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兴师问罪
    “哦?是吗?”华紫菀嗤笑了一声,再也不给丝毫的面子,质疑道。

    弗里曼看着她的表情,明显地对自己有敌意,心底顿时一个咯噔,面上不动声色道,“是啊!我暂时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不想与她多做纠缠,这个女孩明显对他起了疑心。

    他越是多说话,越容易暴露,甚至露出什么马脚,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语罢,弗里曼转身就走,与华紫菀擦身而过,想要出门。

    结果,他刚走到她旁边,就听到她猛地低喝一声,“慢着!我知道弗里曼少爷想去哪里。只可惜,那里已经被我的人完全控制了,你去了也是白去!”

    弗里曼身体一震,往后退了两步,和华紫菀面对面,面无表情道,“我不知道华小姐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出门有些急事需处理。”

    “真的吗?弗里曼少爷真的不是为了去麦考利伯爵府而出门?”

    华紫菀危险地冷笑着,当真是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不见棺材不下泪。

    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是不是外公老友的儿子。

    但是只要动了她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

    弗里曼脑袋“轰”地一下子炸了,一片空白,心底剩下的只是惊恐和不敢置信。

    不!

    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查到他的身上!

    明明他已经将所有的疑点和问题都暗中嫁祸给了卢克!

    所以,她绝不可能查到自己的身上,看来这是她的猜测罢了。

    猜测……

    大约半分钟之后,弗里曼才缓过了神。

    在对上华紫菀探究冷嘲的目光,他兀自地道,“我不懂得华小姐您的意思,我与麦考利伯爵府的人向来没有接触,反倒是六弟卢克,他和麦考利伯爵府的人走的还挺近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华紫菀的眼神,希望从她的眸子里看到恍然、原来如此等等的神色。

    只可惜,他失算了。

    说了这么多,那女孩依旧是用一双冷嘲探究的目光盯着他,仿佛已经认定是他了。

    于是,他慌忙地转移了话题,“不知华小姐今日到府上,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华紫菀冷笑着呢喃了一句,阴冷冽寒的双眸,像盯着死人一样盯着弗里曼,嘴上轻轻道,“当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

    卡普什金公爵在主位上看着他们争执,也听见了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当他听到兴师问罪时,愣了一下,站起身重复道。

    华紫菀见卡普什金公爵起身走到她面前,脸上的情绪缓了缓,但是语气却十分犀利冷冽。

    “你卡普什金公爵府的人,动了我的外公,我华家的家主,而且还将我华家耍的团团转。这笔账我不能不算!而且,若非我察觉到了端倪,或许我外公此时就已经命丧黄泉!”

    “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人敢动我华家,更没人胆敢算计我!你卡普什金家族也真是好大的胆子!而你!弗里曼!又是什么东西!也配算计华家、算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