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酒馆
    每当冬季来临,气温骤降,家家户户都习惯紧锁门窗防止刺骨的寒风溜入屋内,结果在密封居室里使用煤炉取暖烧饭的时候,一旦通风不良便容易导致煤气中毒的悲剧发生,基本每年冬季都能在报纸上看到不少人死于煤气中毒的新闻,哪怕政府部门宣传了很多次都无济于事。

    但一整栋楼的住户都死于煤气中毒,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觉得匪夷所思。

    夏琴是一个懂得保护自己的姑娘,陈安知道她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上级领导要求她们去挖掘背后的真相隐情,问题是作为入职不到半年的菜鸟记者,夏琴又如何担得起如此重任,到头来无非是跟着外勤的王牌记者干些打杂跑腿的工作,即便有危险都轮不到她冲在第一线,所以陈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让她自己把握好分寸。

    由于夏琴休息日的取消,两人原定去白湖公园游玩的计划自然泡了汤,直至日上三竿,陈安才懒洋洋地从床上醒来,刷牙洗漱之后直接在楼下不远的小酒馆解决吃饭问题。

    一个人在家是无聊的,但大冬天的没事谁都不愿意出门。

    躺在小沙发上翻看着从报亭买来的《苍阳日报》,头条新闻不出所料的便是夏琴昨晚说到的“煤气中毒”事件,毕竟死了六十多个人,无论放在哪个城市都是一等一的大新闻。

    读完日报,陈安又拿出之前从旧书摊淘来的武侠,同时打开墙边柜子上的收音机,一边沉浸在快意恩仇的江湖里,一边收听着广播新闻消遣时间。

    正当他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收音机里字正腔圆的主持人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说是南城区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煤气中毒事件,目前已知有三十多人不幸死亡。

    “嗯?”

    顿时间,陈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条广播的新闻内容,心中莫名感到一丝惊诧。

    南城区在苍阳属于发展建设较为落后的城区,再加上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导致这里都变得鱼龙混杂,脏乱的环境与恶劣的治安使得南城区都成为了犯罪的高发地带,尽管近两年在政府着重治理下南城区已经改善了不少,但是在大多数人眼里南城区依然是苍阳急需铲除的一颗“毒瘤”。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不知不觉间已经临近傍晚。

    再次发生同样的“煤气中毒”事件,无需多想便知道夏琴今晚必然又要加班,或许是闲得无聊,或许是担心夏琴的状况,陈安决心去寻找夏琴,打算到时候一起吃饭,一起回家。

    关掉收音机,披上外套,离开家便径直来到路边的车站,等他搭乘电车抵达南城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这不是陈安第一次来南城区,原来在麓山书院读书期间,他和夏琴便响应过书院的号召前来南城区帮助孤寡老人。其实南城区没有人们传闻得那么不堪,说得像是龙潭虎穴一样,实际上只要不故意去钻那些偏僻复杂的街巷小道,基本上是碰不到抢劫偷窃之类的事情,更别说严重的杀人了,至少当初陈安他们一帮同学来南城区的时候,也没听说谁被人打劫或者偷窃了钱包。

    广播里提到过“煤气中毒”的事发地点,而夏琴有很大概率便在附近采访,兜兜转转了几条街道,陈安才顺利来到了现场。

    现场周围拉着警戒线,随处可见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在维持着秩序,因为不少附近的居民路人都聚拢在警戒线外议论纷纷,东张西望了一会儿,陈安很快便找到了标注着《苍阳日报》的采访车。

    “你好!请问你知道夏琴在哪里吗?”

    连忙走到采访车前,陈安只看到了一个中年司机在驾驶位上拿着盒饭狼吞虎咽,其他新闻组的外勤人员都没有见到踪影。

    “夏琴?哦,那个实习期的小姑娘啊,她和周记他们去采访了。”中年司机抹了抹油腻的嘴巴,蹙眉看向车窗前搭话的陈安道。“对了,你是谁啊?找夏琴有事吗?”

    “我叫陈安,夏琴的男朋友,因为担心她的情况特地来看看她的。”陈安如实道。

    “原来你就是小夏的男朋友啊,呵呵,她好像说过这回事。”中年司机眉头散开露出笑容道。“可惜你来得不是时候,小夏他们刚走不久,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小伙子,吃饭没有?如果没吃的话,我劝你先去吃完饭再回来等她吧。”

    “谢谢,打扰师傅您了。”

    陈安心里叹了口气,感慨自己的运气不佳,之后他左等右等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见夏琴回来,肚子都早已饥饿难耐,无奈之下,他只好暂时离开,临走之前,不忘和中年司机说了一声,假如夏琴提前回来,麻烦告诉她自己便在附近吃饭。

    由于这一带都是住宅民居,吃饭的地方隔着一条大街,为了早去早回,陈安打算直接从一条昏暗冷僻的小巷穿过去,反正他身上带了不到一百块钱,哪怕被人打劫了都不心疼,再者不远处的案发现场都是警察,估计没有哪个小毛贼敢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犯罪。

    结果他在小巷快步穿行到一半的时候,竟然看见了一间亮着灯光的小酒馆。

    “真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咦?”

    当时他便心中一喜,没想到这种地方都有人开店,看来不用再跑太远去找饭馆了,可他来到小酒馆前看清门帘的样子后,整个人都微微一怔。

    大红色的门帘,黑色的奇怪图案。

    奇了怪了,难道这个小酒馆是连锁的吗?

    然而迫于肚子的饥饿,陈安没有继续多想,伸手撩开门帘便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有人吗?”

    熟料他在进入小酒馆后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因此不由四处张望着大声问道。

    “你好,欢迎光临,请问先生你要点些什么?”

    在陈安问完话刚一转回头,餐台前突然神秘冒出了一个穿着红色围裙的漂亮女人,她的双手相互交叠放在身下,脸上露出营业式的微笑注视着自己,毫无心理准备的陈安瞬间吓了一跳。

    “嘶……”他拍着胸脯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神秘出现的女人道。“老板娘,你这一声不吭的出现太吓人了,我都差点以为这里没人呢!”

    “抱歉客人,刚才我在低头拿东西,不知道你进来了。”女人微笑解释道。

    “算了算了!我还是先点菜吃饭吧,老板娘,麻烦上一份什锦炒饭。”陈安摆摆手道。

    “好的,请你稍等片刻。”

    漂亮的老板娘没有二话,转过身便入了后厨,不到三分钟,她便端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什锦炒饭放在了陈安的面前。

    “你的什锦炒饭。”

    “谢谢。”

    陈安点点头,拿起餐盘上的勺子便舀上一口炒饭送入嘴里。

    “客人,炒饭的味道如何?”

    见到陈安吃下炒饭后,老板娘笑容愈甚道。

    “味道挺不错的。”陈安不疑有他点头道。“对了,老板娘,你开的这家小酒馆是连锁的吗?之前我好像还在其他地方见过。”

    “回答客人,一直以来我都独自经营着这间小酒馆,从未加盟或者开设过其他酒馆。”老板娘说着,顺手倒了杯热水给他。

    “原来如此,不过老板娘把酒馆开在这地方可真够心大的!”陈安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语气委婉地说道。

    做生意地段选择很重要,不说其他的,小酒馆开在这种冷僻的巷子里,一年到头能有多少客源?哪怕酒香不怕巷子深,前提是你也要有出类拔萃的手艺吧?说句不好听的,老板娘小酒馆的炒饭虽然味道是不错,可相较于其他小酒馆谈不上出彩的地方,硬要说卖点的话,大概只有老板娘非常漂亮吧。

    “不劳客人费心,其实我这间小酒馆是有固定客源的。”老板娘微笑依旧道。

    “抱歉,是我多事了。”陈安愣了一下道。

    “客人你不必介意。”老板娘示意无碍道。

    “老板娘,买单吧,多少钱?”三两口解决掉最后一点炒饭,陈安拿纸巾抹了抹嘴,一口饮尽杯中的热水道。

    “算你十块钱好了。”老板娘轻声道。

    “好的。”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在餐台上,随即陈安便匆匆离开了小酒馆赶了回去。

    待他离开不久,大红色的门帘再次有人撩开走了进来。

    “啧啧,十块钱一份的开灵米,什么时候你这么大方了?”来人坐在餐台前的椅子上,朝着对面的老板娘似笑非笑道。

    “他和这里有缘。”老板娘递给对方一杯颜色鲜艳的饮料淡淡道。

    “随你喜欢吧。”来人耸耸肩,拿起饮料喝了口道。

    “事情解决了吗?”老板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长长的烟斗放在嘴边吞云吐雾道。

    “没有,我已经搜遍了南城区都没有发现对方的下落,不知是否收到风声提前逃了。”来人摇头道。

    “你说错了,事实上祂仍在南城区。”老板娘道。“只是祂的隐匿能力很强,瞒过了你的感知而已。”

    “祂在哪?”来人顿时神色凝重道。

    “你是知道这里的规定的,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老板娘轻笑道。

    “我先走了。”来人立刻起身道。

    “不吃点什么再走吗?”老板娘目送着来人的离开道。

    “吃什么时候都能吃,但如果祂逃了,恐怕又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于非命。”说完这句话,来人已经走出了小酒馆。

    “可惜事情未必有你想得这么简单啊!”老板娘喃喃自语了一句,转而消失不见了踪影。无疆行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