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辩驳
    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华紫菀深邃的眼眸里,迸发出**裸的浓浓杀意,戾气顿生,直逼骨髓。

    弗里曼满面骇然,瞪大了眼睛,背后冷汗直冒,脑海彻底变成了空白。

    她……她竟然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明明他已经将罪嫁祸给了卢克,怎么还会查到他!

    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假的!

    这一定是假的!

    是她用来套自己的话才说的!

    在弗里曼处于惊恐骇然中时,卡普什金公爵走到了华紫菀的面前,皱了皱眉,道,“这件事与弗里曼也有关系?”

    华紫菀冷笑了一声,毫不给面子,声音冷酷森寒,“艾伯特爷爷,您问问不就知道了么?”

    闻言,弗里曼立刻重新整理了情绪,闭上眼睛默念了两句,再睁开眼时,又像之前一样,沉稳无害,看不出丝毫破绽。

    而卡普什金公爵狠狠地拧眉,暗暗地瞥了一眼弗里曼,却没看出什么,他捋了捋胡须,“紫菀丫头,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大儿一向没什么胆子,又怎敢做这种事。”

    “对啊,对啊,华小姐,你一定弄错了什么。我从来就不认识麦考利伯爵,和六弟从来都没走近过,这事以我的性子,根本就不敢做啊!”

    弗里曼紧跟着父亲的后面,为自己辩驳。

    他语气太急,也没想自己说了什么,就是语无伦次地说着这事与他无关。

    “哦?是吗?”华紫菀摆弄着手指,斜睨了他一眼,轻哼道。

    弗里曼如小鸡啄米一般,连忙点头,“是!是啊!”

    “哦?只是,我并未说出这事与卢克有关,你怎么会说‘我和六弟从来都没有走近过’这句话呢?莫非你是同谋?不然……”

    华紫菀嘴角噙着一抹邪肆,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虽然最后一句话没说完,但是却已经不言而喻。

    弗里曼脑子顿时“轰”的一声炸了,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出了破绽!

    为了补救,他开始结结巴巴地解释道,“这是我猜的!猜的!对,就是猜的!”

    “当真是猜的?那请问你是怎么猜的?”华紫菀嗤笑了一声,睨着弗里曼。

    弗里曼顺着她的话,解释道,“没错!就是我猜的。刚才你提起麦考利伯爵,我和麦考利家族的人从来不曾认识。反倒是六弟,他与麦考利家族的人走的挺近,所以我才怀疑是他!”

    他已经将此事嫁祸给了卢克,并且消灭了所有的证据,眼前这个女孩又怎么可能查的出来。

    所以,这个女孩恐怕是在诈他,想让他自己露出马脚而已。

    因此,只要他按兵不动,不再露出马脚破绽,那么她抓不到证据,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有了这个想法,弗里曼的语气从心虚变成了犀利而坚定,再不复之前的战战兢兢和恐惧。

    这副表情和神色,简直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华紫菀眯着眼,心底已经给弗里曼判了死刑。

    只是,她在外人的面前,神色迷蒙,雾里看花,让人捉摸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