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哪怕现在杀了你!
    靳柏羽听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简直是无语至极。

    这谷恒的脑回路,是不是有问题!

    他和谷恒关系本就不好,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小瑜身份不简单的义务!

    而且,在军事法院门外的时候,他就已经给了暗示,是谷恒他自己没有听出来,现在反倒咬了他一口。

    这……还真是搞笑!

    不可理喻!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靳柏羽实在是不想再搭理他。

    这谷恒以为自己是皇帝呢?!

    所有人都得供着他?

    所有人都得让着他?

    也不知道,这样自以为是的性格,是怎么当上律师的!

    在靳柏羽和谷恒僵持的时候,法官、陪审团一行人,也陷入了震撼惊骇之中,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持枪行凶的女人,来头竟然会那么大!

    看着这样的排场,每个人手上都握着一把枪,气场不凡,煞气十足。

    这这这……根本就惹不起啊!

    华紫菀将在场所有人的眼神、情绪,全部收入了眼底,深邃幽暗的眸子淡淡地瞄了一眼祖知煊等人,倏然出声道,“把他们给我围起来!”

    “是!公子!”得到命令的保镖们,视线顺着公子的看向的方向走去,一圈两圈,将祖知煊、谷恒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在围住的过程中,留了一条通道,正好可以让一个人通过的通道。

    华紫菀大步流星地从通道走到了距离祖知煊不远处,华翎紧跟在身后。

    “你想干什么?!”那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祖知煊,让他有点心悸,身子猛烈地颤抖,望着华紫菀的视线充满了警惕。

    华紫菀冷笑了一声,挑眉道,“我想干什么?你之前想对我做什么,我就想对你做什么!”

    祖知煊一怔,咬牙切齿狠声道,“要杀便杀,要剐便剐!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杀你?还怕脏了公子的手!”华翎眼睛一眯,冷笑了一声。

    他实在是无法容忍这祖知煊的所作所为,若不是公子没发话,他还真想直接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

    华紫菀拧眉,给了华翎一个眼神,华翎立刻住了嘴。

    她面色寡淡,眼神中泛着冷意,“要杀要剐随便?呵!你莫不是以为,在这军事法院内,我不会向你动手?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说出这样的话?”

    她怎会不知道祖知煊心中所想,这里是军事法院,若是动手,普通人难以逃脱干系,就连军政界,或许都难逃干系。

    只可惜,她是华紫菀!

    祖知煊心中所想被华紫菀戳破,眼底划过一丝慌乱,随即就恢复了平静,“华紫菀,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成王败寇!要杀要剐随便,别再说那么多废话!”

    “呵!”华紫菀觉得实在是无药可救,他真以为她什么都不懂?

    “祖知煊,你是觉得我如果在这杀了你,会被牵连?所以不敢对你动手?”华紫菀漠然的看着祖知煊,右手掌心的银色手枪猛然一动,停在她的掌心。

    “那你信不信!哪怕我现在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人敢对我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