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嗯?想杀她?想杀我?
    只见椅子倒在墙角四分五裂,而荷官则是坐在椅子的“尸体”上,满面惊恐。

    他的嘴唇颤抖着,身体撞在墙壁上疼痛不已,却不敢说些什么,只是抬眸呆滞地望着慕橙雪。

    “废物?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说公子是废物!”

    慕橙雪盛气凌人,清艳的脸蛋此时散发着强烈的煞气,眉宇微挑,漆黑的眸子怒火滔天,冷笑不止。

    想着“废物”这两个字被安插在公子的身上,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恶狠狠地再度抬脚,踢了上去!

    “砰——”

    又发出一阵声响,那是荷官的脑袋撞在墙壁上所发出的声音。

    “啊——”

    荷官抱头惨叫,额角已经渗出血迹,顺着墙壁沿下滴落到地上,发出“滴答”的细微声响。

    此时,场上就只传出了荷官粗喘的声音,以及小声的哀叫声。

    而左夏、徐清黎等人和华紫菀却只是冷眼旁观,望着荷官的目光冰冷狠辣,没有丝毫的同情。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荷官纯属是在找死,没有被需要同情的理由。

    直到这一步,慕橙雪还是没有打算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他。

    她走上前几步,抬起右脚直接撵上了他的头,她穿着高跟鞋,踩的很重,只听见“咯吱”的声响。

    荷官疼的直喘息,想要逃脱慕橙雪的脚,可惜却只是枉然,只能看着她的脚在自己的眼前晃动。

    他不禁紧握双拳,狠狠地咬牙,眸子凶狠,浓烈的恨意爆发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愤怒、恼火、以及杀气!

    杀气?

    有意思!

    敏锐至极的华紫菀,感受到从荷官身上传来的杀气,嘴角不由得划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她直接站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到墙角,也就是慕橙雪的身边。

    “公子?”慕橙雪见公子走了过来,脸上的怒火缓了缓,反而露出了笑容,“公子,这个人就交给我解决吧!”

    “无事!”华紫菀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精致的脸蛋笑了笑。

    然后蹲下身,身上的气息顿时一变,阴狠、毒辣、强大、霸气、杀意等等。

    仿佛再多的词语都无法诠释从她身上传来的气场,那么的凛冽,让人不敢忽视。

    “想杀她?想杀我?”华紫菀倏地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容如此的冰冷,寒气逼人。

    荷官望着华紫菀,似是想起之前的一幕,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嗯?说话!你不是很有能耐的吗?废物?”

    华紫菀冷笑着嗯了一声,抬手让慕橙雪将脚放了下来,她捏着对方的下巴,抬起与自己的视线平齐。

    荷官恨得咬牙切齿,漆黑的眸子毫不掩饰的杀意,虽然他害怕,但是杀意却止不住的从身体里冒出来。

    他眸子猩红凶狠,那视线若是能杀人,那就定然已经将华紫菀杀了千百次了。

    华紫菀并不觉得可怕,眉宇倒是挑了挑,嘴角噙着一抹冰冷的笑容。

    呵!

    这么多年,还没几个人敢这样看着她,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