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还是我太过仁慈了!
    此时,军事法庭上,除了祖知煊的惨叫声以外,一切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没有人反驳一句话,就连呼吸声都是缓慢而轻微的,生怕不小心就惹得华紫菀发火。

    要知道,她开枪可是不分你是谁的,也不分是什么地方的。

    哪怕这里是军事法庭,在老百姓眼里,是神圣又肮脏的地方,也同样如此。

    刚才,她不就毫不在意地开了很多枪吗?

    显然是没有把军事法庭放在眼里。

    毕竟这相比较于这场官司,更重要的莫过于性命了。

    若是性命都没有了,那还要这些身外之物,有什么用?

    死又不能带走。

    “呵!果然,还是我太过仁慈了,若是放在以前,我怎么可能会允许你这样的人,在我面前蹦哒这么长时间!”

    华紫菀看着脸色苍白、眼底含着深深的恨意,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祖知煊,唇角勾勒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嗤笑了一声。

    她就纳闷了,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依仗,又毫不起眼的人,是怎么让她没有起杀心的。

    难道国防军校还有能够平息杀心的功能?

    忽然发觉自己想歪了的华紫菀,不由得摇头,哑然失笑。

    祖知煊又岂会不知道这句话是说谁的,他狠狠地握紧了拳头,紧绷着的脸,十分苍白,还有些狰狞可怖。

    他简直快要将牙根都咬碎了,但还是抑制不住心底强烈的恨意。

    华紫菀!

    华紫菀!

    华紫菀!

    啊!

    他在心底狠狠地默念她的名字,每念一次,他心底的恨意增添一分,念了三次以后,他都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至于站在祖知煊不远处的律师谷恒,则是满脸震撼,根本就不敢相信,在一向严谨肃穆的军事法庭上,会发生这样的事。

    “谷律师,你还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吗?”靳柏羽皱眉,看着谷恒那副表情,倏然感到十分好笑,当然也有种很解气的感觉。

    当时在军事法院外,他就已经提醒了谷恒,只可惜他太执迷不悟,竟然还敢惹上小瑜,真是找死。

    哪怕是惹上除了小瑜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还有可能翻身,但是惹上小瑜,怕是今日以后,谷恒就不会出现在上京了。

    谷恒身体一怔,猛然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靳柏羽,他眉梢微挑,望向自己的神情除了挑衅以外,还有着嘲讽。

    仿佛在嘲笑他这个律师没有一丝作用,也发挥不了丝毫的作用。

    不知怎么的,他的怒火烧上心头,什么理智都被他抛到了脑后,原本打好的腹稿,竟然在这种时候,被他直接说了出来。

    “当然有!被告席上的人,都有弄虚作假的嫌疑,一来有证人作证,二来有证据表明。至于被告所说的证据真假,既然是国防军校教官所拿来的,那就不会是假的。另外抛开证据不说,这教官是参与整体考核的当事人,他的证词也说明了一切。靳律师,对此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