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眼花
    “陈安,你怎么来了?”

    满脸倦色的夏琴和新闻外勤组同事忙完采访回到案发地点后,顿时看见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采访车的驾驶窗前正与司机大叔有说有笑聊着什么,或许是感觉到了自己投来的视线,对方下意识扭头朝她看来,四目相对,夏琴在看清那人的脸容后霎时间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有点担心你的情况,特意来看看你。”

    陈安微笑着抱住朝他扑来的夏琴,伸手在夏琴的小脑袋上揉了揉道。

    “嘿嘿,肯定是因为没有我在的关系,一个人在家无聊了是吧?”夏琴仰起头笑嘻嘻地朝陈安说道。

    “知我者非你莫属也。”陈安毫不在意夏琴拆穿了自己的真实心思,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

    “对了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时候夏琴从陈安的怀抱里脱离出来,连忙把他介绍给周围的同事认识,一点都没有感到害羞的模样。“这位是负责摄影的吴哥吴文峰,张哥张志成,这位是……”

    在她吧啦吧啦一通介绍之后,陈安和每个人都礼貌地打了招呼,往常他便从夏琴口里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但今天却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认识。为了感谢他们对夏琴的关照,寒暄的时候他还打算等工作结束后请他们去吃一餐饭,结果他们却纷纷以时间太晚婉拒了他的好意。

    “夏琴,我听司机师傅说你是和周记去采访了,可周记去哪了?”

    周记是夏琴在外勤组的顶头上司,同时是《苍阳日报》著名的王牌记者,每每《苍阳日报》发布的独家新闻大多都有他的署名,在家的时候夏琴偶尔会说道他的事情,言语中不乏可以听出夏琴对他有种莫名的敬畏崇拜,只是听说这位周大记者向来习惯独来独往,在夏琴给他介绍认识自己同事的时候,这位周记恰恰没有在场,出于好奇的心理,无怪乎陈安会悄悄询问夏琴。

    “刚才结束采访工作他便我们先行回去,说是有点事情需要私下处理,如果半个小时不见他回来就直接下班回家。”夏琴语气无奈道。“问什么事周记不说,也不让我们跟着,搞得神神秘秘的。”

    “他一直都这样吗?”陈安疑惑道。

    “是啊,我曾听其他同事私底下传言,周记喜欢一个人偷偷暗访调查取证,其中很可能用上了一些违反法律道德的手段,所以才会特意避开众人独来独往。”夏琴附耳低语道。“要不然你以为周记是如何能挖掘出如此多的独家大新闻。”

    “这不奇怪,各行各业都有见不得光的阴暗地方,若想混出头的话,难免会用到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方法。”陈安不动声色道。“就像我们的咨询调查公司,有时候都难免会客串商业间谍。”

    “唉,算了,别去想这些复杂的事了。”夏琴叹气道。“越想越觉得不舒服。”

    “肚子饿吗?晚点要不要去吃点宵夜?”陈安识趣地岔开话题。

    “不饿,我现在只想着回去好好洗个澡趴在床上睡觉,跑了一天,整个人都快累瘫了。”夏琴靠在陈安身上,捂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呢?如果你肚子饿的话,咱回去的路上可以打包点吃的。”

    “不用了,本来过来是想和你一起吃饭的,谁知道却找不着你的人,结果我只好一个人去吃饭了。”陈安摇了摇头道。

    “晚饭吃了啥?”夏琴随口道。

    “什锦炒饭呗,就在那条巷子开的小酒馆吃的。”陈安指了指远处昏暗的巷口道。“穿过去就能看见了。”

    “那条巷子有酒馆吗?我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夏琴顺着望去,歪着脑袋奇怪道。

    “大概是你走错巷子了吧,这边巷子这么多,看起来都大同小异的。”陈安耸耸肩道。

    半个小时后,周记依然没有回来,外勤组的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报社,将晚上的采访内容交给编辑组后便可以宣告下班,但考虑到陈安过来探班,外勤组的老大哥吴文峰直接做主,夏琴不用和他们回去,她的工作自有他们帮着交接,小两口还是早点一起回家吧。

    好好感谢外勤组的每一位成员后,陈安与夏琴便携手搭上公共电车返回家里。

    “呼,这天气真是愈来愈冷了。”

    刚一下车,寒风袭来,夏琴立刻缩了缩脑袋,捂着双手放在嘴边吹着热气道。

    “的确,但相较于冰天雪地的北方而言,苍阳都称得上暖和了。”陈安轻笑一声,正打算给夏琴搓搓手的时候,他却突然眼前一黑,脚步踉跄,身体都摇椅晃差点摔倒,幸亏夏琴及时发现扶住了他。

    “陈安!陈安!?你怎么了?没事吧?别吓我啊!”陈安的异状让夏琴吓了一跳,连忙紧张焦急问道。

    “没,没事,好像是有点贫血。”陈安稳住了身子,视线都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陈安,你真的没事?要不找个大夫看看吧!”夏琴神色担忧道。

    “放心吧,我真没事了。”恢复正常后,陈安为了让夏琴宽心,专门来回蹦蹦跳跳了一下。“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可是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突然就差点摔倒了。”夏琴心有余悸道。

    “应该是贫血没错了。”陈安思索了会儿道。“以前就有过相似的体验,就像是地上蹲久了,猛地站起来后会头晕眼花一样,这样吧,如果你仍旧不放心的话,明天我便请个假去看下大夫。”

    “嗯,我也觉得还是去看下大夫最好。”夏琴紧紧抓着陈安的手道。

    “行了,我们走吧。”说着,陈安便将夏琴搂在怀里朝着家里走去。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昏黄的街灯下,一个看不清男女的孝子抱着皮球从两人身边跑了过去,陈安看见后下意识随口说了句。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孝子没回家,估计家长都要着急了。”

    “孝子?什么孝子?”

    夏琴顿时愣了一下,满脸迷惑地看向陈安。

    “嗯?你没看到吗?刚才有个孝从我们旁边跑了过去。”陈安心不在焉道。

    “……陈安,你确定你没有眼花吗?”夏琴沉默片刻道。

    “当然,我骗你干嘛。”陈安奇怪道。

    “陈安,你明天一定要记得请假去看大夫,然后把大夫的诊断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夏琴神色严肃地朝陈安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干嘛这么认真啊,我都说我没什么事了。”陈安无奈道。

    “因为,我刚才的确没有看到你说的孝子从我们身边经过,甚至这条路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