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无视是最好的打击
    等到两位贵妇寒暄完之后,就准备离开。

    只是在临走之前,四十多岁的贵妇郑梦茹抱胸,姿态极为的高傲,仿若居高临下地望着孟芙柔和裴舞,语气带着嘲讽,“两个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的!当然,想进也不是不可以!你们最好先管好你的教养和仪态!”

    她的话说是这么说,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出了她语气中对孟芙柔和裴舞的鄙夷,而且对于裴舞当街就骂的情况,在场的人也十分怀疑她的教养,倘若上京上流社会来了这么个人,那可就……

    想到这,在场的贵妇就对着孟芙柔和裴舞指指点点,无非就是让自家儿子远离这两个女人而已。

    毕竟大家都是名流世家,谁也不愿意自己家的儿子娶这么一个泼妇回家,指不定回头闹的家里鸡飞狗跳不消停,贵妇们自然是希望娶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

    贵妇们的声音没有丝毫的遮掩,所以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两人自然是听了个遍,其实在上流社会说话必然不会那么明朗,只可惜对付外来人,还是个泼妇,贵妇们自然也就不会再留口德。

    裴舞站在原地,承受着贵妇们的非议,清秀的脸颊微微狰狞,而且又青又白,变了很多次,那颜色五光十色,看着倒是挺有意思的。

    而站在她身边的孟芙柔,柔美的脸蛋苍白不已,双拳在不经意间紧握,洁白的衣裙配上她白暂的皮肤,怎么看都像是一朵快要摇摇欲坠的小白花。

    慕橙雪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冷哼一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我们面前大放厥词,我们买不起?真是笑话!”

    程小七斜睨了那两人一眼,转而对着慕橙雪笑道,“就两只恐龙而已,何必为她们的话生气,你没看公子都视她们为无物吗?”

    “难道公子就不生气?”徐清黎这时候插话道。

    华紫菀这才看了他们一眼,精致的脸蛋透露出些许冷嘲,神色淡淡的,沉静自然地说出了一段话。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一般只有羡慕嫉妒我们的人才会说出那么没有教养的话!我们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更不是站在一个高度的。你见过几个王子会因为平民的一句嫉妒的抱怨而生气的?这么说,她们还不配影响到我的情绪,我只信奉一句话,无视是最好的打击,对于不配我出言的人,我没必要在她们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你们这样想想,她们说完刚才那段话之后,倘若我们一言不发,直接从她们面前走过,仿若她们是透明人一般,她们是不是会更生气?”

    华紫菀的话一向不多,但是这一次为了教他们,所以也就稍微解释了一下。

    他们都是刚从高中走向社会的,从小到大参与的上流社会的宴席并不是很多,家里人虽然教过他们很多,但是对付这种人还是不在行,至于这种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的人,她见的可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