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九章
    打响放学铃,同学们从教学楼往外涌。

    陆湛今天上了一整天的课,睡得他腰酸背痛,他晚上有训练,用手锤锤后背,往外走。

    离开校门时,陆湛看见正往外走的老程。

    同时,老程也看见了他。

    陆湛其实不讨厌这个老实人,他能感觉得出来,虽然老程打他,但并没有恶意,和先前那个小肚鸡肠的班主任完全不同。

    “程老师下班了?”

    陆湛这么想着,还是打了个招呼。

    老程很惊讶,还有一丝丝紧张,“放学了?”

    两个问题都是废话。

    陆湛嗯一声,“晚上训练。”

    老程说:“吃个晚饭再去训吧。”

    从校门口分开,陆湛望着老程的背影,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掏出手机,拨给于子皓,“皓子,你知道学校附近哪有书店吗?”

    于子皓微愣,说:“佳世客旁边不是有书城嘛。”

    陆湛不耐说:“废话,我能不知道书城?肯定没卖的,我问有没有小的书屋,二手那种。”

    于子皓明白过来,“你要买《那小子真帅》啊。”

    听出他话里打趣的意思,陆湛说:“不行么。”

    “行行行,我想想啊——你顺学校往东走啊,下楼梯,214路车站旁边好像有个旧书屋,可能会有。”

    “训练别迟到啊。”他叮嘱。

    “谢了。”陆湛放下电话,掉了个头,往车站走。

    还真有这么家书屋。

    陆湛矮着腰迈进店里,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霉味,他看向直通天花板的厚重书柜,皱了皱眉。

    陆湛懒得去找,直接走到柜台前,屈指敲敲桌子,“老板。”

    老板是个发胖的中年男,推了推眼镜看着这个精壮小伙,意味深长说:“那边杂志,日本欧美都有。”

    陆湛挑了下眉,“我不找那个。”

    “漫画也有。”

    “不是。”陆湛弓了弓身子,低声问:“《那小子真帅》,有吗?”

    老板盯着他,神色古怪。

    前几年最风靡的韩国言情小说,老板当然知道,但来看的都是年轻小女孩,这么个混混样的来买还是第一次。

    “有没有。”陆湛将裤兜里东西拿出来,除烟盒外,还有好几张一百。

    “有有有。”

    老板走出柜台,弯着肥腻的腰在书柜底下找了半天,递给他,“全新的,还带塑封,现在可都绝版了啊。”

    陆湛接过,很满意。

    老板说:“等下,这本你要不?”

    “这是?”

    “跟《那小子真帅》一个系列的,小姑娘…也都很爱看的,《狼的诱惑》啊。”

    “……”

    陆湛被这个名字噎住。

    他拿过书,看向封面,花里胡哨的字体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狼永远填补不满,感到无限空洞的灵魂。

    “……”陆湛轻扯唇角。

    这个班长看着正正经经,清高的跟一朵白山茶似的,内里到底有多么闷骚啊。

    “行,我都要了。”

    *

    214路公交站。

    已经等了十多分钟了,蒋柔心烦意乱地看着站牌,又抻脖子望向远处曲折弯绕的路。昨天堵车,没想到今天还会堵车,她心里叹口气,心想要不再骑回自行车?

    可是如果骑自行车的话,时间也很长,而且上坡下坡,很累。

    琴市这个地形真烦,蒋柔越想越头痛。

    马路上挤满各式各样的车,喇叭声一声接一声。

    等车同学不少,有的还买了校门口的鸡蛋灌饼,一边吃一边等。

    估计又要等很久,蒋柔心疼时间,从包里翻出语文书,开始背文言文注解。

    她捧着书,刚把书包背到肩上,包里忽然传来一下下的震动声。

    蒋柔打开书包,摸索半天才翻出手机,屏幕闪烁着“老爸”。

    “爸,我今天晚上可能也要很晚回去,我还没坐上……”

    话未说完,被急急打断。

    “柔柔!你快到市里医院!”

    “啊?”蒋柔懵了。

    “快点,你妈要生了!”

    蒋柔心里一紧,“不是说下个月么?怎么会?”

    她握着手机,想具体问问,那边传来挂断声,滴滴滴。

    蒋柔心猛的被悬起,把东西迅速装好,急急忙忙跑到马路边拦车。

    但根本不可能拦到!

    蒋柔满头冷汗,整个人像被火烤似的着急。

    因为路狭窄,再加上前面就有商业区,每到晚高峰,街道就像停车场一样,就没有空车过来。

    蒋柔踌躇几秒,背上书包,决定跑过这条街道,从学校另一边下去。

    城市喧嚣繁华,连风都是燥的,她跑得很快,一边跑一看旁边有没有空车。

    突然,面前挡了一道黑影。

    根本来不及刹车,蒋柔直接撞了上去。

    “哎哟——”

    蒋柔近一米七,但是对方身型高大,她还是整个栽倒在他怀里,触及到的胸膛结实强壮。

    一点汗味混杂着烟味,强势地侵入她鼻尖。

    “你跑什么。”

    陆湛扶住她胳膊,莫名奇妙看她,又看看她身后,“谁追你?”

    蒋柔推开他,说:“我有急事,你让开。”

    “什么事啊?正好,我也找你有事。”陆湛说着,摘下单肩背包,要掏出那两本小说。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耗,让开。”

    蒋柔气质柔和,只是待他清高冷淡,这么凶且霸道的,还是第一次。

    陆湛歪头看着她,觉得挺有意思。

    比之前外冷内热还有意思。

    “什么事啊?”他手上使了力,钳住她胳膊。

    蒋柔身子一扭,用力地抽回手,抱紧手臂,要从他身边绕过。

    陆湛却没放过她的意思,大手一拎,极轻易提溜住她的书包,往后拖拽。

    蒋柔不可能抵过男生的力气,像小鸡似的硬生生往后退几步。

    陆湛低笑一声,俯视瞧她,气息落在她脖颈,酥酥痒痒,“还跑吗?”

    “我妈在医院!“

    蒋柔眼里闪过倔强和愤怒,忍无可忍,寒声:“你让开!”

    陆湛一惊,完全没想到,迅速收手。

    他张了张口,想问,话还未说出来,蒋柔就跑远了。

    “计程车!”

    正是晚高峰,从这条路出来后,马路宽阔许多,汽车勉强能够挪动,但路人更多,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计程车!”

    一辆空的计程车停在前面,蒋柔背着书包往对面跑,眼见要跑到,一个白领突然拉开门,坐了上去。

    “喂!这车是我叫的!“

    计程车开走了,留下一团尾气。

    蒋柔生气地跺脚。

    又等了一会,蒋柔几乎快把手机捏碎,却再没来空车——整条街都像卡住了般。她眼风一扫,竟看见刚才的计程车路过红绿灯后,堵在下个路口。

    这可怎么办。

    蒋柔心里烦躁。

    堵堵堵。

    她要是有双翅膀就好了。

    远处,陆湛望着女孩焦急的背影,眼睛微眯,掏出手机。

    于子皓接过电话:“我的哥,都要训练了,你人呢?”

    陆湛说:“出了点事。”

    “什么事?“

    “先别问,你帮我个忙,我那辆摩托在俱乐部是吧?“

    他们训练的地方在老水校那边,离这有一段距离,陆湛以前都是骑摩托去的,后来背部受伤,就没有再骑。

    于子皓说:“一直停着呢。”

    陆湛说: “你给我以最快速度骑过来。”

    于子皓心里咯噔一声,想到那辆彪悍的哈雷摩托就杵,“我没摩托车驾照啊哥,你知道的。”

    “那就找个有的,快点。”

    他看向远处,女生终于坐上车。

    陆湛默默记下车牌。

    计程车里,蒋柔呼出口气,一边盯着手机上的时间,一边焦急地望向窗外。

    半天了,车子才刚刚爬过一个路口。

    蒋柔催促:“师傅,能不能快点啊。”

    “小嫚啊,不是我不快啊,这堵车,我怎么快呀?我总不能撞过去吧?”司机师傅指指前面的一排红色长龙,摇头说。

    蒋柔也没有办法,眼见屏幕上的时间又跳一下,整个人愈发惊慌。

    蒋海国也没有再给她打电话,不知道什么情况。

    蒋柔心烦意乱,车里又闷又热,她将车窗摇下,探出脑袋透气。

    “小嫚。”

    “漂亮小嫚。”

    这时,身旁传来一声流里流气的称呼,嗓音低沉暗哑。

    蒋柔还没反应过来,脑后长长的马尾被揪了一下,她皱起眉,右手按着头发,不悦地抬起眼睛。

    视线里出现一个钢铁巨物,轮胎硕大,纯黑色的车身,车型硬朗粗劣。

    男生潇洒地跨在上面,两条腿修长有力,t恤被风吹起,勾勒出精悍的肌肉线条。

    利落的黑发,眼型狭长,挺鼻薄唇。

    整个人和车极相配,跟港台片里的街头地痞一模一样。

    “我带你去啊。”

    陆湛按了按头盔,侧过头,稍微挺起躬着的背部,痞痞地说。

    蒋柔看一眼不知道在装什么逼的男生,没工夫和他闹腾,沉默几秒,直接将车窗升上去。

    陆湛:“……”

    倒是前面无聊的司机和陆湛聊起来。

    “这是哈雷的街霸吗?改成这样?这改装得花不少钱吧?”

    陆湛舌尖轻舔后槽牙,拍拍爱车,很骄傲。

    “师傅也玩这个?”

    “那是,我也是哈雷车主会的。”师傅摸了摸自己的秃顶。

    “师傅这也是有几套拆迁房吧?”陆湛递给他一支烟,半开玩笑。

    师傅哈哈大笑,点上火说:“你怎么知道的。”

    反正车子也堵着,一分钟挪半米,两人还真这么一搭一搭地聊了起来。

    蒋柔抱紧书包,又挪了两米,愈发焦躁。

    “小嫚,这还得堵很久,你不是有急事吗?坐小哥的车走呗,骑摩托很快的,也不会堵车。”师傅劝道。

    陆湛歪头看着车里女生,吐出一口烟。

    风吹过,烟雾弥散,升腾,露出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眼神似笑非笑。

    蒋柔揪扯着书包带,不说话。

    半刻,见蒋柔没动,甚至连看都不看他,陆湛屈指弹弹车窗,说:“怕车,还是怕老子?”

    蒋柔抿紧嘴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五分钟后。

    前面绿灯又变成九十九秒红灯,车队只往前爬了三米。

    旁边的男生仍旧在和司机侃。

    蒋柔隔着窗户看他一眼,抱起书包,打开车门。

    “去东部市立医院,谢谢。”

    这个疏淡冷清的口吻,就跟打摩的似的。

    陆湛摘下嘴里的烟,粗糙的指腹一撮,狠狠碾熄了烟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