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谁的责任?
    话虽这么说,他眼底的阴鸷森寒,表明了他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

    平白无故的被人打了脸子,还得陪着笑脸,这还是他祖忠强这么多年,头一次这般窝囊!

    过惯了被人捧着的日子,这转而要陪着笑脸捧别人,哪怕他再有一张老脸,如今也吃不消。

    “你既然知道是贵人,那你儿子祖知煊,死的也不冤,他三番五次冒犯我们,真当有祖中将你这把尚方宝剑,我就不敢动他?真是笑话!”

    华紫菀已经没有再和祖忠强打交道的耐心,这个老狐狸,老谋深算,表面上一套,背后一套,现在是露着笑脸,暗地里怕是要将她给恨死了。

    而且,现在他心底指不定打着什么小算盘呢!

    也正如华紫菀所想的那般,祖忠强心底已经将她给记恨上了,死了一个祖知煊,他虽然有点心痛,但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死了一个祖知煊,他还能再培养出几个、十几个祖知煊。

    只是,被一个女孩当面打了脸,就不是死了一个祖知煊那么简单了!

    如果真想杀了祖知煊,为何不在他来之前杀了?

    非要在他面前杀了祖知煊,这岂不是冲着他来的!

    “我自认不是什么尚方宝剑,但这里是军事法院,你在这里杀人,是不是……”

    祖忠强并不想和她讨论祖知煊不长眼的事情,祖知煊没认清人,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但是,她杀人这事,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够了!祖知煊是挑事人,公子只是正当防卫!祖中将,这事如果要追究,是不是应该先追究你祖家的责任?!”

    慕橙雪也实在是没有虚与委蛇的心思,祖中将就是个老狐狸,除了公子以外,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现在,祖知煊已死,该出的气也出完了,剩下的交给家里人就行,他们没必要掺和进去。

    祖忠强被噎的怔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几人淡淡道,“罢了!这事确实是因为我祖家家教不严,养出了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现在他人已死,我带他向你们说声抱歉,这事是不是能完了。”

    越拖下去,对他也是十分不利的,他犯不着为一个死人,将自己趟入浑水之中。

    更何况,他还有祖家,万一把祖家搭进去了,得不偿失!

    “祖知煊已死,我不再追究他的责任,祖中将,您请吧!”华紫菀冷着脸,完全不给祖忠强丝毫的面子。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她打交道的人,不是一身贵气,就是大气优雅的人,倒是第一次见如此无赖之人。

    说话做事,都在耍心眼,让她着实看着心烦。

    “祖中将,我们公子让您请!”华翎走在华紫菀前面,代替她向祖忠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与此同时,其他保镖纷纷开了一条直通大门的路。

    祖忠强脸色难看,浑浊的眸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华紫菀,口中淡淡的嗯哼了一声,直接甩袖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