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十四章
    “那什么,都白玩手机了,把脑袋抬起来。”

    课间,同学们说话的说话,吃东西的吃东西,还有几个男生在后排打打闹闹,高声喧哗。

    前排的同学听见陆湛的话,惊诧抬头。

    天中大哥双手撑讲桌站着,这一幕可真是新鲜。

    陆湛不耐烦敲敲桌子,“王白杨。”

    被点名的王白杨一脸懵逼,环顾寂静的教室,“这什么情况啊?”

    李思慧拉了他一下,王白杨才意识到不对,摸摸脑袋,坐好。

    蒋柔捶腿的手放下,双手托起下巴,看向讲台。

    陆湛仍是那副痞子流氓的架势,站得不那么笔直,顶着半边跨,口吻淡淡道:

    “帮你们班长说个通知,10月12开秋季运动会,现在项目每个都得报,重在参与么。男生把你们要报的项目给我,至少报一个,不能超过…”

    陆湛忘了具体的,目光瞟向蒋柔。

    他这么一看,同学们也都跟着转过来。

    眼神都别有意味,蒋柔低了低头,竖起三根手指。

    “三个。”陆湛说:“放学之前你们报给我。”

    李思慧问:“女生呢?女生也报给你吗?”

    “报给你们班长。“陆湛用下巴点点蒋柔。

    各异的目光再次落蒋柔身上,当着陆湛的面,没人敢说什么,但窃窃私语不断。

    陆湛说得很简单,他觉得这样就行,拿着报名表往座位走,没两步,又想起一事来:“放学之前,一个项目没报的我就随便安排了,按学号排,排到哪个是哪个。”

    叽叽喳喳的聊天声霎时安静。

    蒋柔不赞同地皱眉。

    “女生也一样,赶紧报。”

    陆湛心满意足回来,洋洋洒洒坐下。

    蒋柔对他最后一句话不同意,小声问:“那万一真有同学不能跑怎么办?”

    他将手里的报名表一折,说:“说说罢了,要不然报个项目磨磨唧唧,烦都烦死了。”

    蒋柔想想也是,以前初中班上就是,一会同学报八百,一会又不报,一会又改项,最后报不满班长还要去求着人报,特别耽误时间。

    陆湛半开玩笑:“再说,女生跑不了的你上不就是了,十项全能不是?”

    蒋柔看着他手里的表格,顺口问:“那男生跑不了的呢?”

    陆湛淡声:“让王白杨上。”

    后排的王白杨正在喝可乐,听见自己名字被提及,猛得呛一口。

    “……”蒋柔低头写作业,“好吧,谢谢你。”

    陆湛说话,比老程都管用。既然大哥发了话,同学们再不情愿也要报名。

    蒋柔虽然觉得这样很直接,但不得不说,他的办法确实有效率。

    平日里不跑不跳的同学们,也报了一个投沙包、跳远项目,就连沉默木讷的战一白,最后也挪过来,报了一百米跑。

    比起陆湛,蒋柔这里就墨迹许多,女生们报了项目的,也说着万一来例假之类,没法跑云云,蒋柔对这些当然能理解,温和说:“放心吧,我先给你登记上,到时候再说。”

    时间一眨眼就过,可是直到周三,帆板队通知也没有出来。

    运动会气氛倒是越来越浓,体育课上,长长的塑胶跑道被各班方队切割成一块一块,高天远也顺应形式,没再练长跑,开始排方队。

    蒋柔心里挂念着帆板队的选拔,时不时看向高天远,后者却压根没提这茬,如沉迷堆积木般,将队列按高到矮排了一遍又一遍。

    蒋柔无奈,跟着调来调去,心里默背单词。

    排完最后这遍,高天远看向蒋柔,问:“班长,你们班有定好道具和口号吗?“

    蒋柔一愣,“……没有,什么道具?”

    高天远兴致勃勃:“就是拿个彩旗啊,羽毛球拍啊,篮球啊都可以,走队列就是要出彩嘛。我去年带的那个班,还集体跳了一段舞呢!”

    陆湛的脸色瞬间很难看。

    “是吧?陆湛?”

    陆湛:“……”

    陆湛脸色已经不能看了。

    旁边的同学们听到这里,默默交换了目光。

    什么狗屁道具啊。

    听上去就很傻x。

    高天远对运动会十分热衷,乐此不疲排队伍,嘴里絮絮叨叨去年的事情。大家再不耐烦,也只能忍着。

    几分钟后,高天远忽然说:“刘珍花子,你出列。”

    同学们陡然安静,齐刷刷看向前排的女生。

    被点到名的女生出列,高天远指了指队伍最前面,陆湛的斜后方,说:“你站这里,护班牌。”

    刘珍花子挺高兴的,哒哒哒小跑过去。

    她一出去,蒋柔周围的女生小声八卦起来——

    “切,高老师也看女生漂不漂亮啊。”

    “什么看不看的,本来护牌的不都是选漂亮的吗?我们初中就这样啊,还专门买一样的裙子,两个女生打扮成双胞胎似的。”

    “对,我们初中也是,天中也这样啊。”

    “我听之前高二学姐说,还有穿高跟鞋化妆的呢。”

    蒋柔听着细碎的议论声,也跟着望向刘珍花子。

    拜她独一无二的四字名所赐,刘珍花子在年纪上很有名。

    她是班上的文艺委员,穿改得细瘦的校服裤,卷发梳成丸子头,模样可爱娇俏,此刻站在陆湛后面,微微垂着眼睫,流露出少女的羞涩。

    蒋柔不是颜值派,但也觉得俊男美女领队的话,确实养眼。

    就在她愣神之际,高天远声音再度传来,“蒋柔——”

    “你出列,站到这来。”

    四周的八卦声骤然安静,一众目光落在她身上。

    蒋柔慢慢挪动,被大家看得有点尴尬。

    说实话,班上美女不少,除去刘珍花子外,李思慧、赵樱长得也都不错,平日里也比较爱打扮,相比起来,蒋柔就显得太过素净。

    她动作慢吞吞的,希望高天远改主意。

    “赶紧的啊。”

    前面传来懒洋洋的腔调,陆湛双臂环胸,歪了歪头,用下巴指指自己身后,催促她。

    “来来来,站这里。”高天远笑说。

    蒋柔硬着头皮走到陆湛斜后面,和刘珍花子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

    陆湛揉着手腕,毫不避讳打量她。

    没有改过的校服裤和宽大t恤,低低的马尾,她站在刘珍花子旁边,清秀单薄,眉目间有种天然的纯净。

    高天远也很满意,说:“陆湛举班牌,你们两个跟在他后面护牌,步伐要一致,你们初中运动会也是这样吧?都明白的吧。”

    蒋柔点头,从小学到初中,他们运动会都是这样。

    三人小组就这么定下来。

    简单地走过一遍后,高天远去指导其他同学练方队,让他们自己练。

    陆湛早不耐烦,只是给教练面子,见高天远离开,他打了个悠长的哈欠,捏捏兜里的烟盒,转身就走。

    刘珍花子莫名其妙,喊道:“哎,陆哥,你去哪啊?”

    陆湛脚步微顿,侧身瞟一眼蒋柔,道:“问她。”

    刘珍花子啊了声。

    蒋柔盯着男生往大厕所走的背影,知道他是去抽烟,无话可说。

    陆湛离开后,空气变得很安静,风里漂浮着细细小小的颗粒。高天远在后面位置训方队,离他们有段距离,只有隐约的声响传来。

    她们没敢解散,杵在跑道上,也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会,刘珍花子耐不住好奇,问:“班长,你和陆哥是在……嗯,在搞对象吗?”

    蒋柔说:“没有。”

    刘珍花子:“那他是在追你啊?”

    “没有啊,怎么可能。”

    刘珍花子娇嗲地笑:“可他对你很好,什么都帮你,还帮你通知事情呢。”

    听她这么说,蒋柔想了想,好像也觉得是如此。

    陆湛对她真挺好的,很义气,只是……她一想到他天天在她耳边脏话来脏话去,一会操一会拉屎的,就觉得不可能,说:“可能他把我当哥们儿吧。”

    “哥们儿?”刘珍花子说:“哎呀,其实陆哥不缺女生的,他以前班上有个同学,叫夏安蕊,也是帆板队的,一直都以陆嫂自居,还有个姓叶的,叶大校花,你知道吗?”

    蒋柔脑海里浮现一个人影。

    旁边的女生还在碎碎念:

    “你别看陆哥在学校混混的,上了赛场真是帅爆了,还有他家庭条件超好的,他舅舅是国家级运动员,他爸爸是做生意的,好像在美国。”

    蒋柔笑笑,并不是很感兴趣。

    刘珍花子看了她一会,说:“还是班长你聪明,当哥们儿确实比一上来追他好多了,我听说你还特意参加帆板队选拔了?”

    蒋柔说:“是,但是那跟陆湛……”

    话说一半,忽的看见老程从教训楼里出来,腋下还夹着课本。

    “那跟他没关系。”她也不知道刘珍花子听没听见。

    “老程怎么来了?哎呀,陆哥呢。”刘珍花子慌忙收起手机,说。

    另一边,高天远也看见了班主任,他吹了声哨子,冲蒋柔她们招招手。

    蒋柔和刘珍花子忙跑过去,站到方队最前面,一起跟着口号走了一遍。

    大家都走得稀稀拉拉,倒是意外得整齐。

    老程看完,一时也不知道该评价啥,目光落在蒋柔和刘珍花子前面空的位置,问:“这怎么回事?举牌的是谁?”

    高天远说:“陆湛。”

    “他人呢?”

    高天远转向两个女生。

    蒋柔按惯性回答:“噢,他拉肚子,去卫生间了。”

    刘珍花子意味深长瞧她。

    老程扶了扶镜框,高天远问:”有什么要调整的吗?“

    老程思索几秒,小声对身边的高天远说:“这个呀,陆湛刚刚被学校记过,举牌子不太好,而且他挺爱迟到的,运动会走方队在早上,我怕他来不了,再耽误别的事情,您看像现在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