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话?
    所以,他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至于卡普什金公爵,同样也是咎由自取。

    都说养不教父之过,这弗里曼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卡普什金公爵也得付一半的责任。

    他没教育好儿子,导致了现在的下场,所以他也难逃干系。

    卡普什金公爵此时正沉浸在悲痛欲绝中,倏地听见华紫菀的话,身体微怔,转身望着她,声音颤抖着,“卢克,卢克他……”

    话音未完,就见华紫菀冷酷地瞥了他一眼,不讲丝毫情谊,凛冽道,“卡普什金公爵,弗里曼和卢克,一个是算计外公的华家的幕后黑手,一个是执行算计的刽子手。这两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将“艾伯特爷爷”这个称呼,改成了“卡普什金公爵”。

    显然,她从私人情感转化到了公式化,是不愿意再讲那些所谓的情谊,而是将两个家族之间的矛盾,放在了第一位。

    卡普什金公爵听着这陌生的称呼,脸色十分苍白着,但是为了他的儿子,他还是得讲上一讲,“紫菀丫头,算是我求你了,能不能放过卢克,他是无……”

    “无意?还是无辜?”华紫菀没等他说完,就接下了他的话冷笑着,她冰冷的望着他,“卡普什金公爵,你这是在用什么身份在与我说话?”

    “是以外公的老友、我的长辈?还是以卡普什金家族的家主、公爵的身份?”

    “无论你用哪个身份,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你卡普什金家族的人动了我外公,耍了我华家,我没将你的家族灭了,就已经是我看在你是我外公老友份上的仁慈了!”

    “倘若你和我外公没有任何干系,我定是要让你整个家族付出代价,身败名裂,收回实权,在俄国再也无法立足!”

    “所以,你是认为用我外公老友的身份能逃过一劫?还是认为我华家是只是一个纸老虎?在你的三言两语之下,就能够放过你的家族?”

    “别做梦了!我华家的权威无人能够触犯,一旦触犯,必须付出代价!而我的权威被触及,就是必死无疑!”

    “云国有这样一句话,不知公爵有没有听说过:龙有逆鳞,狼有暗刺,窥之则怒,触之者死!”

    “而你两个儿子所做的事,已经触及到我华家的逆鳞和暗刺,更是触及到我的逆鳞和暗刺。无论你今日说的再多,他们两个人,我也绝不放过一个!”

    “至于卢克他,是无意,还是无辜。我想,他不是无意的,而是有意的!而无辜,更谈不上!”

    “据我所知,他很聪明,有心机有手段。所以,倘若他不是有此意,也不会被弗里曼算计成了棋子!”

    华紫菀斜睨着卡普什金公爵,再也不会给丝毫的颜面,想到还在昏迷的外公,她眯了眯眼。

    如今,她需要尽快将外公送回东南亚,并且将这件事给解决掉,而不是在这里耽搁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