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盛情难却
    虽然不喜欢卡普什金家族内部的人,但是单单对卡普什金公爵这个人,她还是十分尊敬的。

    不仅按辈分是她的长辈,而且还是外公的好友。

    怎么说,她都必须给足了面子。

    “对,晚辈就是华紫菀。艾伯特爷爷,这么多年不见,如今再见,您老依旧老当益壮,不减当年威风啊!”华紫菀脸上噙着一抹笑意,身长玉立,淡雅如公子。

    明明是恭维的话,但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没有恭维的意思,倒像是再说一个事实。

    艾伯特是卡普什金公爵的名字,全名叫艾伯特·兰尼·卡普什金。

    俄国的名字很长,但也是一个特点,比如卡普什金的全名艾伯特·兰尼·卡普什金。

    其中艾伯特是卡普什金公爵的名字,兰尼则是卡普什金公爵父亲的名字,也就是上一任公爵的名字,最后的卡普什金才是姓氏。

    只是,普通人称呼公爵都是带着姓氏称呼,鲜少有人称呼公爵的名字,一般只有较为亲近的老友的子孙,才会称呼公爵的名字——艾伯特。

    而一听到这个称呼,卡普什金公爵身子稍顿,望向华紫菀的目光多了一丝慈爱和温和,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见过这个少女。

    他记得,那个时候,少女才仅仅只有七岁,是老华所带来的孩子。

    只是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她那浑身淡雅的气质,就如同清雅灼秀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亭亭玉立,清贵傲骨。

    而如今,这个清雅的少女,已经初长成,无论是气质、能力,还是眉宇间的坚韧,都比七岁时要成熟的多。

    精致的脸蛋少了稚嫩,多了沧桑,举手投足间,要比七岁时多了刻入骨髓的自信和优雅,高贵强大的气场浑然天成,让人不敢小觑。

    如果说七岁时的华紫菀,是一株清雅的荷花,那么现在的华紫菀,就如同巍峨峻拔的高山,厚重强大,霸气十足,让人遥不可及。

    听着华紫菀有着恭维的意思,却没有恭维感觉的话,卡普什金公爵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的华紫菀,再看看现在的华紫菀。

    他混沌的眸子噙着一抹欣赏,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原来是紫菀丫头啊,若不是长相和小时候一样,只是显成熟了些,我还真没看出来是你这丫头。这么多年过去,紫菀丫头真是越长越漂亮了。不像我们,都老喽。”

    华紫菀抿唇轻笑,“艾伯特爷爷,您说笑了。爷爷您明显还很年轻啊!”

    卡普什金公爵笑意满满,“紫菀丫头,还没吃饭吧!来来来,坐下吃饭,其他的事吃完再说。”

    盛情难却,华紫菀也不好拂了卡普什金公爵的面子,因此就优雅地坐了下来,与卡普什金家族的人一起用膳。

    虽然卡普什金家族的其他人看不起黄种人,但是由于卡普什金公爵坐镇,所以明面上却没有表示出来。

    只是在用膳的时候,明里暗里使了不少小绊子刁难,却最终都被华紫菀轻松的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