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十五章
    高天远说:“只是个举牌的不至于吧。“反问:“那你觉得谁合适?”

    老程没说话,他人耿直,觉得陆湛刚刚记过,举个牌子怪影响班级风气的,说:“战一白,你过来。”

    战一白瘦瘦高高,皮肤白净,老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好好走。”

    高天远自然不满,说:“还是陆湛吧,去年我带他们班就是他举的,也有经验。”

    老程说:“这是好事,也给别的同学一次机会嘛,而且你看,陆湛也不知道哪去了,多耽误练方队。”

    两人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蒋柔望着从大厕所出来的那个身影,其实她觉得,高天远说的没什么必要,陆湛根本不想做这破事,他最想要的大概就是运动会放假。

    但是高天远对爱徒喜爱得深沉,看来看去都觉得战一白不好。

    陆湛抱臂站着,一身的烟味,脸上表情有点想笑,就那么听他们说。

    “每天都要练方队,陆湛还要训练,听说马上有比赛?也挺耽误时间呀。”老程说:“战一白这孩子老实,让他历练下也好。”

    高天远:“也别影响人家学习啊,还是要以学习为重。”

    两人也不知道就怎么杠上了。

    蒋柔站他们旁边,听他们一句又一句。

    其他同学们都跟在后面等,聊天说话,偷偷看手机,还有些听着他们争论,倒觉得比练方队有趣多了。

    运动会很快召开,其他班级都开始练方队,还有些连口号和班牌都弄好了,路过他们时,气势逼人。

    老程想着要放十一假,体育课没几节,拿别的时间练是不舍得的,想了想,最后说:“行吧,那要不然这样吧。”

    “刘珍花子,你先回队。”

    说实话,老程也看不太惯她的卷发和改后的校服,没有个高中生样子。

    “陆湛,你来这里。”

    陆湛懒懒散散挪过去。

    “战一白,你来这儿,蒋柔,你往前一点。”

    蒋柔看着班主任指的位置,微微一愣,迟疑走上前。

    高天远插嘴:“两个男生站一排,女生站前头?”

    老程道:“不行吗?战一白和陆湛身高也差不多,这不挺好的。”

    至少不打头,陆湛就没那么显眼。

    天中基本都是班上个高瞩目的男生举牌,两个标志女孩跟在斜后方,反过来的,倒还是第一次。

    蒋柔这么一站,周围练方队的同学都看过来,后面的同学也嘟嘟囔囔。

    纤弱清纯的女生,后面跟着两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一个英挺一个清秀,像俩保镖似的,十分瞩目。

    不少女生投来的眼神都充满羡慕。

    蒋柔能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光,以及身后某人的戏谑目光,她愈发不自在,扯了扯校服下摆,背脊挺直。

    高天远看了看蒋柔,又看了看比她高出一截的两个男生,倒也觉得还行。

    “行吧。”高天远也让步,说:“不过蒋柔,你要走出气势来!”

    噗嗤一声,后面的某男生没忍住,乐了出来。

    “……”蒋柔不知道说什么。

    老程看看陆湛,一锤定音:“好了,就这样,以后慢慢练。”

    *

    这节体育拖了几分钟的堂,历史课快上时同学们才回去。

    蒋柔刚坐回座位,后排的李思慧就冲过来,故意看了刘珍花子一眼,把座位旁边的班牌递给蒋柔,嚷嚷说:“班长,你举举试试!”

    班牌还是未成品,上面沾有白色羽毛和亮粉,蒋柔蹙眉,“马上要上课了,等下课吧。”

    李思慧晃悠了几下,递到她手里,殷勤地高声说:“试试嘛。”

    她嗓门很大,盛情难却,蒋柔也是无奈,象征性接过举了两下。

    “重吗?”

    蒋柔说:“不重。”

    走廊外面,陆湛刚和于子皓从操场上回来。

    “周五夏安蕊说要去打电动,你去吗?”

    “不去。”

    于子皓问:“那唱ktv呢?”

    “不去。”

    “看电影?”

    “……她到底要玩多少?”

    于子皓耸耸肩:“这不让你定吗,反正你不去是吧。”

    他们倚在走廊的墙边闲聊,旁边高一1的教室来传来嬉笑声,几个女生开门走出来。

    “班长炫耀个什么劲儿啊,不就举个牌子嘛,真把自己当班花了。”一个女生吐槽道。

    “我觉得还是刘珍花子好看,班长还让男生们女神女神的叫她,真不要脸。”另个女生附和。

    “就是,这女的怎么这么爱出风头啊,好好的去参加帆板选拔,现在运动会还非要走最前面。”

    女生直接往卫生间方向拐,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陆湛。

    于子皓见陆湛脸色不太好看,“陆哥?”

    话音未落,陆湛已掉头往那头走。

    其中一个女生还在说,另一个女生看见陆湛,拽了拽她的手,笑容有些尴尬:“陆哥?”

    陆湛大步一迈,堵到她们前面,双手抄着兜。男生个子高,跟堵墙似的,弓了弓背,脸上还挂着邪邪的笑。

    一个女生脸红了,“你干嘛?”

    陆湛打完球回来,黑发湿漉漉的,灰色t也变成两个色,他顺手撩起衣服下摆扇风,唇边笑意未减,声音却掺着寒意:“很闲是吧?”

    女生刚才的娇羞面颊霎时变成猪肝色。

    “来学校说闲话?不知道学习啊?”

    学习两字,从逃课打架的陆湛嘴里蹦出来,很可笑。

    但两个女生什么都不敢说,只梗着脖子,红更蔓延到耳根。

    陆湛歪头打量她们,头低了低,离得愈发近,轻薄唇勾成一个嘲弄的弧度,慢条斯理说:“小姑娘家家嘴别那么碎啊。”

    “要不我教教你们?”

    他语气淡,但其中压迫感不容忽略。

    女生在男生锐利的视线中发抖,说:“对…对不起。”

    “我们…不是故意的,就是随便……说说。”另一个女生也说:“抱歉,陆哥。”

    陆湛轻扯唇角,最后沉沉看了她们一眼,这才进班。

    *

    上课铃打响,蒋柔不知道外面情况,将班牌还给李思慧,一抬头,看见陆湛黑着脸进来。

    动作咣咣当当的。

    刚开始讲课的历史老师几次看过来。

    蒋柔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心情很糟糕的样子,她没有理会,打开课本复习上一课。

    陆湛坐好,瞥一眼身边的女生,破天荒地没拿出手机,将蒋柔桌上摊开的历史课本往他桌上一扯。

    蒋柔有点惊讶,“你干什么?”

    “没带书。”陆湛的椅子往中间挪挪,“借我看看。”

    蒋柔只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陆湛语气不太好,“讲到哪了?”

    蒋柔凑近些,手指点着一张图片。

    陆湛看了看图片,又看了上被画出的重点词句,最后视线落到蒋柔记的笔记上。

    “英国君主立宪制,英王、内阁、议会。”画成了一个三角形,互相有箭头,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小字。

    她的字应该专门练过,很漂亮,但又不是那种寻常秀气的小楷,看上去大方秀润。

    蒋柔察觉陆湛认真地盯着那行字,目光直直的,奇怪问:“怎么了吗?”

    “你这什么字啊?”

    “哪个字?”蒋柔不自觉靠近。

    女生呼吸温温凉凉,清淡花香的嘴唇,陆湛手心忽然渗出一点汗,刚才的不爽淡些,“不是哪个字,是什么字。”

    见蒋柔不解的表情,他指骨点点课本,说:“你字挺好看。”

    “我喜欢隶书。”蒋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握着中性笔,“就是写起来慢。”

    历史老师在絮絮叨叨讲课。

    蒋柔垂下头画重点,在旁边做笔记。

    阳光柔柔地洒了进来,打在女生玲珑秀挺的鼻梁上,几道细小光斑,再往上,蝶翼般的眼睫一眨一眨,淡棕色的小痣。

    陆湛看得竟一时出神。

    这节课的重点很多,投影仪上密密麻麻的特点、历史意义、影响。

    “要不你记吧?”

    “嗯?”

    陆湛一直在走神,也不学习,蒋柔看不下去,将中性笔递给他,“要不你来记吧,我写的手都酸了。”

    陆湛盯着那只软软的小手,鬼神使差地接过来。

    抬头看了看投影仪,他刷刷刷写下几个丑丑的字。

    那字像蜈蚣似的,又丑又大,第四个字写了一半,他啪嗒一下把笔撂到桌上,转过头看向窗外操场,懒声:“你自个儿记吧,没意思。”

    蒋柔望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又垂眼看那跟狗爬式的小学生字体,心里有点想笑。

    陆湛…他是在不好意思吗?

    “喂。”

    她记完这一行,瞥见陆湛还在遥望操场,用笔杆在桌洞底下戳了他一下,说:“你听课。”

    声音轻轻柔柔,却有种班长的威严。

    “你又想管老子…”陆湛唇角微掀,话刚说一半,大腿又被她笔杆戳了下,声音毫不客气,“也别说话。”

    “你……”

    陆湛嗬了声,还要说,再度撞上女生瞟过来的严厉小眼神,一愣。

    喉结上下滚动,说不出话来。

    过了会,陆湛手肘支在课桌上,食指和拇指轻掐着鼻梁,笑了。

    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低低哑哑的声音,弓起的背脊一抽一抽,二郎腿也一晃一晃。

    蒋柔莫名其妙,最终不再管他,开始听课。

    一节课很快过去。

    铃声刚打响,班里躁动起来,女生聊天的声音嘈杂细碎,陆湛又想起那两个女生的话,忽的凑过来,“蒋柔。”

    “嗯?”

    蒋柔以为他要出去,将椅子往里挪。陆湛却没像往常一样直接往外走,他松散地站在蒋柔课椅背后,斜倚着后面的桌子。

    “你不出去吗?”蒋柔感觉到他滚烫的气息落在自己发顶,不自在地又往前挪。

    一只手忽然搭在她的肩头。

    宽厚温热的手掌,带着少年特有的热度,手指修长有力。

    “怎么了?”蒋柔身体蓦地僵硬。

    陆湛喉结动了动,忽然觉得那些逼事说不说没意义,倾身,搭在她肩膀的手用上几分力,“没事。”

    蒋柔转过头,神色莫名其妙,肩膀动了动,想挣脱那只手。

    陆湛将自己的手放下,哑着喉咙说:“忘跟你说了,高天远说你初选过了,不过他要看看运动会成绩再决定,你不用急,好好准备项目。”

    “哦。”

    蒋柔点点头,心里憋闷的情绪微微轻松,笑得眉眼弯弯,“呐,谢谢你。”

    “不用。”

    男生摆摆手,高大的身影往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