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二章
    教室里只有一个空位置,就是蒋柔的旁边,堆积着同学们交上来的周记本。

    高一(1)班一共四十七名同学,男生比女生多三个,有好几桌都是男女同桌。

    那天分完座位后,蒋柔是有一点失望的,她其实很想要一个爱学习、安静的女同桌。

    但是空的也挺好的,可以放些书本和卷子。

    此刻,四十七变成了四十八,双数。

    蒋柔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老程早早就知道陆湛要来,他当时寻思了许久,找个男同桌吧,怕跟陆湛一块上课讲话;女同桌吧,又怕被陆湛欺负,想来想去,决定让他和自己亲自挑选的班长做同桌。

    蒋柔是今年的中考状元,老程军训时就一直观察着她,小姑娘不单单成绩好、体育也好,真真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性子也聪慧、娴静。

    这样的女孩,绝对不会被欺负,也不可能被带坏。

    说不定,还能管着陆湛。

    这个位置就是给陆湛留的,老程指了指,“那里有个空座,班长旁边,去吧。”

    陆湛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稍稍一顿。

    女生正在低头看书,手里握着一只中性笔,有些昏沉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皮肤白皙,眼角下一颗淡棕色的小痣。

    面孔清淡秀丽,还有几分眼熟。

    察觉到男生的目光,蒋柔抬起头,朝他礼貌回视。

    蒋柔也认出了他,想到早上自行车棚的事情,想到那个漂亮女生的眼泪,心里却不太舒服。

    她对混混痞子无感,毕竟个人有个人的路,只是她不喜欢欺负女孩子的混子。

    陆湛自然看得出她的不情愿,心里冷嗤一声,背着包走到她身侧,微微偏头,“让下吧。”

    老程安排的位置是里面,靠窗,蒋柔不得不站起来,把旁边桌上的作文本拿走,收进自己位洞。

    陆湛将书包撂到里头桌上,大摇大摆坐下。

    陆湛有一米八四,人高马大,这位置对他来说实在拥挤,他推了推桌子,前面的同学很快往前;他又挪了挪椅子,后面的同学也赶紧往后退。

    哐当哐当的。

    声音很响,已经开始上课的老程略一停顿,四周同学也看过来。

    蒋柔实在忍不住,瞥了一眼这位大爷,眼里有警告。

    然而,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陆湛,我行我素。

    三分钟后,陆湛总算结束侵略,完成版图扩张。

    蒋柔终于松口气,就在她觉得终于可以安静听课时,旁边的男生换了个坐姿,一只红黑相间的大air球鞋伸到她这边来。

    蒋柔:???

    蒋柔抿紧嘴唇,看向他。

    男生神色疏淡,不是那种普通地翘二郎腿——他半条腿都横过来,左腿脚踝搭在右腿大腿,极占位置。

    还,一晃一晃。

    “喂。”蒋柔忍无可忍,握着中性笔点了下。

    他们挨着窗坐,本来就不如中间同学宽裕,陆湛这个姿势,腿和脚完全伸到她这边。

    “不好意思啊,班长。”

    陆湛挑了下眉,长腿放下来,往前伸展,诚恳地给她演示着,“老子腿太长了,你看,放不下。”

    果然,他一伸腿,就踢到前面同学的椅子。

    前面是一个胖胖的男生,已经很挤了,但还是委委屈屈地往前挪了挪。

    陆湛踢了一下,收回来,又踢一下,“放不开啊。”

    他重新翘起腿,耸了耸肩膀。

    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蒋柔沉默一会,把整个桌子和椅子都往过道移了五公分。

    两个课桌中间露出一道空隙。

    “你干什么?”陆湛偏头看看那道缝隙,嘲弄着问:“三八线?”

    蒋柔瞥他一眼,五指合拢,手比成刀状,顺着缝隙往下比划一下,认真地说:“列国自有疆,懂么?”

    陆湛没听清楚,“什么玩意儿?”

    “列国自有疆,明白吗?就是你离我远点,别侵占我的地方。”

    陆湛噗嗤笑了出来,他第一次听到这么文绉绉的说法,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假正经的女生,乐了半天,“行行行。”

    他腿往里挪了一点点。

    蒋柔深吸几口气,忍下不满,没再搭理他。

    她认真地看向投影仪,听课。

    余光里,那只鞋还是一晃一晃,nike的勾子晃得她眼花。

    她几次转过去,看见男生低着头,大咧咧地翘着腿,嚣张地玩手机。

    黑发遮着高挺鼻梁,桀骜不羁的模样。

    “怎么?”

    男生认真斗地主,懒得抬头。

    蒋柔看向讲台上,老程真是一点也没管他的意思。

    她轻轻叹口气,转回去。

    “…没事。”

    她知道无可奈何,只能忍了又忍,好在除去他“过于长的腿”以外,没什么太多问题。

    算了。

    *

    蒋柔这一上午过得不太顺心。

    从食堂出来,离午休铃还有一段时间。

    同学们喜欢在操场上走走,去小卖铺买点零嘴什么的,聊聊天,吃吃东西。

    午后的太阳温暖一些,不像清晨那般阴郁,校园里栽有高大的法国梧桐,还有几棵樱花树,浅淡的日光从繁茂的枝叶中遗漏下来,斑斑驳驳投在地上。

    蒋柔初中考上来的人不多,有一个男生倒跟她分在一班,叫战一白,但他们并不相熟,军训时也只说过几句话。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分到了二班,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蒋柔!”此刻,宋贝珊刚从卫生间出来,脸色不太好,“我们走吧。”

    “…怎么了?”蒋柔狐疑地往后面看。

    “没什么,走吧。”

    她们拉着手往前走远了,宋贝珊才说:“有好几个女生在里面抽烟,真讨厌。而且她们妆都好浓,吓死人了。”

    “啊?”

    这个卫生间是建在操场上的,单独一栋,俗称大茅房,蒋柔很少去,听她这么说,回头看了看。

    门口台阶上站着几个女生,穿着改得瘦瘦的校服裤,露着细白脚踝,散着头发,很妖娆。

    是那种有点社会,又有点学生气的漂亮。

    蒋柔刚要转回头,撞到一道淡淡的视线。

    陆湛从男厕出来,嘴里斜叼着一根烟,一只手拿着打火机,懒懒地拨弄着,但没点。

    他脱下校服,t恤袖口挽在肩上,小麦色的肌肤,看上去比穿校服要壮一点。

    大大的一只,很惹眼。

    可能陆湛比他们大的原因吧,蒋柔总觉得他比班上的其他男生成熟一些。

    他后面还跟着几个男生,身型都很高大,看上去不怎么好惹。

    几个漂亮女生围了过去,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蒋柔当作没看见,跟着宋贝珊走进教学楼。

    厕所门口。

    陆湛连敷衍她们都懒得,摘下嘴里始终未点燃的烟,微微眯起眼睛。

    “陆哥看谁呢。”于子皓问。

    于子皓是高二七班的,也就是陆湛以前班上,还有两个是高二别的班的。

    最后跟着两个男生,周正和王白扬,是新高一1班的,有点兴奋地跟着陆湛,早就听高年级男生说过,只是没想到能跟这位大哥分到一个班。

    “我们班长。”

    “班长?小眼镜?”于子皓以为他说的是以前班长,看了一圈操场也没找到。

    陆湛没解释,收回目光。

    他刚打完球,黑发湿湿的,浑身都是汗,见操场上人越来越少,预备铃要打响,他把烟头一丢,走进卫生间,用凉水抹了把脸。

    发梢淌着水滴。

    他弓着腰,身上也没纸巾,直接卷起t恤下摆擦了擦。

    劲瘦的腰身,腹肌精壮,肩背宽阔。

    已经隐隐有了成年男性的样子。

    于子皓走进来,拍他肩膀,“你伤怎么样了?”

    陆湛手摸了下背,将衣服放下,“差不多了,你们什么时候训练?”

    于子皓嗯了一声,“刚开学…估计这周五就第一次训练了。”

    “没问题。”

    于子皓松口气,冲外面嚎道:“夏安蕊,听见没,帮你问了,陆哥身体行了!”

    外面传来女生“傻逼!”两字。

    紧接着,夏安蕊又补充一句,声音娇娇的:“陆哥,我不是说你,我说耗子!傻逼!”

    “滚你妈。”于子皓笑骂。

    陆湛倚着墙,笑容漫不经心。

    于子皓洗了把脸,也想起一事,又说:“陆哥,李曾你记得吗?”

    陆湛:“谁?”

    “高二八的那个大块头,现在高二的……老大。”

    陆湛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

    “你鱼吗,记忆只有七秒?休个学啥都不记得了,说认真的,李曾可能会挑你事。”

    陆湛轻嗤一声,全然不感兴趣,“挑呗。”

    ……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

    也是他们高中生涯的第一节课,上内堂。

    这一年,s省刚刚公布他们取消体育高考的决定,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再有八百米、跳远、仰卧起坐之类的成绩算在高考分中。

    既然无关升学,那么,体育课已经可有可无了。

    体育老师们除去带好天中的体育特长生、保证他们拿奖升学以外,对这些普通的课也很无所谓。

    也就高一的同学上上了。

    高天远老师却没受影响,他拿着两本书,一本《体育素质健康》,一本蓝皮的厚书,兴致高昂地走进高一1班教室。

    他不到四十岁,长相周正,理着板寸,身材保持得也还不错。

    蒋柔将同步练习册塞回位洞,打量着讲台前的老师。

    可能都是练体育的缘故吧,她觉得他的气质和蒋海国很像。

    只是蒋海国是小学体育老师,高天远可能是教高中的缘故,显得更有文化、精干一些。

    蒋柔这么想着,有些走神,也没注意到老师喊“上课”。

    直到耳边传来咚咚两声,好像有人在敲她的桌子,蒋柔视线跟过去,看见陆湛屈着手指,骨节一下下弹着,神色不耐。

    “上课!”高天远又重复一遍。

    “…起、起立。”蒋柔猛的回神,赶紧说。

    “老师好——”

    同学们都站了起来,开学第一天,大家都还算礼貌,声音也很有精神。

    唯有旁边的男生,嘴唇都没动,双手插兜稍稍抬了抬屁股,便坐下,大喇喇地翘起腿。

    一只大球鞋仍伸到她这边来。

    蒋柔看了看他,没说什么。

    “寻思啥呢。”陆湛吊着眉梢,在立体环绕的“老师好”中,淡笑着问。

    “谢谢。”她轻声道谢。

    她真的还没适应做班长,无论是管纪律,组织班会,还是喊“起立”这些,都很不习惯。

    陆湛不置可否。

    体育课他明显比上午还放松,倚着靠背,从位洞里翻出一罐益达,晃了晃,倒出两粒。

    他晃的声音有点大了,加上那只大air也跟着晃,蒋柔没忍住,又睨他一眼。

    陆湛嘴巴里嚼着口香糖,误会了这个目光,倒出两粒益达在掌心,从桌子底下伸过去,语调懒洋洋地: “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