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小孩
    陈安感到了不对劲。

    当夏琴信誓旦旦表示自己根本没有看见所谓途径路过的孝子后,他立刻意识到夏琴没有玩笑逗弄自己的意思,难道真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吗?仔细想想,大冬天的晚上谁会放任自家孝一个人玩得如此之晚?不怕人贩子拐了?何况他在这个地方住了两年多,基本上附近的孝都有印象,但刚才路过的孝却好像从未见过。

    “这样吧,明天我请假看完大夫回来后顺便去问一下社区住宅管理会的叔叔阿姨们,看看他们是否知道我说过的孝子,不然这事太渗人了。”

    回到家里,陈安坐在小沙发上寻思半晌后朝着准备洗澡的夏琴道。

    “打听下也好,免得疑神疑鬼的。”夏琴手上拿着换洗的衣物从卧室走出来认真道。

    “大晚上别说鬼这个字。”陈安心情沉重道。

    “别自己吓自己了,圣人都说过,敬鬼神而远之。”夏琴无奈叹道。“人在精神受到刺激的时候产生幻觉并不奇怪,别忘了你之前下车时可是突然贫血差点晕倒,或许是后遗症的影响才让你一时间眼花看错了。”

    “夏琴,没看出来你对这些还挺了解的。”陈安略微诧异地看向夏琴道。

    “废话,我在报社工作都快半年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听说过,就前段时间吧,居然还有人来报社说自己大半夜见到有人在天上飞呢!”夏琴没好气道。“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洗澡了。”

    一夜无话。

    清早上班,陈安和公司申请了一天假期,得到批准后随即前往苍阳当地一家名气不小的医馆看病,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伍才堪堪轮到自己。结果经过大夫的检查,他的身体健康,没有丝毫问题,至于幻觉,大夫只说是他最近工作压力大导致精神紧张的缘故,最终大夫开了几副安神药便打发了陈安。

    陈安没有怀疑大夫的诊断,但出于自我怀疑的求证心理作祟,他又去其他医馆进行了验证诊断,结果大夫们无一例外都认为他的身体精神没有问题,如此才使得陈安真正放下心来,可问题是他昨晚看到的孝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幻觉?又或者是新搬来的拽孝?

    “刘阿姨,打扰了,请问方便和您打听件事吗?”

    下午四点左右,看完病的陈安来到家附近的社区住宅管理会,一进门便看到管理会的刘阿姨正在办公桌上埋头填写着一些报表,他敲了敲敞开的木门,礼貌地打了个声招呼。

    “哦,原来是小陈啊,有什么事吗?”刘阿姨见到陈安后顿时放下手头的工作,露出和蔼可亲地笑容道。“不要傻站着那,快过来坐坐。”

    “谢谢刘阿姨。”

    陈安一边道谢一边坐到了办公桌前的椅子。

    社区住宅管理会属于基层群众自发性的组织,主要作用是调解社区邻里间的矛盾纠纷,而社区房屋的出租买卖,人口登记,水电煤气等方面同样都归管理会管理。以前他便在管理会义务帮忙过一段时间,因此和管理会的叔叔阿姨们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最近有段日子都没看见小陈你了,工作很忙吧?”刘阿姨给陈安倒了杯水寒暄道。

    “其实还好啦,等工作岗位熟悉后便不再像一开始手忙脚乱了,连带着工作都变得轻松不少。”陈安道。“反倒是夏琴的工作却经常需要加班很晚才能回来。”

    “为了生活谁都不容易啊。”刘阿姨慨叹着,转而神色一正道。“差点忘记正事了,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找我打听吗?到底是什么事?”

    “是这样的刘阿姨,请问您见过……”说着,陈安把昨晚见到的孝子体貌特征描绘了出来。

    “我想想,七八岁大小,棕色童装,手里抱着蓝白相间的皮球……”刘阿姨沉思片刻道。“抱歉小陈,你说的这个孝子我并没有什么印象。”

    “那近段时间有新租户搬来咱这片小区吗?”陈安想了下道。

    “没有,如果有的话,我这边会有登记的。”刘阿姨道。

    “那谢谢刘阿姨了,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陈安说完便打算告退。

    “行吧,如果哪天我想起了什么会告诉你一声。”刘阿姨不疑有他直接道。

    毫无收获的陈安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心思,为了这事专门请假忙前忙后一整天实在有点得不偿失,既然身体都已经确认无碍,孝的事纯粹当他看花眼了吧,何必再自寻烦恼。

    在附近的面馆解决晚餐问题后,陈安便返回了家里。

    自从他和夏琴正式上班开始,彼此便很少一起吃饭,早中晚三餐都是自行解决,唯有休息日才是例外,估计等夏琴实习期结束转入文职工作,两人晚上才有时间一起吃饭。

    “今天请假上医馆了吗?大夫的诊断结果是什么?”

    大概晚上七点左右,夏琴难得没有加班太晚,打开房门见到陈安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他的情况。

    “跑了一天,去了四家医馆,大夫们都明确诊断我的身体没有问题,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陈安放下手中用来消遣的武侠,朝着夏琴露出宽慰的笑容道。

    “孝子的事呢?”夏琴追问道。

    “我问了管理会的刘阿姨,她对我说的孝子同样没有印象,大概是我真的看错了。”陈安轻叹道。

    “我就说嘛,肯定是你眼花产生了幻觉。”夏琴舒了口气道。

    “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煤气中毒的事有头绪了吗?”陈安有意无意岔开了话题。

    “你猜。”夏琴突然调皮一笑。

    “我不猜。”陈安撇撇嘴道。

    “没意思。”夏琴轻哼一声,直接坐到了陈安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道。“煤气中毒的事有结果了。”

    “哈?”陈安瞬间愣了下。“什么情况?”

    “难道你没听广播吗?”夏琴讶异道。“今天下午警方召开了发布会,调查清楚了煤气中毒的原因,声称是一个盗窃团伙干的,只是具体作案详情警方没有公布出来。”

    “真的假的?”陈安有些不信道。

    “犯人都供认不讳了,这还有假吗?”夏琴耸耸肩道。“而且周记似乎都认同了警方的说法,换做以往,他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陈安直言了自己的心里想法。

    “不对又怎样?有异议的话可以私下去调查,但问题是谁会有心去调查所谓的真相得罪警方呢?”夏琴脸色不好道。

    “咦,我就随便说两句,你反应怎么这么大?”陈安奇怪道。

    “因为我和你提了同样的疑问,结果被上面狠批了一顿。”夏琴把头埋在陈安的怀里委屈道。

    “你们领导有病吧?有问题还不能说了?”陈安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夏琴这边。

    “这事很复杂,我听内部师姐说,上午政府有人来找社长谈话,下午警方开完发布会,社里就揭过了煤气中毒这事。”夏琴蹙眉道。

    “原来如此,看来是政府打算管制舆论了。”陈安若有所思道。

    “诶,反正我就一个小小的实习记者,有再大的事都轮不着我,只要按时下班,按时发放薪水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夏琴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道。

    “算了,别想这么多了。”陈安轻抚着夏琴的脑袋道。“说起来,我们好像有五六天没做了吧……”

    “色狼,走开!”

    ……

    ……

    翌日,陈安神清气爽地走出家门准备前往车站上班,不料路上恰巧遇到了买菜回来的刘阿姨。

    “小陈!”

    “刘阿姨早上好!”

    “小陈,你过来下。”谁知刘阿姨见到他脸色一变,拉住他的胳膊便神神秘秘地走到一边小声道。“你昨天不是问我那个孝子的事吗?我知道他是谁了!”

    “嗯?”陈安惊疑不定道。“还真有这个孝啊?”

    “没错,昨晚散步的时候我和你张阿姨闲聊到这事,结果你张阿姨却说了件事,十多年前夏天,有对夫妻带着孩子来这边租房子,由于夫妻俩忙于工作,平时都把孩子锁在家里,极少会带出来玩,后来有天那孩子趁父母不在家打算翻窗户出来玩,谁知道一不注意,那孩子便摔了下来摔死了,而摔死的地方正是你张阿姨住的那栋楼。”刘阿姨神色紧张道。“你知道吗?当时那孩子身边就有一个蓝白相间的皮球,据说是那孩子丢下来准备拿去玩的……”

    “嘶……刘阿姨,你别吓我啊!”陈安瞬间汗毛竖起道。

    “小陈,我说,你是不是真看见他了?”刘阿姨语气惶恐道。“如果你是真看见了,阿姨劝你赶紧去寺庙烧烧香去去邪气啊!”

    “刘阿姨,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我看到的孝和你说的孝不是一个人呢?”陈安强制镇定冷静下来道。

    “不管是不是,保险起见,找个时间最好去寺庙烧烧香,请个大师检查一下。”刘阿姨劝说道。“万一被脏东西沾染了,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好…好吧,我听刘阿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