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七章
    这样嚣张的口气。

    果然更激怒了老程,他也不再追究书是谁的,拿长尺点了点外面说:“你给我出去站着,别上课了,好好反省反省!”

    男生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蒋柔站在过道,看着陆湛从座位边绕过课桌出来,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攥了下拳头,不想让他背锅,再压抑不住,说:“程老师,其实这书是我的。”

    陆湛脚步一停。

    老程脸上露出点惊讶,旋即又说:“蒋柔,你不用替他说话,这不仅仅是书的问题!还是态度问题!”

    “这书真是……”

    “起开!”男生烦躁不耐的声音。

    蒋柔一直站在过道,陆湛从座位出来,刚好要从她这边绕过去,猛地撞了下她的肩膀,冷道:“别挡路。”

    蒋柔被撞得趔趄一下,扶着桌子站稳,抬头。

    陆湛刚好在看她,黑亮的眼睛,眼神不似语调那么暴戾,还带着点玩味的笑意。

    蒋柔脸上微热。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态度!”

    老程气得脸色涨红,胳膊肘下意识一挥,手中长尺跟着落下。

    啪!

    塑料尺子狠狠砸到男生背脊,可以清楚听见尺子和肌肤接触重重的声响!

    一定很疼。

    陆湛背脊反射性躬起。

    这一下,老程也被自己得动作吓呆了。

    班里响起阵阵抽气声,同学们胆战心惊地看着,大家都知道陆湛脾气暴,人也糙,去年也不是没有跟老师杠起来的传闻。

    蒋柔咬紧嘴唇,涌上歉意。

    男生脚步停了停,重新将后背挺直,他没有太多反应,甚至连头都没回,快步离开教室。

    老程看看得有些于心不忍,但碍着面子,也没有叫住他。

    “上课!”

    *

    中午。

    蒋柔从校医院出来,手里拿着一瓶红花油。

    天空灰蒙蒙的,蒙着微光,操场上的水洼没有干,一块一块的,风吹过,梧桐树叶沾上的雨滴落了下来,激起滴滴涟漪。

    上午第四节课刚下,吃饭大军们从教学楼往外涌,宋贝珊刚好撞上蒋柔,“柔柔走,一起去吃饭!”

    蒋柔摇头,“你去吃吧,我今天不吃食堂了。”

    蒋柔走到篮球场。

    篮球架下稀稀拉拉的几个男生在打球,她环顾一圈,没找到陆湛。

    陆湛被老程打走后,就再也没回来。

    蒋柔盯着手里的红花油,心里泛上一种怪怪的感觉。

    是他无赖,先是模仿自己的”安静“,然后又是找人读小说,后来又当着同学们那么怼,让她下不来台。

    可是想到老程尺子落下时的”啪!“,她心就像被揪住,过意不去。

    对,过意不去。

    蒋柔心里这么对自己说,从篮球场出来,走向求真楼。

    仍旧一无所获。

    也是…估计陆湛现在都不在学校也说不定,这种社会小哥…不,大哥,哪会天天在学校。

    没有人影。

    就在蒋柔准备买点面包回教室啃的时候,余光一闪,看见大茅房门口一缕金光。

    是那个挑染金发的男生。

    蒋柔握紧药瓶,朝他走去。

    “那个,同学。“

    金毛男生身边,还围绕几个妖妖调调的高二女生,蒋柔上了层台阶,看向他们。

    于子皓正在跟对象发短信,听见声音,一愣。

    “同学你好,我是高一1的。”

    于子皓当然记得她:“我知道,班长吗不是!”

    蒋柔说:“那个,你知道陆湛在哪吗?”

    “你谁啊?”一道尖尖的女声打断她,语带不屑。

    蒋柔顺着看去。

    是一个身材极好的女生,穿着改得很瘦的校服裤,短短的小t恤,一动,就露出一截细软的腰肢。

    蒋柔说: “我是陆湛班上的同学。”

    女生浓妆后的眼睛一眨一眨,“你找他有事?”

    蒋柔实话实说: “嗯,我给他送东西。”

    “你脑子有病?”女生脸沉下,也看见那瓶红花油,“不知道他有对象?”

    她这么说着,身后两个浓妆女生都跟着往前一步,目光不善。

    蒋柔蹙眉,但没有怕,眼神冷淡。

    “哎哎,哎。”于子皓收回手机,“夏安蕊,你闹个什么劲啊,什么时候你成我大嫂了,我怎么不知道。”

    “滚你妈逼。”

    “嘴别那么脏啊。”于子皓啧了一声,从台阶上下来,想起白天那幕,说:“跟我走吧,我带你去。”

    蒋柔看了那女生一眼,跟上于子皓。

    夏安蕊急了,“于子皓,陆哥说不想被打扰!”

    于子皓摆摆手:“不该你事。”

    蒋柔跟着男生往求真楼上走。

    “你是给哥送药?”

    “……嗯。”

    是吧。

    于子皓偷摸打量她一眼,女生身段纤细高挑、面孔清丽白皙,心道大哥就是大哥,这么清高的女生,上午还不对付,现在就眼巴巴过来送药了。

    “我叫于子皓。”

    “蒋柔。”

    两人上到顶楼七楼。

    蒋柔刚来天中一个周,还从来没到过这,七楼是阁楼,天花板极高,斜斜的往一边倒,每几米便有一扇窗,也是倾斜的,透出蓝灰色的天空,大雁成群结队飞过。

    于子皓走到拐角,把一扇厚重的铁门拉开一道缝。

    清爽潮湿的风刮了进来。

    蒋柔精神跟着一震,看过去,是个斑斑驳驳的天台。

    “陆哥在里头,你进去吧,我还得陪我对象。”于子皓扬起手机,转身下楼。

    蒋柔看了看手里的红花油,将那扇门往外拉,走进去。

    厚重的门发出嘎吱一声。

    听见响动,陆湛回过头,眼皮抬了抬,嘴里咬着一支烟。

    看见蒋柔,他眸里闪过惊讶,但很快褪去,含糊地问:“于子皓带你上来的?”

    蒋柔嗯了声。

    陆湛上下打量她一番,目光落在那瓶红花油上,勾起唇角,神色玩味,“给我带的?”

    蒋柔递给他,说:“老程他也不是故意的,你抹一下吧。”

    女生往前走了一步。

    她穿着白色的夏季校服,翻领服帖,下面是宽松的运动长裤,并没有改过,但风吹过,薄薄的面料贴到肌肤,那双腿纤瘦修长,非常好看。

    梳着低低的马尾,发梢微卷,清淡温和的气质。

    陆湛喉结动了动。

    “你还挺关心我啊。”他声音低低的,将嘴里的烟摘下,用力碾熄在墙壁。

    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顺手掀起t恤的衣摆,轻轻一拽,露出块状分明的腹肌。

    一副要脱下来的架势。

    蒋柔震惊,猛的扭头,“你、你干什么?”

    “这里可是学校!”

    陆湛奇了,“你不是要让我抹药?”

    “我是让你自己抹!”

    “我也没让你帮抹啊。”陆湛靠过来,将衣服下摆放下去,双臂环胸,俯视闭眼的她,笑说:“我伤在背后,不脱抹衣服上啊。”

    “你怎么这么流氓!”

    蒋柔气急。

    她闭着眼,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脚步声愈发靠近。

    蒋柔身体紧绷,可仍能感觉到身边传来灼热的气息,混着浓烈的烟味和一点汗味。

    呼吸似乎就落在她鼻尖,很近很近。

    “老子本来就是流氓。”

    沙哑磁性的嗓音,隐着低而野的笑意,“你不是知道吗。”

    蒋柔能感觉到自己脸发烫,心脏在胸口剧烈跳着。

    怦,怦。

    一下又一下。

    有风吹过,带着清新的水珠,拂过面颊。

    “好了。”

    陆湛往后退一步,“逗你玩呢,睁开眼吧。”

    蒋柔没动。

    陆湛等了她几秒,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支,“你不睁开我真脱了。”

    蒋柔眼睫颤了颤,迟疑地睁开眼。

    男生站在那,薄薄的黑t恤,勾勒出健硕的线条,面孔英挺,眉目深邃野性,微蹙眉,斜叼着一支未点燃的烟。

    天台很高。

    远远的,能看到后面的建筑,依稀是古老的码头,再是山,是海。

    海面安静宁和。

    空气里漂浮着一点奶白色的雾气,让一切都模糊柔和,变成一个美丽的背景板。

    背景板前,是个桀骜不驯的少年,英姿勃勃。

    蒋柔胸口微滞,漫过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手心渗出薄薄的汗,忽然就不想再这呆下去。

    “哟,脸红了。”

    陆湛低下头,呼吸更近。

    灼热气息喷洒在脸上,带有侵略性。

    蒋柔将手里的红花油塞给他,努力让神色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平淡,说:“我还有事,你下午记得上课,别再气老程了。”

    蒋柔拉开大铁门,走得非常快。

    一路逃下去。

    陆湛望着女生清瘦沉静的背影,嘴角轻轻地扯了扯。

    呵。

    “知道了,大班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