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四章
    台灯下,白色封面有着轻微折痕,印有韩范的一男一女,旁边是五个大字,《那小子真帅》。

    蒋柔看过这本书,好像还看过它的另一本系列文,想不起叫什么名字。

    时隔这么几年,她已经忘得差不多,只大致记得讲了很帅的男生在学校天天打架,然后跟个普通女孩谈起恋爱,她小学升初中那阵子,其实…挺迷这个。

    现在当然是觉得幼稚。

    蒋柔翻了翻回味了下那个轻松的暑假,决定等到学校还给宋贝珊。

    太困了,她把书塞在枕头底下,拧灭昏黄的台灯。

    房间内陷入一团漆黑,她翻了个身,抱着被子,很快睡去。

    蒋柔自己也没想到,这本书就这么被枕头压了三天。

    等她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这周周五。

    开学第一周的周五,同学们沉浸在暑假的气息中,尤其是再有一节课放学的大课间,犹如一杯加糖的咖啡,空气里都弥漫着慵懒的味道。

    蒋柔从卫生间回班,下午第一节是历史,她打算回座位预习下,还没走到座位,前排的张百合叫住她, “班长班长,有人找你。”

    蒋柔走到门口,看见宋贝珊正在等她。

    “你怎么来了?”

    宋贝珊往她班上看去,焦急说:“那什么,你带那个了吗。”

    “啊?”蒋柔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那个,我们班女生没几个在教室,借了半天也没有,你有吗?”

    蒋柔例假不是这个时候,“我也没带。”她说:“要不我下去给你买吧。”

    楼下小铺就有卖的。

    宋贝珊感激,“可以吗?”

    蒋柔点点头,“这样,你去卫生间等着我,我一会给你送去。”

    操场上打球的男生很多,零零散散几个女生坐在篮球架下聊天,蒋柔在小卖铺排了半天的队,将刚买的卫生巾塞进口袋,一路小跑到卫生间。

    “谢谢!”宋贝珊从门底下接过卫生巾。

    蒋柔等了一会,宋贝珊终于出来,她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有弄裤子上。”

    宋贝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挽住她胳膊往外走,“你急着回班吗?陪我再下去一趟吧。”

    “怎么了?”

    “陪我买盒热奶茶,我今天没带杯子。”

    蒋柔无所谓,“你肚子不疼吗?”

    “不疼啊,我来大姨妈从来都不疼,所以老是忘。”

    两人手拉手往外走,下到一楼,蒋柔才一拍脑袋:“等下,我忘了,你的书!”

    她今天好不容易带到学校,结果这么一打岔,又给忘了。

    “什么书?”

    “就是那本呀,婧婧让我还你的那本。”

    宋贝珊想笑, “《那小子真帅》?”

    “嗯。”

    “哎呀没事,那都多老的书,现在谁还看啊,下次再还行了,走啦走啦。”

    蒋柔想了想:“行吧,但你一定得提醒我。”

    她都忘记太多次了。

    “嗯嗯。”

    小铺人少了一些,宋贝珊要了一盒热的统一奶茶,蒋柔没什么想喝的,最后拿了罐椰汁。

    买完东西,两人从小卖铺出来,顺着楼梯往上,下午阳光明媚,投下一地的金色碎光。

    宋贝珊吮着吸管,问:“你一会什么课?”

    “历史。”

    “真好,我一会是英语,刘老师也教你们班吧?”

    “是啊。”一班二班的都是一个英语老师。

    “我跟你讲,那个刘老师最近作业布置得可多了,跟中考似的,绝对是更年期……”

    宋贝珊话音未落,楼下一声尖叫,吸引了全操场注意。

    “哎,你看!”宋贝珊踮起脚尖,扯扯蒋柔的衣袖,兴奋说:“那边好像打起来了!”

    两人站在外面的楼梯的小平台上,这个楼梯连接着教学楼的二楼。蒋柔往下看,刚刚好就是篮球场。

    中间有两伙人,推推搡搡。

    蒋柔向来是对这些事不感兴趣的,随意地回头瞥了一眼。

    目光却被黏住。

    其中一伙人非常眼熟,正是蒋柔班上的王白杨,身后还有几个班上的男生,都是一脸不知所措。

    蒋柔深吸一口气,视线移到另一边,那伙男生明显要混得多,校服上的“天中”是绿色字迹,应该是高二的。

    “那好像是我们班同学…”蒋柔说。

    “真的假的?”宋贝珊惊了,“高二打高一的?不能够吧?”

    两人听不见下面吵吵嚷嚷什么,没几秒钟,不知怎的,王白杨衣领被那男生拽了起来,后面高一1的男生像被一捆被点燃的焰火,啪得就炸了,两边开始拉拉扯扯。

    蒋柔震惊。

    宋贝珊看得兴致勃勃:“还有十分钟上课,别拉扯了,打呀!”她迎向蒋柔不赞同的视线,才反应过来:“你要不要去告诉老师啊?”

    蒋柔也回过神:“老程去开会了。”

    宋贝珊也想起来:“对哦,每周五大课间老师们都例会,他们还挺会选时间的哈。”

    蒋柔咬了咬下唇,“他们不会真打起来吧。”

    蒋柔其实很不想找老师,总觉得这种事情有打小报告的嫌疑。

    一语成谶,高二男生一拳打向王白杨。

    “终于打了!”

    这火辣辣的青春啊,宋贝珊感叹。

    蒋柔:“……”

    蒋柔很快也看出来,王白杨他们根本不是这群混混男生的对手,她不想打小报告,但更不能看自己同学被人打,对宋贝珊说:“我这就去找我们班主任。”

    宋贝珊看得眼睛都移不开,“我帮你盯着。”

    蒋柔跑进楼梯口,她记得所有班主任都在四楼的会议室开会,上到三楼,忍不住又从楼梯口的窗户往外瞄了一眼。

    战况愈发激烈,对骂声隔着窗户都能听到。

    蒋柔攥紧手里喝了一半的椰汁,转身顺着楼梯快速往上。

    她转身急促,楼上刚好下来一人,还不等蒋柔反应过来,只感觉手上一热,易拉罐砰得掉在地上。

    白色液体淌了一地,顺着楼梯滴滴答答。

    “抱歉同学,抱歉。”

    蒋柔被撞得措手不及,但从小的教养让她立刻小声道歉。

    “嗯,我班小孩被砸了?”

    耳边传来男生懒散沙哑的声音,蒋柔一顿,还没抬眼去看是谁,肩膀被一只手扣住,将她拖拽到墙边,高大的阴影兜头笼罩。

    “行,我这就去。”

    她抬起头,看见陆湛棱角分明的下颌,再往上,一只修长的手握着手机,正光明正大地讲电话。

    “陆湛?”

    陆湛挂断电话,对上她,也有点惊讶:“干吗呢?这么急。”

    蒋柔说:“上楼。”

    “上楼?”

    蒋柔说:“嗯。”

    陆湛看了看楼上,会议室的方向,又顺着窗外看向打架的同学,若有所思。

    肩膀上的手骤然收紧,男生英挺的面孔放大些许,他的眼睛黑而亮,透出几分锐利意味,笑问,“噢——你这是去打小报告?”

    蒋柔喉咙微微发紧,但仍维持镇定:“没有。”

    蒋柔扭动肩膀,想挣脱开男生的手,却发现他力气大得吓人。

    “那你往会议室走干吗?”陆湛偏了偏头,“遛弯?”

    “不是,你先把我放开。”蒋柔轻轻抿唇,实话实说:“不是去打小报告,我…只是楼下在打架,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班同学被打吧。”

    陆湛顿了一下,好像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

    他挑起单边嘴角,噙着一丝笑,分不出是讽刺还是玩笑,最后吐出一句:“哟,那你可真是好班长。”

    钳在她肩膀上的手一松,男生拍拍她的肩,跟个大流氓似的,扭了扭脖子,“不想他们挨揍,找老程有个屁用,找老子就行。”

    “记好了?”

    蒋柔:“……”

    他们同桌近一个周,但是交流几乎为零,而且这种话,蒋柔也不知道答什么。

    “行了,白成天多管闲事。”

    陆湛俯身看她,隐隐有种压迫感。

    想到自己班上挨揍的小孩,他没多留,三步并两步下去。

    蒋柔看着男生身影离开后,拿出纸巾擦净楼梯上的奶渍。

    她抬头望了望楼上,又往窗户那里瞟了一眼,犹豫了一会,还是趴到窗台边,往下看。

    陆湛刚出楼道口。

    他穿着黑色t恤,身型矫健精壮,犹如一匹精光四射的狼,在一堆高矮胖瘦的学生中异常扎眼。

    他一出现,围观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

    两边还在扭打,看见他来,动作也都顿了顿。

    王白杨正被陈曾钳住手臂,动弹不得。

    “砸我们班人?”

    陆湛走到陈曾面前,他来得急,身上有汗,掀起t恤下摆扇风。

    陈曾终于等到正主,把手里的王白杨一松。

    “陆湛,好久不见啊。”

    陈曾打不过以前陆湛所在的高二7,现在狂虐高一1,真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陆湛神色淡淡: “林曾,是吧?”

    “老子叫陈曾!”

    “行,陈曾。”

    陆湛转头看向王白杨,王白杨鼻青脸肿,被两个男生架着,耷拉着脑袋,愧疚又丢人地喊了声:“陆哥。”

    陆湛没什么表情,再次转回陈曾,又点了点头,陈曾没反应过来他到底再点什么,猛的一拳砸上来。

    陈曾是练举重的,下盘很稳,但这一拳还是差点没受住,往后倒退几步。

    陆湛二话没说,揪着他衣领往篮球架上按,又是一拳。

    陆湛天天锻炼,本身身体素质就特别好,脑子也灵活,打架更是出了名的狠。男生眼神狠戾又淡漠,手臂、背部肌肉贲张,颌骨线条锋利,下手无情。

    尖叫声四起,所有同学都看呆。

    蒋柔望着操场的那道身影,一时怔住。

    这个少年…或者说,年轻男人,跟前两天沉迷斗地主、把腿伸到她这边,晃来晃去的那个同位联系不起来。

    这跟刚才的打闹就不是一个段位。

    她抿紧嘴唇,心就像被揪起来,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蒋柔转过身,班主任老程正从楼梯往下下。

    “蒋柔?”

    老程急急忙忙,身后还跟着教导主任和体育老师高天远,几个人拿着笔记本,一看就是刚从会议室出来。前二者脸色难看,后面的高天远则是头痛无奈。

    老程看见蒋柔,语气稍微和缓, “你是来找我的吧?这事我知道了,你刚才是不是都看见了?正好,跟我一块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