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二十章
    蒋柔训完一天,晚上回去时,繁星闪烁。

    小区的路灯晕染着温暖光圈。

    蒋柔想着训练的事情,心情复杂,在外面的菜馆打包好菜和米饭。

    “妈,我回来了。”

    隔着防盗门,就能听到婴儿啼哭声,她打开门,看见地上乱七八糟的。

    原本客厅温馨整洁,只是现在叶莺要上课,要带孩子,蒋海国要上班带课,都无暇顾及家务。

    蒋柔先将饭菜弄好,才去扫了地,收拾桌子。

    “柔柔回来了?”叶莺打开门,精致的面孔有些许憔悴。

    蒋柔点头说:“妈你还没吃饭吧,别做了,我今天买菜了。”

    屋内传来妹妹哭声,叶莺无奈,“你先吃吧,我去哄哄你妹妹。”

    蒋柔拿着筷子扒了几口,听见钥匙插进锁眼的声音。

    “老爸!”一个人吃饭是很无趣的,蒋柔惊喜道:“今天这么早?”

    蒋海国提了一大包吃的,“涨潮啦,就早一点。”他拆开塑料袋,拿出冰糖杨梅和椰汁递给蒋柔,“给你的,你妈呢?”

    蒋柔指指卧室。

    蒋海国虽然对小女儿的虚弱失望,但还是爱她们的,摸摸蒋柔的头,“你先吃,爸去看看她们。”

    他从袋子里挑出老婆爱吃的酸奶话梅,走进卧室。

    蒋柔拆开杨梅,含了两颗,冰糖的甜味混合着梅子的酸,口感软软黏黏。她不敢吃多,吐了籽便继续吃菜。

    没一会,卧室安静了,妹妹估计是睡下了。

    蒋海国拥着叶莺一并出来,坐到餐桌前。

    这些日子,蒋海国忙,妹妹吵,家里气氛或多或少都有微妙,过去寻常的温馨都很少有。

    蒋柔觉得今天是个极好的开始,她放下筷子,“爸,妈,我有个事要说。”

    “嗯?”

    叶莺和蒋海国同时看她。

    “你成绩又下降了?”叶莺忧心忡忡。

    “是不是有臭小子纠缠你?”女儿漂亮,他只担心这一件事。

    “什么呀,我,我参加学校帆板队了。”

    蒋柔没再卖关子,见父母没反应过来,一股脑说:“之前我们学校有帆板队的选拔,我想着去试试,没想到顺利通过了,而且,教练说马上的市运动会要补个名额,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去试试水。”

    “什么!”叶莺惊愕。

    “真的?!”蒋海国已经跳起来,听见“比赛”二字,眼睛都放出光芒。

    蒋柔略不好意思,说:“真的,我、我也没有想到,不过市运会只是可能,不一定的。”

    话音刚落,蒋海国就把她从椅子上薅起来,重重拍她肩膀,激动说:“真是我的好女儿!宝贝女儿!!”他动作太大,餐桌跟着摇晃,菜汁溢了出来,叶莺抽出纸巾起身擦拭,“你别这么激动。”

    叶莺看向蒋柔,眼神复杂。

    “你不懂,宝贝你不懂!”蒋海国咧开嘴,伸手将娇小的叶莺揽过来,紧紧抱着老婆孩子,三个人脑袋紧紧挨着,“真是太好了,我就说柔柔最争气了!!”

    “走!我们出去吃饭!我请你们吃烧烤!!”

    蒋柔见父亲一扫先前的阴郁黯然,快乐的像个孩子,好像对生活重新充满希望。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让父亲开心,母亲也不再为父亲忧心。

    她朝忧心的母亲挤挤眼睛,示意以后再说。

    *

    吃完饭再到家已是九点多,蒋柔很累。

    卧室的窗户没有关严,潮湿的风细细涌进来,夹着不知名的花香。好像能感受父母心情似的,蒋帆没有再哭闹。快到期中考试,蒋柔做完作业,拿出一套地理卷子做。

    期中考试严谨许多,分考场,出排名,蒋柔不希望名次再下降。

    她洗完了澡,坐在课桌边,浑身肌肉涨涨得痛,运动整整一天,身体倦怠懒散。做完选择题,这种倦怠很快从血液翻涌到大脑,一种浓郁的困意袭来。

    蒋柔攥着笔,强打起精神,但看着白色的卷子,感觉很累很累。她现在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那些出体力活的,总是沾到枕头就睡。

    现在不沾枕头好像也能睡。

    试卷越来越花,世界地图扭曲起来,就在蒋柔脖子要沾到课桌时,一阵铃声刺耳响起。

    本地的陌生号码。

    蒋柔不知道是谁,滑开接听。

    下一秒,她突然间就清醒。

    “大班长?”

    房间清冷安静,男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有着冷感的沙哑,字咬得轻。

    “陆湛?”蒋柔攥紧手机,下意识看向关紧的房门。

    “嗯。”

    “有…什么事吗?”

    那边静了两秒,陆湛戏谑的声音传来,“你挺牛逼啊?以前练过?”

    “算是吧。”

    “怎么练的?”

    蒋柔不想多说,“就那么练的。”

    陆湛哦了声,听出她不怎么想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僵持几秒,手机里传来哒的一声,像是打火机的声音。

    蒋柔问:“还有事吗?”

    “没了。”声音含糊。

    “……”蒋柔转动着课桌上的地球仪,有些无语,“好吧。”

    蒋柔说:“挺晚的,那没事的话我要睡了,就不说了,再见。”

    “等下。”见她要挂,陆湛急了,语调提高,说:“有事!”

    蒋柔手停在挂断键,静静地听着,“你说吧。”

    话筒里又是沉默,蒋柔也知道他说不出什么事来,但碍于礼貌,不好挂断。

    两秒后,陆湛终于挤出一句:“那个…恩,今天作业是什么?”

    蒋柔:“……”

    她莫名想笑,反问:“你写作业吗?”

    他是那种连抄都不屑抄,直接就不会交的人。

    “不写就不能知道了?”陆湛理直气壮,“班长你歧视我啊?”

    “行,那你等等。”蒋柔揉了揉额头,从书包里翻出小记事本,一科一科给他读。

    “语文同步练习册昨天学的,背古诗文,对照古文翻译……”

    陆湛懒洋洋地“嗯”着,也没有找出笔记一下,听筒里很安静,像是在外面,有风声,有轻微的汽车鸣笛声。

    “地理是写新课堂,物理也是……”

    正说着,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蒋柔吓了一跳,赶忙说:“我一会跟你说。”她戳戳屏幕,冲门口说:“进来吧!”

    叶莺端着托盘站在门口,“妈妈煮了奶茶,你要不要喝?”

    话音刚落,桌面的手机传来“喂——”声。

    “班长班长?”

    “人呢!”

    蒋柔紧张,心脏跳到嗓子眼,越慌乱越解不开锁。叶莺顿了顿,这便要出去。

    蒋柔终于挂断电话,手心都是汗水:“好了,妈你进来吧。”

    叶莺过了几秒才走进房间,拿起茶壶倒了一小杯给她,“说完了?”

    蒋柔小口喝着,“刚才同学问我作业。”

    叶莺抿嘴笑了笑,故意问:“男同学女同学啊?”

    “男同学。”

    叶莺说:“你不用那么紧张,男同学就男同学嘛,妈妈很开明的,也知道你有分寸,别让你爸知道就行。”

    蒋柔这才松懈。

    “真是男同学?”叶莺纯属好奇,“你们班上的吗?”

    “是的啦。”她不好意思。

    叶莺摆了摆手,回到正题,“可是柔柔,你为什么会突然去练帆板呢?”

    ……

    直到叶莺端着托盘离开后。

    蒋柔窝在温软的被窝里,脑海里还在想叶莺的问题。

    她的回答是“课外活动下也挺好的”,但其实内心也知道,她只是想让父亲开心些。蒋柔其实能理解父亲的感受,在这个方面,他就像个偏执的小孩,就是想要个希望,寄托。

    时间不早了,外面传来父亲大拖鞋落在地面的声音,估摸是去洗漱刷牙,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声音愉悦。

    家里真的许久没有这样了。

    蒋柔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盖过脑袋,突然想起陆湛的电话。

    她从写字桌上拿下手机,好像心有灵犀似的,屏幕唰的亮起。

    蒋柔犹豫了几秒,没有接,她回了一条短信,将她没说完的作业编辑进去。

    「我要睡了,晚安。」

    陆湛回的速度很快,「睡这么早?」

    蒋柔没回复。

    「想起一事来,帆板队欢迎新高一明天,要不要出来玩?」

    蒋柔不睬他。

    「哥带你打电动」

    「抓娃娃喜欢吗」

    「《加勒比海盗》看吗」

    「火锅想吃吗」

    ……

    短信一条一条,男生不厌其烦。

    蒋柔被他弄得很烦啊,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回复总是不礼貌的,她举起手机,学着他的口气,回:

    「图书馆写作业来吗」

    那边回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湛用单身十七年手速,抢先回道「来啊,不来的就是小狗」

    蒋柔呆住。

    她是笃定他不可能去图书馆写作业,又被他轰炸的心烦,才随手回复的。

    「早上九点,琴市图书馆正门,不见不散。」

    陆湛蹲在路边发完这条短信,将指间的烟放进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

    烟雾弥漫,挡住他咧嘴低笑的面孔。

    没再等来女生的回复,他也无所谓,拍拍大腿往夜市走去。这里离训练地方近,都是老城区,路边摊十分热闹,黄色灯泡缀在烧烤摊上,远远看去,夜市就像是被灯泡一只只串起来。

    他们训练完经常在这里吃东西。

    手工包的野馄饨,虽然肉少,但皮也薄薄的,小小一只,味道极鲜美;一大扎冰镇啤酒,混着咸湿的海风,再加上海鲜烧烤,十分痛快。

    “陆哥干嘛去啦?”

    夏安蕊坐在马扎上,座位低矮,她两条腿侧着伸开,换了双带跟的鞋,腿型修长漂亮。

    陆湛坐她对面,岔着腿,旁边还有于子皓,几个同学朋友。

    “明天聚会,我就不去了。”

    于子皓:“不去了?”

    “嗯。”

    “不去就不去吧,跟高一的也没什么意思呀。”夏安蕊想着陆哥见不到那个女的,还挺高兴。

    “那你明天干嘛呀?要不咱们几个去打台球?”

    “我去图书馆。”

    于子皓正在吃馄饨,差点噎死,“去哪儿?”

    陆湛抖着腿,美滋滋说:“去图书馆,我对象教我学习。”

    夏安蕊脸色沉了下来,她转向隔壁桌的赵妩媚,使了个眼色。

    2、

    市图书馆位于市区中部,前身是民国时期的商埠通俗图书馆,占地两万平方,藏书有一百多万。

    图书馆每一层都有自习室,人很多,尤其是周末,不到八点,就有不少市民和学生捧着水杯在门口等候。

    蒋柔说来图书馆也不是瞎说的,前些天家里吵闹的时候,她常常会来这里学习。偶尔还能遇见战一白、宋贝珊,或者别的班的同学。

    蒋柔到的很早,抱着装满卷子的书包,在门口排队。

    想到昨天陆湛说要来,她环顾一圈门口,没找到他的身影,微微松一口气。

    门一开,排队的人都往里涌。自习室挨着窗户的位置最抢手,有宽敞厚重的实木方桌,还有落地窗外投下的温柔阳光。

    蒋柔被动着往里挤。

    后面也是一团高中生,咋咋呼呼地聊着作业,赶得急,蒋柔正在上台阶,一脚踩空。

    旁边没有扶手,蒋柔虚晃一下,肩膀突然被一只手臂搂住。

    “挤什么?”

    陆湛搀住她肩膀,冷声说。

    后面几个男生瞬时噤声,打量着陆湛,最后说:“对不起,哥哥。”转向蒋柔:”姐姐。“

    “没事的。”蒋柔礼貌回应。

    那团学生咋咋呼呼的,其实和她差不多大,被叫姐姐,蒋柔有点膈应。

    “让你不等我?”陆湛手臂仍搭在她肩膀,往里搂了搂,护进怀里。

    熟稔的口气就像是约定好的情侣。

    蒋柔轻晃肩膀,躲开他沉而健壮的手臂,“你别闹。”

    陆湛撇撇嘴,把她放开。

    两人一并上楼。

    楼梯是双层,每层楼梯间都有扇落地窗,阳光从洁净的落地窗中洒下,光柱一缕一缕。

    蒋柔不自觉打量身侧的男生。

    他今天穿得很休闲,白色的t恤,浅驼色的工装裤,高帮军绿色篮球鞋,背着一只阿迪的帆布大包。

    衬着图书馆文雅静谧的气质,男生一贯流里流气的形象显得清新许多,英挺的面孔也透出几分清俊。

    除去皮肤有些黑外,陆湛确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

    蒋柔感到不太自在,移开目光。

    两人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只是一坐下,清新的陆湛就原形毕露了,他岔着腿弓着背,一只手还搭在木质椅背上,和寻常上课没什么区别。

    蒋柔看着这样的他,觉得熟悉许多,从书包里拿出卷子、铅笔盒水杯,开始学习。

    “喝牛奶吗?”

    男生两指夹着一盒牛奶,摇了摇,低声问。

    蒋柔摇头:“我带水了。”

    陆湛把牛奶放桌上,又低着头在书包里扒拉。

    “吃彩虹糖吗?”他跟卖糖果似的,扯出一大包连成长条似的彩虹糖。

    蒋柔:“……”

    她放下笔,说:“我吃过早饭了,你不要给我拿吃的了,昨天不是告诉你周末作业了吗?快学习吧。”

    陆湛被她念叨完,也没再捣乱,撕开一包彩虹糖,直接往嘴里倒了小半包,然后把书包扣好,支着下巴看她。

    蒋柔被他看得怪不自在,笔杆敲了敲桌子,“写作业。”

    陆湛摊手,嘴里还含着糖,含糊说:“没带东西。”

    蒋柔盯着他带来的那只鼓鼓囊囊的大包。

    陆湛理所当然:“都是吃的啊。”

    蒋柔:…

    “算了,我这有数学课本,书上的习题你应该都没做过吧?”蒋柔撕了张纸给他,又拿出一支中性笔,“你就写纸上吧。”

    陆湛接过纸,拿在手里扇风,见蒋柔站起来,问:“你要去哪?”

    蒋柔拿着保温杯:“我去接点热水,你帮我看着东西。”

    蒋柔起身,走到自习室外面的茶水间排队。

    茶水间窄小,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速溶咖啡和茶叶混合的味道,熏的她头昏昏的,排了一会,深深地喘了口气。

    目光不经意扫过外面走廊,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女生人影擦着眼尾掠过,蒋柔愣了下,探着脖子还想细看时,人影又不见了。

    前面的人接完了,终于轮到蒋柔。她将杯子放上去,小心拧开水龙头,滚烫热水滴滴答答流进瓶中。

    余光瞥见一双篮球鞋。

    蒋柔好无奈,刚要说话,后背贴上一具年轻健壮的躯体。

    男生双手从她腰间环过,帮她拿起滚烫的杯壁,极小心地将杯盖拧在满是热水的瓶子上。

    “你…”

    陆湛低声:“别动,小心水洒。”

    也是奇怪,排到蒋柔时,他们身后倒没多少人,陆湛拧完,仍保持着这个姿势,嘴唇贴到白皙柔嫩的耳垂边。

    他嘴巴还有彩虹糖的水果甜味,鼻息温热,带着男生特有的热气,哑声说:“蒋柔,咱们这算第一次约会吗?”

    蒋柔身体紧绷,努力地往前挪。

    他没有贴在她身上,手臂也没有碰到她,但就是将她虚虚地拢在怀里,那股占有欲就如此强烈。

    蒋柔不说话,白皙的脸颊涌上团团的红晕。

    陆湛轻笑一声:“不算吗?”

    *

    图书馆楼下。

    夏安蕊吸着花花绿绿的冰镇果汁,满脸愤愤之色。

    “我以为姓叶的那个贱人消停了就没事了,这怎么又……唉,陆哥怎么会看上她?”

    同班同队的赵妩媚是她的闺蜜,说:“只是一起去个图书馆,陆哥不是也跟你说了嘛,是去学习,安蕊,你也别太在意。”

    夏安蕊不说话,叶校花好歹美貌出众,在学校里名气也大,如果是叶大校花,她心里可能都会好受一点。

    夏安蕊叹气,“我真没想到陆哥会这样。”

    她们家跟陆湛舅舅一直相熟,两人从小就认识。

    陆湛一直都很招女孩子喜欢,他家境很好,出手阔绰,和女孩子一起很大方,再加上体育好,市电视台还拍过他,在学校也是运动明星。

    陆湛性子桀骜不羁,喜欢逗弄漂亮的女孩子,别人看来好像很多对象,但是夏安蕊知道,他没有。

    真正的,一个都没有。

    “陆哥到底为什么会看上她?!”她咬紧吸管,恨恨问。

    赵妩媚分析:“可能……”

    “其实她长得不好看,归根结底就是挺新鲜呗,学习好,体育也不错。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那么柔柔弱弱的,还能在海上……”

    夏安蕊瞪她。

    赵妩媚改口:“就是新鲜劲过了就好了。”

    夏安蕊冷笑:“她体育很好吗?”

    赵妩媚脸上闪过不快:“不是说下个月的市运会,林学姐去集训了,让她去试一试嘛。”

    夏安蕊冷哼一声。

    市运会,每个区每个学校分的名额就那么多,天中帆板队女生成绩一般,跟男生比来差许多,好的也就那几个。本来林学姐走后高天远准备换成赵妩媚,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蒋柔,赵妩媚成绩一向忽好忽坏,此刻能不能去参加都不一定了。

    夏安蕊说:“哪有一来就参加市运会的?”

    她眼里厉色一闪而过,拍拍赵妩媚的头,“没事,到时候还是咱们几个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