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我不管之前有什么猫腻
    这简直是在找死!

    难道她不知道,一个大校所代表的含义吗?

    不过,就算是她找死,他也不能完全不管,这人他、妈是他带来的!

    想到这个,他的心底一阵惊惧,扭头望向杜光建的眼神中充满了凛冽和恨意。

    若不是他给自己打电话,自己怎么会招惹上这样一尊大佛!

    回过头,他快步走到慕翰义的身旁,谄媚一笑,道,“慕、慕部长,这……她不太懂事,不知傅大校的身份……”

    说着,他打着哈哈笑了两声,哪怕心底已经恨死了杜光建,但是面上没显露出分毫。

    慕翰义拧眉,瞅了他一眼,声音冷厉,饱含着肃杀,显然心情不悦,“你又是谁?”

    田阳海心底一颤,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一道清冷孤傲的声音就插了进来,“他就是刚才说要调教我们的人,好像还挺厉害的,是这个局的副局长。”

    华紫菀抿唇,唇角勾勒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威胁了她的人,她总得要讨讨利息。

    田阳海脸色一僵,因为他看见了慕部长的脸色尤为的难看,甚至演变的越来越黑。

    他心慌意乱,张了张嘴刚想解释什么,就只听见慕翰义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就是你?要调教他们?”

    田阳海有点惊惧,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

    “真是放肆!田阳海是吗?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一个分局的副局长,扬言要调教一名大校。这事若是传出去,整个东城区公安局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慕翰义怒火冲天,对着田阳海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

    一想到,这么不靠谱的人,竟然还是个副局长,他的脑仁都隐隐有些作痛。

    慕翰义身居高位多年,身上的威严气场早已自成一体,但凡他发火,别说其他人,就连刘锐都害怕,更何况是田阳海这么个只是在警局混日子的人。

    此时,田阳海已经吓呆,身子猛然的抽搐了一下,吓的一个哆嗦,他的嘴唇都有些颤抖,“慕、慕部长,我不敢了,再也、也不敢了……”

    他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就是希望慕部长放他一马。

    这整个警界,有谁不知道慕部长是个说一不二,拥有铁血手段的人。

    但凡被他查出点什么东西,甭管你是谁,就算你背后有天王老子撑腰,他都不买账。

    而他田阳海本就是靠着后门进的局子,还当上了副局长。

    至于他的后台,也是慕部长的属下,这若是被查了出来,他还会拉那个后台下水。

    到时候……

    “嘶——”

    田阳海想到这种情况,眼底浮现出强烈的恐惧,心底猛地倒抽一口气。

    若是真因为自己,将那个人拖下水,那个人怕是会恨死自己。

    慕翰义冷着脸,丝毫不为所动,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刘锐,凛冽道,“你手底下的人,你自己清楚,我不管之前有什么猫腻。现在给我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偷偷摸摸放进我慕翰义的局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