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弗里曼与卢克
    华紫菀一边接过华翎递过来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听着华翎的叙述。

    结果,她听到弗里曼与卢克娶普通贵族长女的事情有关,眉宇轻轻挑起,瞥了华翎一眼。

    “你是说,卢克娶黛西为妻子,这是弗里曼的算计?这消息确切吗?有证据吗?”

    原本她以为,给卢克下套的人,是卡普什金公爵的九儿子曼纽尔·艾伯特·卡普什金。

    毕竟弗里曼身为卡普什金公爵的长子,是最有可能继承卡普什金公爵的位置的。

    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节外生枝,给卢克下套。

    可谁知,这给卢克下套的人,竟然是弗里曼,这让她推翻了之前所有的猜测。

    华翎沉沉地点头,声音严肃而冷静,“没错,都调查清楚了,就是弗里曼。这个弗里曼与卢克本来就不是同母所生,弗里曼是卡普什金公爵的第一任妻子所生,而卢克是公爵的第二任妻子所生。所以他们彼此之间,一直都有不能化解的矛盾。”

    “因为弗里曼在卢克出生之前,顺风顺水,又是卡普什金公爵的长子,所以颇得卡普什金公爵的宠爱。而这份宠爱,一直持续到卢克的出生。”

    “卢克出生时,身体就不是很好,所以卡普什金公爵的心就开始扑向这个刚出生的小儿子。而被六弟夺走了父爱的弗里曼,自然是心生不满。”

    “但是,因为对方还是一个婴儿,当时他年龄也不大,所以虽然讨厌,但是也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动作。”

    “直到卢克九岁时,卢克九岁时,表现出了超高的商业才华,而相较于卢克,弗里曼就显得很平庸。因此,卡普什金公爵的心彻底偏向了卢克,他逢人就夸赞卢克,反倒是很少再提及弗里曼的名字。”

    “这使得,一直顺风顺水的弗里曼,心生嫉妒,开始不停地给卢克找绊子。但是,纸终究保不住火,有些事迟早会被爆出来。”

    “某天,卡普什金公爵提早回了家,只是回到家中,就看到弗里曼欺负卢克。所以,他狠狠地训斥了弗里曼一顿。”

    “从那时起,弗里曼对卢克就不再是嫉妒,而是强烈的恨意。在卢克开始要成家的时候,看上了公爵的长女,这事被弗里曼所知晓。所以,他在他们订婚的前一天晚上,将卢克灌醉,又把黛西这样不高不低贵族的长女,送到了卢克的床上。”

    “第二日,这件事就被弗里曼提前安置在酒店门口的记者们曝光,卢克百口莫辩。这事被卡普什金公爵知晓之后,对卢克大失所望,从此在外人面前很少再提及卢克这个儿子。”

    “卢克因此失了宠,不仅得罪了那个之前将要订婚的女孩的公爵父亲,在莫斯科名声大臭,而且还不得不娶了那个不上不下的贵族的长女。”

    “之后,卢克就开始调查这件事,很快就查出了蛛丝马迹,知晓了这件事是他‘亲爱’的大哥所为,从此也对弗里曼心生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