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五章
    “走啊蒋柔,怎么了?”

    老程看着在原地不动的蒋柔,又喊一声。

    “这就来。”

    蒋柔跟着下去。

    她想到陆湛那句“别多管闲事”,自己这么快就跟着班主任一块下楼,是不是……很容易被误会。

    “这个陆湛,别以为得个奖就无法无天了,成天来学校就惹事,他为什么不直接念体校?”教导主任念叨。

    “宋主任,这都是小孩子打个架嘛,不至于,我上学那会儿……”高天远话说一半,想到自己就是体校的。

    教导主任哼了一声。

    蒋柔跟在后面,硬着头皮走到操场。

    “臭小子!还不赶紧住手!”

    远远的,高天远中气十足的声音就穿透过去。

    陆湛动作一停,歪头看来,陈曾身体支着歪斜的篮球架,后脖子仰了仰,鼻血糊在脸上,比王白杨还惨。

    蒋柔倒吸一口冷气。

    几乎同时,她后脖颈起了层鸡皮疙瘩,一道目光冷冷朝她看来。

    平常吊儿郎当的同位偏过头,眼里溢出暴戾的血气,看看她,又看了看老程他们,微微冷笑。

    蒋柔垂下眼睫。

    明明没有做什么,但就是莫名心虚。

    “打架啊?你们除了打架还会什么,啊!?”

    教导主任气愤骂道,要不是看在升学率上,他真想把这些艺体生全部开除。

    “陆湛,这才开学一个周啊,你…你怎么能惹事呢!”

    班主任老程是个老实人,但看着这幅画面是真生气了,哆嗦嘴唇说。

    陆湛谁都没搭理,放开陈曾,一脸无所谓地活动着手腕。

    一滴汗水顺着下颌滚过脖颈。

    高天远心疼陆湛,也心疼陈曾,说:“主任,要不咱们先把孩子们送到医务室,等着再说别的吧。”

    教导主任还想骂。

    高二八的女班主任终于赶来,看见这场景惊叫一声,推着他们去医务室。

    一片混乱中,最后一节课铃打响。

    “蒋柔,你先回去上课,等着再找你了解情况。”时间来不及,老程不想耽误学生上课。

    蒋柔点头,往教学楼回。

    没走几步,她察觉有人看自己,回过头,果然对上陆湛的眼睛。

    那股凶悍的暴戾气去了,有着深深的不屑和戏谑,只一眼,便转回去。

    蒋柔想起来,她以前在初中班上,有些男生也会用这样眼神看爱打小报告的班长。

    蒋柔默默走回班。

    班里也乱成一团,历史老师砸着书喊了几遍“安静”,效果都甚微。

    蒋柔打开历史书,凝神,让自己认真听讲。可不知怎的,后面的窃窃私语声还是钻进耳膜。

    “陆哥好帅啊。”

    “真的帅。”

    “嗯嗯,要没陆哥咱班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

    “你们这些男生真没用啊。”后排的女生说。

    一个男生反驳,“那高二的是练举重的!那块头那么大!”

    ……

    蒋柔看了看旁边被乱涂乱画的桌子,捂着额头,有点烦。

    直到放学,她也没有等来陆湛回班,不仅陆湛,还有王白杨、周正他们都没有再回来。

    蒋柔没有被叫过去问话,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下课铃声打响,蒋柔收拾完书包,离开班前,又看了眼课桌。

    周末一转眼过去。

    周一的清晨,蒋柔到得很早,将课桌椅搬下来,桌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她拿出纸巾擦着桌面。

    旁边的椅子就没搬到课桌上过,蒋柔擦到缝隙,停顿一下,顺手把邻桌也擦了。

    “班长,早上好啊。”

    后排的李思慧从她身边路过,手里拿着作文本,“这周开学感悟,交给你吗?”

    “交到排头。”

    李思慧说:“反正咱们都一组,交给排头多麻烦啊,直接交给你好了。”

    李思慧将作文本放到桌子上,目光跟着蒋柔擦桌子的手,“班长,你知道陆哥他们怎么样了吗?”

    蒋柔说:“不知道。”

    “唉,说到这事真是多亏了班长你啊,能把开会的老师叫过来,要不然不知道有什么严重后果呢。”

    李思慧说话阴阳怪气,蒋柔听得出来,并没有在意,擦完桌子坐下,将作文本放在桌上。

    近日天气一直不好,外面飘着斜斜的雨丝,升旗仪式改在室内。

    班上同学越来越多,说话声也越来越高,王白杨和周正也进班了,虽然一脸青肿,但像两个常胜归来的将军,那天打架的男生身边围着不少同学,大家坐在后排,七嘴八舌地闲聊起来。

    直到自习铃打响也没有平息。

    蒋柔想起老程的嘱托,看着后排墙壁上悬挂的钟表,清清喉咙,说:“大家不要说话了,安静自习。”

    这一次却没什么效果,只有身边的同学稍微静了一下,旋即又回复喧闹。

    “我跟你说啊,指甲染这个颜色最好看了,而且不容易被抓。”李思慧就坐在她后面,声音清晰。

    还有剩下的男生,吵吵嚷嚷。

    蒋柔放下手里的笔,略提高声音,“别说话,上自习了。”

    声音更大了。

    老程往日都站在班门口,但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来。

    走廊都很安静,唯独他们班声音大得吓人。

    “大家安静一下,周一教导主任会查纪律的。”蒋柔想到先前的嘱托,叹口气,说:“——安静!”

    没有反应。

    “安…”

    “安静。”

    她话音未落,一道戏谑的、哑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班级骤然安静。

    蒋柔顺着看去,陆湛站在门口。

    男生歪斜着身子倚靠在门上,单肩背着书包,嘴角轻挑,与她的目光撞上后,笑容染上邪气。

    “听没听见都,人家班长说——”

    陆湛朝座位懒散走来,双手抄兜,故意捏尖了喉咙,模仿她柔柔的腔调,“安静。”

    全班愣过两秒后,哄堂大笑。

    陆湛也跟着笑,狭长眼睛微勾,笑容桀骜又嚣张,他走到桌前,迎上蒋柔的视线,目光轻佻无赖,故意细声细气:“别说话了,安静呀。”

    蒋柔脸颊微微泛红,蔓延至耳根。

    王白杨笑得前仰后合,跟着模仿起来,粗嘎的声音柔柔软软,“安静安静哦。”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笑声愈发热烈。

    蒋柔抿紧嘴唇,对上男生的视线,又转开。

    “陆哥,没事吧?”周正看了蒋柔一眼,拍拍王白杨的肩膀,“别笑了。”

    “没事。”陆湛走到蒋柔桌前,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将书包直接丢进里面,淡声:“让下。”

    陆湛挤进去,坐回自己位置,大摇大摆地翘起二郎腿;那条结实的小腿伸过来,比往日更肆意。

    又是一双新鞋。

    但是动作一样,一抖一抖。

    蒋柔手里捏着笔,环视一圈,也没有再管纪律。

    算了,随便吧。

    她打开英文书。

    “怎么?”蒋柔背了一会,身侧传来散淡的声音,“不管纪律了?”

    蒋柔一滞,头微微偏过去。

    陆湛也没开书包,桌面空荡,双手拿着手机,认真地斗着地主。

    隐隐还有系统提示音,“炸!”

    “不要。”

    可能是男生昨天残暴的模样太深入人心,即使斗着地主,蒋柔都觉得带股戾气。

    “陆湛。”

    “嗯?”

    蒋柔觉得还是要说清楚,“周五我没有找老师,只是程老师刚好下来,叫我一起过去。”

    陆湛微掀眼皮。

    女生声音平淡,没有害怕和慌张,也不是解释,就是在陈述着事实。

    阳光昏黄,她的侧脸染着微弱的光,纤长的眼睫一眨一眨。

    陆湛没有出牌。

    “哦,还有。”

    蒋柔将英语书翻到下页,“如果你那么喜欢管纪律的话,就有劳你了。”

    陆湛一顿,眉梢挑起。

    这话就有了针对的意味,明显是为刚才的事不快,蒋柔轻轻看他一眼,语气微冷:“谢谢。”

    她捂住耳朵,低下头继续背单词。

    陆湛极轻地冷嗤。

    瞥见女生清高的模样,眸中兴味一闪而过,语调不屑,“不客气啊。”

    “陆湛,跟我出来一下。”

    老程终于姗姗来迟,站在门口,教室里安静下来,“拿个本子和笔。”

    陆湛书包是空的,他只当没听见,起身。

    身后的李思慧领悟过来,殷勤递来一本笔记本和中性笔,“陆哥,用我的呗。”

    “谢谢。”陆湛看了眼粉色的笔杆,只接过本子,他目光稍移,落在蒋柔手上,稍稍俯身。

    “笔借我用下。”

    蒋柔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烟味混杂着薄荷味飘进鼻尖。

    一只大手自然地搭在她肩膀,她身体一僵,另只手顺势抽走她握着的笔。

    “谢了。”

    男生肌肤粗糙,极轻地触到她,带着热气。

    蒋柔惊讶,手立即往后一缩。

    陆湛转着笔,舌尖轻轻舔过下唇,往教室门口走。

    这一幕很快,不过一两秒,同学们和老程也没在意。

    只有后面的李思慧看得清楚,吃惊地张开嘴。

    刚才那样…

    就好像陆哥抱了下班长似的。

    *

    校长室。

    李校长将蓝色文件夹翻来翻去,终于合上,看向陆湛。

    “陈曾住院了,断了一根肋骨。”

    陆湛双手抄兜,面无表情。

    李校长又将那份文件看了一遍,目光隔着镜片打量陆湛,

    “陆湛,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吧,按理说这次怎么都应该开除你,但,这次算是陈曾先挑的事,人家父母也原谅了你。学校想着你受伤后刚回来,之前也替学校争过不少荣誉,决定给你一个严重警告的处分。”

    “你写一份保证书,明天课间操念吧,自己好自为之。”

    陆湛终于有了点反应,淡道:“谢谢校长。”

    “在这写?”他捏了捏本子。

    “回去写吧。”李校长看见他就心烦,说:“行了,就这样吧。以后别惹事了。”

    陆湛拉开门出去。

    李校长看着男生玩世不恭的背影,又翻开文件看了一遍,火压下去些。

    里面是一份陆山水的捐赠合同,捐给学校机房五十台苹果一体机。

    陆湛从校长室出来,第一节课已经上课了,他懒得回教室,摸了摸裤兜,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往学校顶楼天台走去。

    雨势比清晨小了许多,细密的雨丝,被风吹得斜斜的。

    学校建在山上,天台很高,远远能看到海。

    没多久,于子皓上来了。

    “什么情况啊?抽个烟你还带笔?”

    于子皓瞄了眼他手里转着的笔。

    透明笔杆,黑色晨光,最普通的样式。

    于子皓问:“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吧。”

    陆湛点头,说:“陆山水捐了五十台一体机。”

    “卧槽!”于子皓眼冒金光,“你爸真给力!在几楼啊?咱什么时候能上机啊?”

    “你没用过电脑?”

    陆湛吐出一口灰白色的烟雾。

    他头发有些湿,挡住凌厉的眉眼,眼里涌着薄薄一层的寒意。

    “还有,他可不是我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