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好漂亮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华紫菀的眉宇微微挑了挑,嘴角扬起一抹邪肆,漆黑深不见底的眸子望着荷官,只是似笑非笑,不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

    但是,从她身上逐渐变的犀利凛冽的气场就能说明,她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而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一旦她这副模样,就一定是惹怒了,她的怒火,要想平息可没那么简单。

    因此,这也就注定了荷官悲惨的结局。

    只是,此时的荷官还不自知,额角滴着鲜血,恐怖至极的猩红双眼,就这么直直地望着华紫菀,他不说一句话,眸子里的情绪就代表了一切。

    慕橙雪见荷官这么看着公子,心中怒火袭来,抬脚就要给荷官一下,但是却没华紫菀挥手阻止了。

    “别急!雪雪,你看,这双眼睛多么漂亮啊!”华紫菀抬眸望着慕橙雪浅笑,右手抚上了荷官的眼睛。

    不知怎的,荷官听到这句话,后背直冒凉风,一股冰凉的气息从头凉到脚,脑袋瞬时往后一躲,躲开了华紫菀的右手。

    慕橙雪听见公子这番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公子是什么意思。

    左夏几人也同样如此,一时间没明白公子这话的意思,但是公子说的下面一句话,就让几人瞬间对公子竖起了大拇指。

    只见华紫菀捏了捏荷官的脸蛋,冷笑道,“这双眼睛那么漂亮,放在你脸上可惜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它挖出来呢?”

    慕橙雪几人眨了眨眼,相互看了一眼,倒是对公子霸气的话,眼睛直冒小红心。

    荷官满面骇然,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身上随着她话音的落下,冷汗直冒,他扭动着身体,不停地往后躲,似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华紫菀冷眼看着,像是看着一个跳梁小丑最卑微的躲避戏码,手上动作不停,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漂亮的刀。

    那把刀是一把瑞士折叠军刀,合起来的刀,整体不大,大约只有两寸多,但是做工极其精致,复古的刀柄上刻着美丽的花纹。

    而在花纹的最下面雕刻着一个很小的繁体字——御。

    这个繁体字并不漂亮,甚至有些笔画还有点弯弯曲曲,但是刻的很有力度,看着也知道雕刻这个字的人很用心。

    除此之外,这把折叠瑞士军刀,看似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通体被磨的蹭亮,却没有丝毫的污渍,很显然是被主人所珍藏的、爱护的。

    华紫菀将其展开,刀刃极其的锋利,冷光闪烁,让人心里一悚,这锋利的程度,甚至达到了吹毛断发地步。

    当然,也可见制作这把刀的主人,有多么的认真,基本上追求完美。

    荷官眼睁睁地看着华紫菀拿出刀,打开刀,那刀刃上的冷光简直要将他的眼睛刺瞎。

    他甚至都能感觉到,那把刀划破自己眼睛的痛楚,耳边也疑似听见刀割破肌肤的声音。

    此时,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眼前刀影晃动,却看不清楚,只能静待着死亡的渐渐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