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十三章
    “加油——”

    “加油——!”

    “快跑呀——还有3圈!”

    热烈呼声响起。

    风声拂过蒋柔耳垂,心脏在胸口咚咚跳跃着,几乎要从喉咙中窜出去,她能感觉到体力一点点在透支。

    四百米一圈跑道,三千米,七圈半。

    蒋柔现在已经跑了一千四五百米,这对于暑假只偶尔跑步的她来说,近乎极限。她的每一次摆臂都在变缓,迈步频率越来越慢。她在努力调整呼吸,试图让身体机械起来,可惜用处不大。

    男生女生没有混跑,高一一共二十个班,体育生大约七八十个,女生小一半,再加上有些感兴趣的,基本有三十多个女生。

    男生比他们先跑,已经快跑完了。

    此刻,女生已有五六个跑不下来的。

    蒋柔不注意后面,只注意前面,还有七八个女生都在她前面,相隔的距离都差不多,约莫十多米。

    也就是说,她保持这个速度跑完,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她硬着头皮,坚持往前。

    终点线附近。

    陆湛和于子皓站在一块。

    于子皓震惊地望着那道身影,“可以啊,你们小班长。”

    陆湛的目光也转不开。

    女生高高瘦瘦,校服裤挽在大腿,修长纤细的腿,像一只美丽灵动的小鹿。

    “操…”不知怎的,他低骂了一声。

    “好好的,你操什么操呀。”于子皓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以为她跑个八百米就挂呢。”

    他们这边正聊着,蒋柔刚好跑完这一圈。

    她速度不算快不算慢,只保持着名次,双颊因为运动而泛红,头发被风吹得扬起。

    薄薄的校服t恤,勾勒出胸前的起伏。

    下午的阳光洒下,白色的衬衫有些透明。

    直到蒋柔目不斜视地跑过去,陆湛才收回视线。

    操了…

    他心底又狠狠骂了句。

    一扭头,见于子皓还在那看,陆湛踹他一脚,“看你妹啊!”

    他眼神沉郁,声音压得沉,透出丝狠戾。

    于子皓不知道陆湛哪来的火,耸耸肩,想起自己对象,转开目光。

    “不看就是了。”

    全操场还不都在看。

    不过这句话,于子皓并没有说。

    蒋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第七圈……她感觉大脑嗡嗡嗡的,眼前发花,小腿像有千斤重般,每次抬腿都艰难吃力。脚酸,胳膊也酸,只想倒地上。

    她的速度不自觉减慢,可就在这一瞬,一道身影擦着她冲了过去。

    蒋柔还没反应过来,后面紧接两道身影擦着她肩膀去,这应该是个小梯队,三个女生跑过去后,速度更快。

    旁边草坪,有几个放弃的女生喘着粗气休息,蒋柔看一眼便别开视线,她现在不能看她们,越看越累。

    不知道后面还剩多少人,内心恐慌紧绷,自小到大,她还从来没在跑步中吊车尾。

    只剩最后半圈…

    可,蒋柔头晕眼花,胃里恶心,实在跑不动了。

    二百米变得好远好远。

    “太瘦弱了……”

    于子皓:?

    陆湛说:“这么瘦,糖都耗光了,”

    于子皓惊讶:“你还知道个糖?”

    “滚一边去。”陆湛望着女生摇摇晃晃从他身边路过,脸色开始发白,头发也因为汗水而湿成一缕一缕。

    “喂——你干什么去!”于子皓大呼。

    陆湛没回,快步追到女生身侧。

    蒋柔耳朵嗡嗡嗡的,忽的察觉身边一道黑影。

    “还有二百米,你这是跑不下来了?“

    熟悉的沙哑声音,带着戏谑。

    蒋柔听得见,没回答。第七圈已是极限,她太累,累得连歪头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沉重地跑。

    陆湛左手抬起,想在后背扶她一把,想想又放下了。

    他跑到她身侧,同她保持一个速度,催促:“加油,坚持下,快快快!”

    其实这时候,完全就是靠意志撑着。

    他一喊“坚持”,她精神转好一点。

    陆湛见有效果,跟个话唠似的给她打气:

    “赶紧的赶紧的,加油!”

    “跑啊!冲啊!”

    “跑啊跑啊!”

    他跑得不快,有意跟着她的速度,再慢慢提一点。

    “陆湛!!你干什么!!”高天远手里拿着计时器,不悦道。

    陆湛不管他,注意力全在蒋柔,终于拐完弯道,喝道:“最后五十米,冲啊!!!”

    男生猛地摆臂提速。

    他爆发力惊人,如利箭般跃出。

    蒋柔累得近乎瘫痪,但看着白色终点线,还有身侧的矫健身影,脑子里那根快断掉弦跟着延长,哧哧哧加快。

    沉闷喘息声充斥耳膜,一下一下。

    用尽所有体能,咬牙冲去!

    “第九名,十六分四十五。”

    高天远握着秒表,顺便翻了个白眼给陆湛。

    “你这样算作弊啊。”第十名拉了接近半圈,高天远想想也罢了。

    他没想到文弱的蒋柔能跑下来,速度还不错,很是惊讶。

    蒋柔顺惯性往前冲了十来米才停下,双手扶膝盖。刚才的倦怠呈几倍翻涌,身体又沉又麻。

    她知道知道现在不能坐,但浑身酸痛乏力,塑胶跑道就像是席梦思床般诱惑着,让她情不自禁往下躺。

    还没挨到地面,胳膊像野草般被人薅起。

    陆湛俯视道:“别坐。”

    蒋柔控制不住,还是往下坠。

    陆湛眉头微蹙,见此,拽住她手腕,再往上拉了拉。

    他力气很大,蒋柔无法抵抗,双腿一软,竟直接栽进他的怀里。

    蒋柔一怔。

    头晕目眩间,触及到男生结实的胸膛,带着热热的体温,阳刚的气息。

    像是堵墙,坚实温暖,令人想依靠。

    她眼前星星点点,几次想挣脱,却被他攥紧手腕不能动,蒋柔此刻正需要一个支点,最后放弃挣扎,趴在他胸膛,剧烈喘气。

    累啊。累。

    陆湛垂眸,少女发顶微乱,一喘一喘,就像只疲惫柔弱的小猫,伏在他的身上。

    霎时,血液都往胸腔涌,心脏不可抑制狂跳着。

    跑道四周,围观的同学传来各种打趣声。

    “陆哥,秀恩爱也不用这样吧?”

    “什么时候搞的新对象啊?”

    陆湛嘴角轻轻地扯了扯,也不解释。

    蒋柔听到这些,推又推不开,脸颊泛红,“你,咳,流氓,干什……”

    “老子好心帮你呢。”男生淡笑,扶着她等了会,见她转好些,突然架起她胳膊,命令:“抬腿。”

    蒋柔想吐头晕,另只手按着胸口,没反应。

    “抬腿。”男生跟训斥小孩般,拽着她强硬往前,说:“别坐,跟着我走路,迈左腿,迈右腿。”

    他嗓音低柔些,有诱哄的意味。

    蒋柔没功夫思索,还真迟钝地跟着他挪动。

    “对,真乖,左腿,再一下。”

    “……你把我放,咳咳。”

    蒋柔想挣脱,可男生人高马大,健硕有力,稳稳地架着她。她使了几次,最后都无济于事。

    陆湛还真这么搀着她走了几十米。

    观看的学生很多,议论声更夸张,甚至后排都往前涌。

    “卧槽这是大嫂吗?哪个班的啊?”

    “哎哟喂,陆嫂啊!”

    有个戴耳钉的男生直接问道,“陆哥陆嫂好!”

    蒋柔原本发烫的双颊更是红,她想说话,可一张嘴,那股呕吐感又涌上。

    “咳咳——”

    高天远先前在记成绩,现在才看见他们,脸色陡变,立刻指了两个女生过去搀扶蒋柔。

    陆湛倒没再纠缠,见蒋柔确实好了,放开她。

    粗砺的指间一松开,蒋柔呼出口气,勉强站稳,艰难坐到看台。

    就在这个时候,大课间结束铃打响,三千米选拔终于告一段落。

    “你们先回去上课吧。”高天远沉思着,将一摞报名表放进夹子里,合上说:“通过的话会另行通知,不要急,马上运动会,我会再看看大家表现,辛苦了都,回去休息休息。”

    蒋柔看向高天远,发现高天远在看第一名的女生,那女生脸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挺直后背站着。

    高天远神色满意。

    蒋柔收回目光,反正结束了,不想再多想。

    同学们稀稀拉拉,三五成群往教学楼回。

    她回避着某人,特意跟在一堆女生中走。

    走进教学楼时,蒋柔感觉有人在看她,目光炽热,似烙印在她肌肤。

    穿过玻璃门,她小心回头瞟了眼。

    陆湛倚在大茅房门口,还是那副流里流气的模样,勾着腿,永远站不直。

    身后跟着几个高大男生,正在吞云吐雾。

    他嘴里懒懒地叼着烟,撞上她的眼睛,挑了挑轻薄唇角。坏笑依旧。

    只是不知道光的原因,抑或什么,蒋柔发觉,他的耳朵好像有一丝红。

    这一丝红,让这个流氓看起来……

    有点怪。

    *

    次日,三千米的后遗症很严重。

    蒋柔上楼梯腿软、下楼梯腿更软,双手握拳锤腿,整个肌肉都发着酸,难受至极。

    通知没有下来,蒋柔并没告诉蒋海国自己参加选拔,怕选不上让父亲失望。

    中午,她才想起运动会的事情,把总务处老师的话转述给老程。

    “班牌的话你交给李思慧就好,让她找同学一起弄。”

    李思慧是最近刚任命的宣传委员,蒋柔点点头。

    “报名的事你和体育委员一起吧,一个管男生一个管女生,尽量每个项目都报满,重在参与嘛。”

    “好。”蒋柔将报名表折起来,想到一个问题:“咱班体育委员是?”

    老程没有投票选班干那套,都是要用的时候随口任命,他还真没任命过体委,往常带操站队都是班长。

    “你们体育课谁带着跑步?”

    “…陆湛。”

    老程犹豫几秒,一时想不到更好人选,说:“行吧,你们俩一起,把项目报一报。”

    两人站在教室外面说话,陆湛正好拿着篮球从楼梯上来,听见自己名字被提及,侧头瞟了他们一眼。

    “回去吧。”

    蒋柔拿着表回,陆湛已经坐到位上。

    下节课是政治,老师脾气很温和,所以气氛挺闲散的。

    男生将篮球踢到一边,手肘支着下巴,“刚才提我干什么?”

    想到昨天的事,蒋柔总觉得不太自然,垂着眼睛说:“体委。”

    “嗯?”

    “老程说任命你当体委。”

    陆湛说:“哦,我还寻思你是兼职了呢。”

    他想到昨天风风火火的三千米,忽的凑近她,问:“腿还疼吗?我看你刚才坐下就跟便秘似的,嗯嗯啊啊的。”

    蒋柔:“…………”

    她确实是一屈腿整个肌肉都哆嗦,极轻地嗯了一声,但也没那么夸张。

    “你才便秘,天天往厕所跑。”她想到每次他逃课,任课老师问,都是这个理由。

    “老子拉屎还不行了?”

    “……”

    蒋柔觉得没法跟他交流,真粗野。

    她没再绕话题,将一张表递给他。

    “这是啥?”

    “运动会报名表,老程让你负责男生的,项目尽量别空着。”

    陆湛哪有那闲工夫,“你帮我弄了行了。”

    蒋柔推给他,“你是体委。”

    “你是班长。”

    蒋柔将那张纸摊开,直接塞他位洞里。她眼睛眨了眨,认真地看向他,说:“所以体委要听班长的话啊。”

    女生一本正经的样子,陆湛没憋住,低笑出声,“你官瘾不轻啊,连我都想管。”

    蒋柔不再理他,她双腿还是酸得不行,坐着踮起脚尖,双手攥拳,一下下锤着大腿。

    痛。

    真痛。

    她狠心使了下力,结果丝丝抽着冷气,小脸煞白。

    陆湛看着她这幅二等残废的样,抖了抖那张报名表,摊开,往讲台上走。

    “听你一次话,但不是因为你是班长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