轮发挥一般,才排到第四,第二轮发挥超常,第一名,总分是五分。

    帆板比赛是分值越低排名越前,正式比赛中结束前十轮后,会去掉一轮最低分,再进行专门的奖牌轮角逐,但是模拟,就只有三轮。

    前两轮下来,蒋柔心安些,但也没有松懈,因为一切都太不稳定,万一这轮她失误,排到七八名,那就一下子完蛋了。

    她不想争第一,但既然和父亲开了口,她有可能去参赛,父亲也有期望,那她一定会竭尽全力。

    蒋柔这么想着,站在帆板上等待高天远的指令。

    今天天气不错,水流风向也很适合,只是随之时间转移,天气稍稍暗淡。

    高天远不知道怎么,迟迟没有开始。

    蒋柔默默等,她知道正式比赛中这样情形很多,甚至等一、二小时的都有。只是她从高中开始甚少锻炼,说到耐力,到底比不上旁人。

    夏安蕊和赵妩媚仍神采奕奕,仿佛刚才只是热个身罢了,但蒋柔,有点疲倦。而且她体质偏寒,身上海水湿了再干,她感到身体发冷,伸手按了按腹部。

    下次大姨妈,估计又会痛死吧。

    蒋柔无奈地想。

    陆湛没心思去练习,盘腿坐在沙滩上,嘴里咬着烟,没有点燃。他看上去姿态松散,一只手搭在大腿,和往常一样,可是嘴唇紧抿,眉峰紧蹙,显然也是紧张。

    竟然比他自己比赛还紧张。

    这时,一阵海风带着潮湿的气息拂过蒋柔后腰,蒋柔下意识活动腿部,调整僵硬的姿势,没动两下,一种熟悉的抽搐包裹住她的小腿肚。

    抽筋了!

    海水潮湿,受冷吹风,抽筋是很常见的事情。蒋柔忍着痛勾起脚趾,努力让脚背和小腿呈九十度。

    可就在这措手不及间,高天远尖锐哨声响了!!

    蒋柔心一惊,也顾不得疼痛,踮脚弓腰,起航。

    她这次略落后,一到海上,蒋柔明显感觉到风向有异,她一条腿抽搐,用不上力,下意识选择右舷起航。

    两侧航线风力有差异,蒋柔这次位置很不好,还有几艇左舷起航的帆板堵在她旁边,她几次示意,却无济于事。

    场地是梯形四边形,中间三个构成等腰三角形的浮标,必须要按规定顺序环绕完成。

    没有规定具体航线,所以在浮标之间选择合适的航线、角度,都很重要。

    而一个完美的起航,更是重中之重。

    根据天气情况的不同,一轮下来速度大概要2030分钟。

    接近第一个浮标时,蒋柔的腿痛才有所缓解,她想到刚才起航的拥挤,稍微调整角度,尽量在下个浮标到达之前人少一些。

    海面开阔些后,蒋柔也放下心,全神贯注加快速度往前冲。

    突然,一个浪花滚着白沫打来!

    脚下的帆板随之摇晃,蒋柔迅速拉帆杠控板,保住平衡。

    海水顺着漫过小腿,虽然有紧身面料的包裹,但那刺痛的冰凉像从肌肤渗进血管,在骨髓中流淌。

    她活动两下,痉挛感竟再次袭来!

    痛!冷!又痛又冷!!

    这次比先前还要痛,连续两次抽筋让蒋柔不得不减速,小心松一只手,按摩小腿。

    她体质太差,蒋柔必须承认,一个月突击训练,和其他同学两三年日日夜夜的训练是无法比的。

    先前的两轮比赛已经让她竭尽全力,寒意漫布全身,难以想象,真正比赛时,连续三——四天每天这样的流程,怎么办?!

    她咬了下牙,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就像三千米长跑,精神上稍一松懈,原本能坚持的瞬间就坚持不下,腿上的疼痛好像是先前的百倍。

    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海浪涌动,帆板再度剧烈摇晃,海水滚到板上,脚心冰凉刺痛。

    就好像有冻成冰的冰锥一根根刺进血管里,疼痛异常。

    蒋柔再控制不了平衡,跪在板上,手用力按着脚心,一时无力操纵帆。

    帆角度变幻,帆板顺风向往左侧海域驶去。

    没多久,风变得愈发剧烈。

    帆板比赛最适宜的风速是4—6米/秒,只是这块似是风口,蒋柔甚至能看见自己长发被风扬起,如同旗帜。

    她冷静下来,低缓了口气。

    只是她再抬头时,竟发觉其余的同学都看不见了,远处衔接海面的天空,泛着阴冷沉郁的浅青灰色。

    海水瞬息万变,即使再平静的海面或许都会涌动着无法想象的暗潮。

    蒋柔先前便听蒋海国念叨过这一句。

    蒋柔屏住呼吸,脸色大变,撑着站起,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尽全力分辨方向,再度扬帆。

    可就在这一刻,她看见,轻薄却坚韧的帆面上,突然出现一道细细小小裂痕!

    在她握住帆杠用力的这一刻,这道裂痕像一个诡异的嘴角,慢慢上扬,放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