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双”叶红“余”二月花
    徐清黎见此也不再闹腾,看着新来的左夏,自我介绍道,“我叫徐清黎,双人余,水青清,黎明。你可以叫我……”

    “双余!”华紫菀挑眉,替徐清黎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直以来,徐清黎因为有着班长这个职位,所以大家都叫他班长,因而也没给他起什么外号,如今已经离开了学校,虽然班长叫着习惯了,但是以后可不能这么叫,起个外号还是不错的!

    噗——

    咳咳——

    程小七和慕橙雪直接喷了出来,这是个什么鬼外号,两人笑的前仰后合,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最后还是李墨强忍住爆笑,抬眸看了一眼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公子,疑惑道,“双余?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外号?”

    “双余?什么鬼!”徐清黎呆滞在原地,被公子的一席话堵了个彻底,只得轻轻呢喃道。

    华紫菀瞥了几人一眼,没正面回答,反而问了一句,“你们还记得小学学过杜牧的一首诗吗?”

    诗?什么诗?

    众人满面疑惑,就连左夏都十分疑惑不解,望着华紫菀,等待她的答案。

    华紫菀挑眉,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坏笑,“山行,杜牧,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慕橙雪急不可待地将诗句接了下来,随后引起一阵爆笑,程小七捂着肚子,指着华紫菀,声音颤抖,“公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坏!竟然说班长是二月的一朵花!噗——”

    哈哈哈哈——

    这么一解释,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的几人也听懂了,大笑不已,唯独左夏还在愣怔不知所云。

    李墨瞅了一眼呆愣的左夏,清咳两声认真解释道,“别看这句话的两个字,霜和于都与班长的字不同,但是按照公子的解释,就是双叶红余二月花,而正巧班长就是二月出生的,这么一解释,不就是双叶红的余下二月的花,班长就是一朵二月小红花!”

    语罢,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这时候左夏也听懂了这个意思,忍俊不禁,望着这些人深厚的感情十分的向往和羡慕,每日打打闹闹,却丝毫不影响感情,有事时帮个忙搭把手,有这样的好朋友,真令人羡慕。

    只不过,她相信自己也一定能融入他们,她可是港都的女王大小姐,没有什么能打败她!

    徐清黎懂了这个解释之后,瞬间就蔫了,可怜兮兮地、像流浪狗一般,眨巴着眼睛,望着华紫菀,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哀嚎不已,“公子,你不能这样对我!”

    “停停停停停!双余,你得注意形象!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呢!”慕橙雪叉腰,满脸坏笑道。

    徐清黎瞪大眼睛,冷哼一声,“形象?你没看见宝宝在大马路上,别说形象这种高大上的字眼,连节操宝宝都顾不上了!只要能不要这个外号,公子让宝宝做什么宝宝都愿意,真的!”

    语罢,他又转而眨巴着眼睛,望着华紫菀,颇有她不同意就一直站在这里的架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