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灵异
    时值九点二十分,这个时间段有公共电车并不出奇,但如果周围都没有行人与车辆的情况下,眼前停靠在车站的公共电车便显得有些突兀。

    钦州不是繁华富饶的首府苍阳,同样的时间点,苍阳肯定依旧车水马龙,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钦州却呈现出一片冷清萧条的景象,大街上连个人影都见不到,或许其中有季节气候的影响,毕竟大冬天的晚上谁会放着温暖的屋子不呆,反而闲来无事跑到室外忍受天寒地冻自找苦吃?万一不幸感染风寒流感怎么办?

    苍阳冬季最晚的夜班车是十一点,偏远的线路是十点左右,虽然陈安不清楚钦州公共电车的最晚班次,但这不妨碍他猜测当前的公共电车很可能是最后一班。

    如今街上没有出租车,距离酒店尚有两三公里的路程,不想浪费时间徒步走回去的陈安自然是不会放过乘坐公共电车的机会,在站牌前查看完路线,确认这辆公共电车会经过酒店不远的一个车站后,他便直接登上了公共电车。

    司机是一个戴在大檐帽,耷拉着脑袋背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中年男人,他似乎睡着了一样,陈安在上车的时候对方甚至都没有半点反应,而亮着灯光的车厢里一个乘客都没有,难怪司机会借机打个盹。

    “师傅,请问这班车什么时候开?”

    投钱之前,出于保险起见,陈安敲了敲公共电车的自动门,尽量温和礼貌地唤醒对方询问道。

    “九点三十分。”

    司机的反应非常冷淡,头也不抬,眼睛都没有睁开。

    “好的,谢谢师傅,钱我放这里了。”

    陈安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掏出钱包便拿出两块钱投入了驾驶位边侧上竖立的透明钱箱,然后便走到车厢后面随意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他看了看手表,二十七分,还有三分钟才开车。

    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陈安怔怔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直至电车突然启动,他才回过神来。

    “……奇怪,这些乘客什么时候上来的?”

    等他转过头,立刻惊愕地发现车厢前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因为在此之前他根本毫无所觉,心中固然由此疑惑,最终只当是自己刚才神游天外的关系。

    电车开始平稳地行驶,车厢前的乘客都异常安静地端坐在各自的位子上,无形中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可具体又说不出哪里怪异,由于酒精的影响,陈安并未多想,反正再有两三个站他便下车了。

    接下来电车每停靠一个站都会有乘客上车,然而陈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沿途窗外的风景,当然,与其说他在看风景,不如说他在发呆走神,至于上车的乘客是谁则完全不在他关心的范畴。

    约莫十分钟后,掐着站点的陈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径直来到下车门前等候。

    当电车停靠在车站,前后车门刚一打开他便快步走下了车,随后沿着街道走上几百米便平安顺利地抵达了入住的酒店。

    “先生,晚上好!”

    酒店大堂的服务生见到陈安习惯性礼貌招呼道。

    “晚上好!”

    陈安微笑回应,在上楼的时候,恰巧有一名服务生同行,从他手里端着托盘酒水便知道是客人打电话下来的要求。

    “你们钦州这边的出租车在晚上很少见啊,刚才回来想打车都看不到一辆。”陈安住在四楼,在爬楼梯的时候,他有些随意地和同行的服务生开口闲聊道。

    “其实钦州的出租车不算少,只是这时节的晚上基本接待不到什么客人,所以大多出租车要么已经收车了,要么集中在客运站一带,想要在市内打车的确不容易。”服务生解释道。

    “也是,回来的路上我都看不到什么人,难怪出租车都不愿意待在市内。”陈安感叹道。“幸好之前搭上了最后一班的公共电车,否则我真要走路回来了。”

    “公共电车?”服务生稍稍一愣。

    “有什么问题吗?”陈安奇怪道。

    “在钦州冬季的夜班车都是九点统一收车,所以我有点诧异客人竟然能在这个时间点坐到公共电车。”服务生如实道。

    “可能是我运气好吧,碰巧撞到司机有事耽误了收车的时间。”

    这回轮到陈安愣了一下,但转瞬便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猜测。

    “也许吧。”服务生漫不经心地应付了一声,因为来到三楼后他便停住了脚步,心思明显都放在了自己的工作上面。“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这边先去忙了。”

    “好的。”

    告别服务生后,陈安独自来到了四楼的房间,打开灯,从行李中拿出换洗的衣物,他直接上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等到出来后人都已经昏昏欲睡,躺上床不久便进入了梦乡,期间同事回来曾惊醒过他,可他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又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醒来,屋子里都能嗅到一股刺鼻难闻的酒精味,他看了眼旁边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打着呼噜的同事,身上的被子都踹到了地上,陈安见状不由摇了摇头,拿起地上的被子便帮对方盖好。

    当他走入卫生间,瞬间捂着口鼻露出恶心的神色,因为靠近厕所的地上有一大滩呕吐物,难怪屋子会弥漫如此强烈的臭味久久不散。

    费了好大劲才清理掉这些呕吐物后,洗漱完下楼准备去吃早餐的陈安脸色都有些苍白。

    酒店的餐厅在二楼,由于昨天喝了酒,肚子空空且肠胃不舒服的陈安只点了份米粥与鸡蛋饼,吃完早餐,趁着时间尚早,他干脆让服务生送来了一份当地的报纸,打算边喝茶边消磨时间,反正他们订的返程车票是中午,哪怕晚点回房间再整理行李都不迟。

    熟料他接过报纸便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整个版面都在报道昨晚发生的一起严重的车祸事故。

    昨晚八点四十分左右,一辆返程的公共电车在途径九里桥时突然失控撞向桥栏掉入了冰冷的九里河内,最终包括司机在内的乘客一共十七人全部遇难。

    在他翻到下一个版面,陈安只感到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这个版面介绍的是遇难司机与乘客的图文信息,意在联系遇难死者的家属,而印在报纸的司机图片却赫然是他昨晚搭乘电车见到了那个中年司机。

    “……”

    僵硬地将报纸放在桌上,陈安盯视着上面司机的照片沉默了很久,很久。

    “陈安,打什么呆啊,还不回去准备收拾行李?”

    这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下陈安的肩膀说道。

    霎时间,他像是惊弓之鸟一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陈安,你在搞什么?反应要不要这么夸张?”宋刚眉头轻蹙地看向陈安道。

    “没,没事,我现在就回去房间收拾行李。”陈安不顾周围人的异样眼神,慌手慌脚地离开了餐厅。

    返回房间,陈安没有看到同住的同事,对方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甚至行李都已经收拾好放在了床边,他慢慢坐在了自己的床位,整个人都耷拉着身子喘着粗气,额头上都泛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

    他嘴里喃喃自语着重复的内容,仿佛神经失常般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不会错的,自己一定是撞鬼了!

    如果第一次看见的小男孩可以用眼花来解释安慰自己,那这一次呢?他可是真正上了鬼车!联想到当时乘车的情景,他便不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谁能想到,平日里在他人眼中向来沉着冷静的陈安会有如此失态的一面,见鬼之事,没有亲身体验的人可能会觉得不以为然,但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比陈安都好不到哪里去。

    比方说你躺在床上看书的时候,床边突然有鬼在看着你,窗外有鬼在你毫无所觉的情况下默默注视着你,下床上厕所的时候,摆放在床边整齐的鞋子却莫名其妙乱了,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刚打开灯便看见盥洗池前镜子里的你露出诡异的笑容,蹲在马桶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伸了出来……鬼怪之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地方恐吓自己。

    稍微冷静下来,陈安开始思考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两次见鬼,究竟是否偶然?

    如果不是。

    说明未来他必定会再次见鬼。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无疆行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