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最后一个位子我坐了
    傅绍爵看到华妃的动作,脸色僵了僵,深沉的眉宇微微拧了拧,但是对方只是一只猫,他自然也不会计较,所以也就没说些什么。

    华紫菀看到席御心虚的笑容,立刻就明白了症结所在,但是席御是她宠爱的弟弟,相比较于小御,傅绍爵毕竟是外人。

    因此她什么话都没说,先看了席御一眼,然后又威胁性的瞥了一眼肩膀上的华妃。

    华妃感受到主人目光中的寒意,小身子哆嗦地抖了一下,然后也不再傲娇,反倒是乖巧卖萌的歪着小脑袋,对着华紫菀轻轻叫了一声,饱含委屈。

    “喵呜——”

    华紫菀见小家伙这样,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是她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说明了她此时的好心情。

    抬眸,看到丁申,她才倏地想起正事,对着丁申挑眉淡淡道,“一周后,我会带着他们来应战的!”

    丁申见华紫菀这么说,从见到华妃的愣神中缓了过来,望着华紫菀笑的温和有礼,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温和有礼的表面下,有多么浓烈的恨意和杀意。

    “好!那么一周后,丁某在此恭候您的大驾!”

    想到自己的算盘算是水到渠成,丁申在愉悦的情况下,还对着华紫菀用上了敬语,可见他的心情是有多好。

    算计?

    阴谋?

    也不知到底是谁玩了谁!

    华紫菀眯着眼淡淡地瞥了丁申一眼,深邃幽暗的眸子闪烁着别人看不懂的亮光。

    之后,丁申命人将众人送出鑫娱乐会所,而躺在地上的荷官的尸体,丁申却是一眼都没看,命人给丢到了港都的某个角落。

    强者的世界就是这样,你不强,没了用处,自然会被丢弃,而荷官如今的下场,却只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与虎谋皮,最终害的还是自己。

    而华紫菀一行人,在出了铭鑫的大门之后,两辆车停在那里,一辆是左夏带着众人开来的,另一辆车则是傅绍爵亲自开过来的。

    在几人还没上车之前,左夏瞥了一眼铭鑫的大门,眉宇凝重,倏地小声地说道,“今日你们都别回酒店了,在我家住。”

    虽然与丁申未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她太了解丁申。

    今日倘若他们回到酒店,估计很快丁申就会得到消息,然后对他们的身份进行调查,这样的局面太过危险。

    所以,为今之计,就是带他们,回左家!

    左夏想到的事情,众人自然也能想到,他们虽然不了解丁申,但是他们却懂得这里面的猫腻。

    等下开车,后面定然会有眼线,港都是左家和丁家的地盘,想知道他们住在哪里,简直是了若指掌。

    好在昨日的宴会并没有暴露他们的住址,而要是左家出面掩护,丁家自然不会发现什么,所以住在左家,是现今最好的办法。

    众人将思绪一转,也瞬间明白了左夏的用心,因此都齐齐地点了点头。

    之后,左夏上了驾驶座,其他人纷纷落座。

    而还剩下最后两个位子时,席御先将席景推了上去,然后自己又窜了上去,眸子里划过狡黠,对着华紫菀笑道,“哥哥,最后一个位子我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