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十九章
    操场上阳光温暖,微风和煦,嘈杂助威的声音不断。

    少女手上的单词书轻轻翻了一页。

    谁不敢看了——蒋柔心里想着,却没有理他。

    陆湛哼笑一声,拿起旁边的热毛巾擦了把汗。

    “陆哥,要不要再喝一口?”刚才的漂亮女孩追过来,殷勤地将饮料盖拧开。

    “谢了,不用。”陆湛眼睛牢牢黏在蒋柔身上,敷衍摆手。再眼瞎的人都能看出情况,女生鼓鼓嘴走了。

    蒋柔还是不说话,继续背。

    陆湛俯下身,离她更近些。瞄见她座位旁有盒牛奶,他两指一掐,将牛奶拿了起来,笑说:“放心,我还是喜欢喝你的。”

    他将牛奶直接撕开一道口子,灌了几口,语气里带出哄的意味,“不吃醋了?”

    “好不好?”

    他一低头,更将阳光挡得严严实实,阴影罩在书上。

    蒋柔懒得理会,没好气说:“你挡着我光了。”

    陆湛嘴角咧了咧,在她身边坐下。

    蒋柔继续背单词,打定主意不睬他。陆湛也无所谓,厚着脸皮黏在她身侧,将牛奶咕嘟嘟喝完。

    他其实还想再同她说几句,可是检录的广播又响起来了。陆湛无奈,从看台上跃下,在原地掂了掂脚,低声:“我去比赛了,真不跟我说句加油?”

    蒋柔终于抬起头,认真鼓励:“加油。”

    “这么敷衍?”

    “加油!”蒋柔单手握了个拳。

    陆湛笑了,也伸出拳头,抵了抵她的拳头,“放心吧,肯定给你拿个奖回来。”

    少年转身去跳高检录,阳光倾泻在他肩膀,背影挺拔,英姿飒爽。

    陆湛的确是说到做到。

    两天的运动会,是天中所有体育生的舞台。

    其中陆湛的确是最耀眼的,为高一1大大争了口气。

    加上4x100,他一人拿了十分,女生这边乱七八糟名次加一起,拿了十多分,最令人意外的是战一白,一百米第二名,两分。再加上男生的各种项目,总分近四十分,如愿以偿拿到年级一等奖。

    就连之前被他气得吐血的老程也有了笑容。

    奖状就贴在黑板报上面,老程每次路过,也算缓解了他班上开学就记过的糟糕心情。

    转眼,运动会过去,生活重新恢复正轨。

    蒋柔例假终于也过了,只是第一天有剧烈运动,没有好好调养,还是常常感觉小腹坠痛。叶莺给她带了一大包红糖姜茶,让她下课就去泡。

    蒋柔不是不想去泡,只是她每次出去打热水,总是会碰见一些同她打招呼,或者偷偷打量她的同学。

    高一高二高三的都有,有男有女。男生大多都是讨好问一句“大嫂好”或者“陆嫂”,女生则是徘徘徊徊,偷偷瞄她一眼,小声议论。

    其中有两个女生蒋柔很眼熟——一个是蹲在教室后门,楚楚可怜的叶大校花;一个是目光不善,**刁蛮的夏安蕊。

    蒋柔对这些无聊的同学十分无语,只当没看见。

    至于陆湛,倒是和先前区别不大,或许是忙吧,运动会后市运动会也要开,他天天训练,回班就累得睡觉,“欺负”她的频率也大大减少,这让蒋柔微松口气。

    再有一个月期中考,课程逐渐紧张,九月测验的成绩也陆陆续续出来,学校没有明说月考,也没有公布排名,但有心的同学还是算了总分,互相打听。

    蒋柔不在班级前三,年级大概二十几名。

    她自己都被这个成绩吓了一跳,蒋柔是以第一名考进来的,怎么短短一月,就落下这么多。收到成绩的那日,蒋柔坐在座位上,仔仔细细对比她和战一白的试卷,紧张不安的情绪慢慢缓解,其余的还好,就是地理跟政治分数相差不少。

    他们等高二分文理,只考理综,就能好许多了。

    日子齿轮般哒哒哒碾过,十月中旬的一个周五,蒋柔竟接到姗姗来迟的帆板队通知。

    以高天远的话来说,她虽然没跑四百米决赛,但预赛成绩很不错,可以来训练下试试。

    这些天,她已经习惯天天加班愈发沉默的父亲,以及啼哭声、尿布遍地都是的家里。蒋柔拿着通知看来看去,又看了看正在整理的错题本,头痛纠结。

    蒋柔思来想去,辛苦三千四百米跑出来的通知,还是打算第二天去看看。

    *

    次日,她起了个大早,将以前的冲浪服塞进书包里,又拿保温杯接满热水,坐公交车往通知上的地址去。训练的地方在老水校后面,离她家约摸一小时车程。

    老水校不是什么风景区,沙子不像景点那般细腻柔软,附近也都是过去的老街区,市井氛围浓郁。不过这天天气不错,阳光洒在海面上,暖洋洋的。

    蒋柔走到沙滩,一眼就看见一排漂亮的帆板。

    各种颜色的帆并没有被撑起来,斜倒在沙滩上,下面连接着一块类似于滑板的板,但没有轮子,两端微翘起,头有些尖。

    比家里蒋海国用的帆板小一些,却比她以前玩着用的要大,也要正规。

    “蒋柔——”高天远捧着文件夹,笑着在名单上打了个勾,“来这么早?”

    “嗯嗯,周末不堵车。”

    高天远说:“我听你们老师说,你文化课很好的?那怎么想着来练这个了?爱好?”

    蒋海国的事情说来话长,蒋柔不想提,说:“算是吧。”

    “以前接触过帆板吗?”

    “接触过。”

    高天远以为她是玩的时候接触过,也不在意。蒋柔随意地和高天远聊着,帆板队新同学渐渐来齐。

    现在来的都是高一的,大多都是熟面孔,蒋柔看见当时三千米第一的女孩,叫王小云。她冲蒋柔友好地笑了笑。

    集合后,大家一起在沙滩上做准备活动。

    “夏安蕊,赵妩媚,你们怎么现在来了?老队员是下午集合。”

    夏安蕊身后还跟着个皮肤黝黑的女生,说:“教练,我听说有琴大附中帆板队的同学,所以想来学习下。”

    高天远听了很是欣慰。

    他这些天很着急,市运会早早报完名,除去夏安蕊外,还有个高三女生,但那女生马上快特招,突然要去葫芦岛集训,不能参加市运会这种小比赛。

    高天远对此能理解,只是换人,剩下女生成绩都差不多,他又想不出谁好。

    “正好,有些女同学你可以帮着带一下。”

    蒋柔正在压腿,一抬眸,目光刚好和夏安蕊对上。夏安蕊已经换完冲浪服,紧身衣服包裹着健康丰盈的身段,马尾高束,明艳的美目闪过挑衅的光。

    蒋柔冷淡别开眼。

    随之时间推移,太阳一点点升起来,清晨的凉爽慢慢褪去,烈日炎炎,晒在无遮无掩的沙滩上。做完准备活动跑完步,蒋柔就感觉自己快被晒化了。

    “你们看——这个帆是弧线形,这样气流就会对帆产生向上升的力,这个板呢,它会在海水中产生一定阻力,帆板就会跟着往前。”

    “我们呢,就是要拉住这个力量,根据气流、风向风速、潮流等等,来不断调整,去找一个最佳阻力点和升力点,提高速度,找最佳的航线,合适的战术,来取得最快的成绩。”高天远站在帆板边,讲着基础知识点。

    蒋柔以前就知道这些,但听得还是非常用心。

    夏安蕊看着女孩认真的模样,神情愈发不屑,捏紧拳头。

    “今天是第一天,我知道有很多同学没接触过帆板,大家在沙滩上熟悉一下,再慢慢试着下海,一定要注意安全,先在浅水区域感受下,坐在帆板上感受下,你们都会游泳吧?”

    “会——”

    准备好后,蒋柔跟大家一起下水,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帆板,而且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很特别,于是就跟大家一样坐在帆板上,小心地挪动着身子,细细感受海流。

    今日风平浪静,进入海面后,暴晒的阳光虽然无遮无掩,但是海风的清凉慢慢缓解炎热。身下的帆板随着波浪一起一伏,她好似坐在海上,要比船更加灵动轻盈,感觉妙不可言。

    过了一会儿,周围的同学越来越多,蒋柔不想跟大家挤在浅水区域,往稍微深的地方去。

    她并没注意到,一个身影紧跟在她身后。

    “哎呀!”

    左侧的王小云突然惊呼,她以前是练长跑的,游泳也不错,但是是第一次接触帆板,没控制好平衡,眼看要翻了。

    蒋柔想过去帮她一把,一直往那边看,也没注意别的,她双手拨弄着水面,还未靠近,突然感觉背后猛地一个推力,帆板剧烈摇晃,歪斜着往前冲去。

    蒋柔一惊,背脊发冷,猝不及防间,浪花滚着白沫迎面朝她打来!!!

    *

    此刻,海岸另一头,陆湛穿着双人字拖,双手抄兜,正往高天远训练的方向走。

    沙滩在太阳明晃晃照射下像面金色镜子,灼得人头晕眼花,看着便感觉热。于子皓跟在他身后,被晒得头晕,说:“哥,你涂防晒了吗?”

    “涂什么防晒?你小姑娘啊?”陆湛眯着眼看海上,他穿着工字背心,后背已经被汗浸透一片。

    于子皓无语。

    陆哥自己追班长自己早来就是了,何必让他也跟来。

    他们往进基地的更衣室走,还未到,几声刺耳的尖叫划破海面,

    “蒋柔!!”

    “班长!!!你没事吧!!”

    “一班班长?”

    陆湛停住脚步,脸色陡变。

    训练虽然说是在较浅的地方,但其实也比洗海澡的深一些,这一变故措手不及,后边的王小云吓得差点要翻下去。

    在陆湛看来,蒋柔是初学者,又是那么一个弱弱的女孩,他攥紧拳,抬腿朝海面上飞奔。

    离得最近的高天远也惊呆了,朝蒋柔游去,高声喊:“别紧张,这水不深,千万不要和板分开!如果落水了抓好帆板!!”

    陆湛离那儿一段距离,时间不够,看着浪花中晃悠来晃悠去的小红帆,他心像是被高高悬起,加快速度,也顾不上衣服,猛的扎进海里,往前方游。

    掌心都是汗,呼吸急促。

    陆湛游着,一边暗骂自己,明知道高一的早上训练,他怎么还这么晚到。

    海水中,蒋柔在短暂惊惧后,很快便稳住。她身上穿着有浮力的救生背心,三两下重新上板,这次没再坐着,而是站起来。起先摇摇晃晃,脚下打滑,旋即站稳,手扶帆杠。

    她喘息两声,看见远处的同学教练惊慌朝自己来,忙说:“我没事的,教练!”

    陆湛抬头看去。

    翻滚着白沫儿的浪花往前滚过,少女的身影缓缓在海浪中出现。

    不知何时站在帆板上,身体后仰,双腿微弯,下颌仰起,双手正握在帆杠,操纵红色的帆,姿态潇洒又舒展。

    阳光滤下,在她高挑纤瘦的身上勾了一道薄薄的光边。乌黑的高马尾被打湿,几缕黏在脖颈。

    蓝天碧海间,她美得健康,阳光,惊艳。

    陆湛看直了眼,喉结滚动,说不出话。

    高天远也忘记说话,和其他同学们一样不敢置信。

    夏安蕊早早回到沙滩,面容吃惊不忿。

    女孩轻盈娴熟,仰头感受着风和水流,调整角度和身体弯曲的重量,架着帆板往后。

    “教练,我没事的。”

    蒋柔没想到陆湛会在这,稍微含了含胸,垂下眼帘。

    高天远眼睛亮亮的,问:“蒋柔,你以前练过啊?!”

    蒋柔从帆板上下来,踩在沙滩上,说:“我跟您说过的。”

    高天远当时真没当回事,现在想起来,称赞:“我看你挺专业啊。”

    蒋柔头发湿的,用手捋了捋,说:“谢谢教练。”

    “陆哥,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夏安蕊见陆湛一直盯着蒋柔看,窜过去,笑容热络,伸手就要去挽陆湛。

    陆湛抽手躲开,敷衍地嗯了声。

    夏安蕊脸色愈发不好,只尴尬地跟于子皓聊着。

    蒋柔望着夏安蕊性感紧致的背影,皱起眉头。刚刚的感受她还记忆犹新,后背不禁渗出层层冷汗,怎么会呢……蒋柔回忆着,明显就是外力,把她狠狠往前推去。

    高天远朝她招手:“蒋柔,你过来,你能看见海面上的两个浮标吗?”

    蒋柔点头,他们训练的地方约摸两海里,没有旁的干扰,浮标明显。

    高天远说:“迎风控帆,控板,换舷,你学过吧?”他急急问道,根据蒋柔刚才自如灵活的表现,他感觉得出,虽然她有点生疏,但是肯定是受过专业竞赛训练的。

    这些都是考核标准,也是基础,蒋海国教过她,蒋柔点头。

    高天远面色激动:“快,快,你去试试!别紧张,我给你计时!!”

    蒋柔望向海面和浮标,细细感受,默默计算着阻力风力,以及帆的角度,身体重力。

    高天远的眼睛越来越亮。

    蒋柔做得极好。

    对于她而言,从六七岁就跟着蒋海国下海,小的时候玩儿童帆板,那种与生俱来的熟稔感,虽然在蒋海国看来不过尔尔,但是是其他同学无法企及的。

    高天远温和说:“你以后跟着高年级的一起练就行,最近课程多吗?”

    夏安蕊挑起眉梢,和身后无比失落的赵妩媚交换了个眼神。

    陆湛还在打量少女,除了惊艳还是惊艳。胸口似被什么东西溢满,无言的骄傲,欣喜,激动,还有满腔柔情。

    只是察觉旁边同学——尤其男同学同样爱慕赞叹的目光,又有股气憋着,闷闷的,不爽至极。

    “陆湛,你不是跟她一个班的吗?以后多带带她。”高天远的声音把男生不爽的思绪拉回来,“嗯?”了一声。

    “陆湛是队长,你们正好一个班,以后你跟着他就行。”高天远对蒋柔说。

    男生衣服湿漉漉的,鬓角还有水滴滚在鼻尖,蒋柔想起刚才他的奋不顾身,还是有些感动的,轻轻的:“好。”

    “叫队长。”

    陆湛挺直腰杆,挡住那些男生的目光,舔了舔嘴唇,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