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十二章(晚上有事,早更一章)
    后半节课,蒋柔没再睡觉,但是也没怎么听得进课。

    长这么大,她上课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蒋柔攥着笔杆,机械地看黑板记笔记,心里却很懊悔。想起父亲的失望无奈,叶莺的伤心自责,还有保温箱里像小奶猫似的妹妹,就心烦意乱。

    死气沉沉的家里,再没有过去期待新生儿欢乐温馨的模样。

    下课铃终于打响。

    她把笔记本随手往桌洞一塞,对着桌子发呆。

    “哦,对了。”陆湛收回手机,瞄向女生黯然倦怠的小脸,想起一件事。

    男生从书包里翻出厚厚的两本书,说:“那什么,赔给你的。”

    “你不用赔给我。”蒋柔有气无力说:“其实那本书不是我的,是我借一个同学的,我已经网购一本赔给她了。”

    陆湛挑起眉梢,把书往她桌上一推,“那正好,这书你拿着看呗。”

    蒋柔摇头,“我现在已经不看这些书了。”

    陆湛捕捉她的词汇——现在不看,也就是以前看过,他捻了捻手指:“那就留着,我要这书干什么?”

    “我不要。”

    “真不要?”

    “不要。”

    “行吧。”陆湛随手拿起一本,笑容邪肆,慢悠悠地、声情并茂朗读封面的话:

    “狼永远填不满,感到无限空洞的灵魂,它内心深处热烈期盼的到底是……”

    “好了!”蒋柔涨红脸打断,从他手中抢过书,塞进桌洞里,“谢谢你。”

    “不客气。”陆湛这才满意,从位置上站起来,临走前俯身拍拍她肩,戏谑说:“好好学昂,学学人家狼是怎么诱惑的。”

    蒋柔:“……”

    她看着男生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嘴角抽了抽,想笑。

    刚才的阴霾心情也转好。

    下节是地理。

    蒋柔低头在拥挤的桌洞翻找地理书,只是刚被塞进几本小说,东西格外多,没翻几下,一本练习册唰得掉下来。

    后面跟着一张对折的纸。

    蒋柔捡起练习册和纸,突然想到什么,将纸展平。

    果然!

    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琴市天中帆板队申请表。

    蒋柔眼睛顺着往下瞟,最后一行是——开学第三周周一下午大课间阶梯教室初选。

    蒋柔盯着上面的“身高、体重”等,心跳加快,攥紧的拳头捏了捏。

    她将报名表放到桌上,飞快抽出铅笔盒里的中性笔,写上名字。

    写到柔的最后一捺,笔尖一顿。想了想,又算了。

    她抱着头,纠结地咬着笔杆。

    *

    一上午匆匆而过。

    “广播一个通知,广播一个通知:请高一、高二各班班长带着纸和笔到三楼总务处开会。”

    安静的教室骤然被广播打断。

    大课间的班级只有寥寥几人,高一1就在一楼,同学们基本都会到操场上透透气,买盒奶茶或者薯片,边吃边聊。

    剩下的同学有两个补觉的,还有几个跟蒋柔一样,正在练习册上奋笔疾书。

    “班长,开会去呀。”前排的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见蒋柔沉浸在题海,提醒。

    蒋柔刚才没听见,抬头问:“现在吗?”

    “对呀,在三楼总务处,通知好几遍了呢。”

    蒋柔将练习册合上,感激:“谢谢。”

    等蒋柔到总务处,各班班长基本都到齐,每个年级二十个班,四十位班长,黑压压的人群,她挤不进去,只好站在门口。

    总务处老师问:“高一1来了吗?”

    “来了!”蒋柔想往里走走,结果发现无济于事,只好倚着门框。

    总务处老师最后点了一遍人数,说:“有一个重要通知啊,不知道你们班主任跟你们说了没有。十月十三日,对,就是你们国庆放假回来的周五,咱们天中秋季校运会。”

    班长们一阵嘘声。

    “都嘘什么嘘?!仔细听着!一会你们到隔壁仓库领一个班牌,各班自己装饰,风格不限,但班级一定要写清楚,要走方队的,初中走过吧?都明白吧?”

    蒋柔拿着本子记,觉得流程和她初中没什么区别。

    “还有个事情……”总务处老师说:“九月三十号前,你们将各班同学要报的项目登记出来,大课间交到我这,每个同学限报三个项目,4x100可以兼报,现在我把运动会报名表和日程发下去,你们赶紧统计同学。”

    蒋柔记下10·13,9·30两个重点日期。

    “好的,就这样,解散。”

    蒋柔将表格塞进本子里,跟着其他班长去隔壁排队领空白的班牌。

    班牌和初中时的也大同小异,上面一块白色的板,下面连接着一根木条,可以方便举起来。

    她抱着班牌,往楼下走。

    其余几个班的班长也都出来,走在蒋柔前后,低声议论着什么,刚好传过来。

    “喂,你们看,阶梯教室那边。”

    “什么?”

    “阶梯教室啊,你不知道吗?今天帆板队选拔,我听说陆哥也来了。”

    听见帆板二字,蒋柔耳朵竖起,不自觉捕捉。声音零零散散。

    “他肯定要来啊,他是队长呀,省运会冠军啊。。”

    “省运会啊,咱们帆板队真的牛逼,听说上面特别重视呢。”

    “要是我能进去,哪怕没什么好成绩,看看帅哥也行……”

    不自禁地,蒋柔抱着牌子往里面看去。

    门没关,有很多身段高挑的男女生。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跳又开始疯狂加速,血液快速流淌至指尖,微微发着烫。

    死气沉沉的家,失望的父亲。自己从小学到初中,将近九年的训练……

    或许,她应该……

    “2班班长,等下!”蒋柔心尖如燃着一簇火苗,灼灼地烤着,加快脚步,追上前面的男班长。

    “怎么了?是刚才哪里没听清楚吗?”男生戴着厚厚镜片,热心问。

    “你能不能帮我把班牌送我们班去,我…我有点急事。”

    男生一顿,爽快说:“噢,好的。”

    蒋柔走到阶梯教室门口。

    她咬了咬牙,趁着这未散尽的热血,以及对父亲希望破灭的不忍,抬腿迈进去。

    此刻,阶梯教室很热闹。

    陆湛窝在第一排门口的座椅,两条长腿大咧咧伸到过道,懒懒散散玩手机。

    旁边是点着报名表的于子皓,他看见蒋柔,张大嘴巴,拽了拽陆湛,“大哥。”

    “嗯?”陆湛头都懒得抬。

    于子皓将他下巴直接掰过去,“大哥,你们小班长。”

    陆湛掀起眼皮,也是一愣。

    蒋柔也看见了他,原本狂跳的心跳得更快。

    “哟,班长,走错了啊。”陆湛很快反应过来,抖着腿说:“这里选拔帆板队的。”

    蒋柔没有回答,挺直着背,迈进去。

    陆湛看得眼直了,收回晃荡长腿,身体前倾,长臂一拽,将要路过他的少女揪回来,“你得干什么。”

    蒋柔被他拽得极近,低下头,不自然对上男生漆黑的眼睛,说:“我就是来选拔的。”

    陆湛上下打量她一番,不敢置信。

    女孩个子倒挺高的,但就是瘦,皮肤也白,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选拔个吊啊?

    “陆湛,干什么呢?快把人家女同学放开!”

    高天远拿着个夹子走进来,叱道。

    他这么一说,所有同学都看过来。

    这姿势暧昧,像是她贴在他身上,蒋柔微恼,用力挣脱男生禁锢自己的手。

    陆湛拧眉看她。

    高天远当然认识高一1的班长,也挺吃惊,说:“蒋柔,你也来选拔?”

    蒋柔嗯一声,歉意说:“高老师,那个报名表我能不能现在填了给您?我忘拿了。”

    “可以啊。”

    高天远将空表给她,“填完给子皓就行。”

    吃惊过后,高天远并没放到心上,他坐到最前面,打开文件夹。

    上面有不少考进天中时的体育特长生的资料,最前面的是练帆板的,然后是练帆船的,游泳的,最后还有练长跑的。

    今天是初选,因为天中帆板队名声大要求多,同学们都很有自知之明,基本也都是体育特长生,放眼望去,男女生都高大阳光,很是赏心悦目。

    当然也有同学类似蒋柔这种,想试试看的,高天远也无所谓,大不了不要就是了。

    蒋柔在陆湛和于子皓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填完表,坐到最后一排。

    没多久,高天远开始讲天中帆板队的历史和拿奖情况。

    市运会…省运会…全运会…冠军赛、全国锦标赛等等。

    约莫十分钟后,高天远说:

    “对于帆板运动来说,耐力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比赛要十多轮,根据天气原因,持续三天甚至更久,有时临起航前突然遇见天气不好,还要在海面上一直等待,所以,耐力必不可少!”

    “一会呢,我们就做一个初选,跑3000米,做一个基本耐力测试,大家都是体育特长生,应该没问题吧?!”

    提到三千米,原先活跃的气氛忽然凝滞,掺杂着抱怨声。

    三千米,无论是谁跑,都累啊。

    蒋柔蓦地抓紧旁边扶手,也是没想到。

    一种紧张顺着血液窜进身体,挤压着她的胸肺。

    “不要有压力,跑不下来中途放弃也没关系的。”

    高天远看看手表,“好了,十分钟后在西操场集合,正好你们走到那里,当热个身。”

    同学们稀稀拉拉应道。

    “陆湛。”高天远转向前排的两个男生,“报名表整理出来了吗?从高一1往下写,男女分开。”

    于子皓将手里表格一扬,”写好了。“

    陆湛看着女生表格第一页,蒋柔,屈起手指,敲敲太阳穴。

    行吧。

    *

    西操场是天中比较荒凉的一个操场,离教学楼较远,所以寻常时分学生不多。但今天陆湛于子皓几个男生太扎眼,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的学生,所以跟过来看的不少。

    阳光从白云中钻出,洒在跑道上,泛着一层微光,天朗气清,适宜运动。

    三千米。

    蒋柔站在跑道边做着准备活动,望向漫长的塑胶跑道。

    她上次跑步是什么时候?蒋柔回忆,应该是体育中考的八百米——她跑了三分出头,满分,小组第一。

    但这个成绩放在普通学生中很好,放在体育生中……其实从初三,她经痛严重,就很少锻炼了,她看着旁边特意换上紧身裤和气垫鞋的女生,那股紧张更浓。

    “喂——”

    蒋柔正低头将校服裤往上挽,身后传来男生沙哑的吆喝声,玩笑,“十项全能班长?”

    蒋柔挺紧张,不想回他。

    陆湛脖子上挂着只哨子,目光落在女生露出的纤细小腿上。

    蒋柔没理会,俯身挽另一只,随之低头,马尾从两侧滑下来,露出修长如天鹅的脖颈,弧度美好。

    陆湛看的有一瞬愣神。

    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样清泠如露珠的女孩会喜欢在烈日下玩帆板?

    “我说——”

    “?”

    陆湛上下打量她,凑近一点,声音又低又沉,“你是不是为了老子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