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疆行者 第三百二十三章 生活
    打开房门,客厅还亮着灯,随手将钥匙放入墙边鞋架上的鞋盒里,没走几步,陈安便看见夏琴毫无淑女形象地躺在客厅的小沙发上,身上只穿着背心短裤,裸露出白皙的臂膀与大腿,她手里举着一本时尚杂志,闻听到动静后才慢慢将杂志移开视线。

    “你可终于回来了啊!送走明涛了?”

    夏琴神色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朝陈安问道。

    “嗯,不过他没让我送去车站,而是让我早点回来陪你。”陈安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杯解渴,目光无意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后向夏琴微笑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当然是等你回去一起睡啊!”夏琴一副理直气壮的语气说道。

    “出门前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晚上我可能晚点回来,如果困了就自己先睡。”陈安上前拍了拍夏琴的腿,等她收回脚便坐在了沙发上。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夏琴抬起小脚便没好气地轻轻踹了下陈安的腰道。

    “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陈安无奈道。“晚上留你一个人在家我才担心呢,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让你一起去,是你自己不肯和我去送送明涛的。”

    “切,你们两个大男人临别肯定有很多私下的心里话要说,我掺和进去恐怕不太好,何况毕业后你们宿舍的散伙饭我都参加了,该道别的已经道别了,所以不用再道别第二次了。”夏琴轻哼一声,嫌弃陈安没有理解她的好心好意。

    “唉,如今相熟的同学一个个都离开首府苍阳回去家乡拼搏了,以后只剩下我们两个在这里相依相伴奋斗美好的未来了。”陈安顺手搂起沙发上的夏琴抱在怀里道。“你家应该没反对你留在苍阳吧?”

    “我爸妈的意思还是想让我们回去,说什么大城市生活不易,还不如回家里去公职部门上班轻松自在,反正凭我们麓山书院这层出身,辛苦几年就能爬到领导岗位,但他们知道你打算一心留在苍阳闯荡出一番事业后便没多说什么了。”夏琴双手环住陈安的脖子笑嘻嘻道。“毕竟我已经是你的人,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咯……”

    “听你这么一说,我总感觉非常对不起他们二老,害得他们唯一的女儿未来长期一段时间都不能陪伴在身边,还要跟着我吃苦受累……”陈安面露愧疚道。

    “嘿嘿,你看我牺牲这么大,难道你就没什么表示表示吗?”夏琴抽出一只手在陈安胸膛画着圈,朝着他狡黠一笑道。

    “小生感激涕零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了。”陈安笑着捏了捏夏琴的小鼻子道。

    夏琴拍掉陈安的手,嘴里嘟囔着鼻子捏塌了就不好看了,随即脸色认真地凝视着陈安。

    “陈安,从今往后,我要求你必须只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

    “停停停,这什么跟什么啊?!一点都不像你平日的风格。”陈安连忙装作举手投降道。

    “哦,刚才从那本杂志看来的,现学现用呗~”夏琴顿时恢复了之前笑容道。“对了,你还没答应我呢!”

    “需要我指天发誓吗?”陈安哭笑不得道。“还欺负你呢,你不欺负我便已经谢天谢地了。”

    “哼,没意思。”夏琴撅了噘嘴偏过头去,转而又回头望向陈安道。“对了,差点忘了说重要的事了,我爸妈问我你啥时候光明正大地迎娶我入门?”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先稳定工作再谈结婚的事情。”陈安疑惑道。

    “我是没意见,但我父母不放心啊,说什么找时间回家把婚结了,以后也放心把我交到你手上了。”夏琴满不在乎道。“反正我这辈子就认你一个人了,也不怕你跑掉,如果你敢抛弃我,老娘绝对会先杀了你再自杀!”

    “……以后少胡思乱想,我怎么可能会抛弃你。”陈安脸上泛出一丝丝冷汗,顺手敲了下夏琴的小脑袋严肃道。“至于结婚的事还是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如果二老那边实在拖不下去了,我们再找时间把婚给结了,毕竟现在我们连工作都没落实呢!”

    “行吧,我就听你这一家之主的!”夏琴嫣然一笑道。

    “说起工作,你最近工作的事有着落吗?还没选中满意的公司单位?”陈安突然想到。

    “《苍阳日报》的师姐一直想要我去她那里工作,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夏琴露出苦恼的神色道。

    “《苍阳日报》不错啊,好歹是东山郡首屈一指的权威媒体,相关的薪资福利待遇在业界都是最好的,再者有师姐的照顾,起码可以让你很快适应里面的工作环境。”陈安沉吟片刻道。

    “可是你不知道,《苍阳日报》入职后第一年的实习考察期是非常辛苦的,每天都要早出晚归跟随摄影组到处跑外勤,甚至经常连吃饭都顾不上,如此一来,你我都没有多余的时间相互陪伴约会了。”夏琴忍不住大吐苦水道。

    “好像《苍阳日报》的确有入职新人第一年跑外勤的传统,但你第二年有把握转入文职部门吗?”陈安若有所思道。

    “当然,这点师姐为了拉我入职可是再三保证过了。”夏琴点头道。

    “那你就去吧。”陈安直接道。“作为职场新人,每个人第一年都是在煎熬中渡过的,即便你能找到时间轻松点的工作,可我想要入职的咨询调查公司势必都不会轻松,到头来可能还是会聚少离多,不如我们便先忍忍熬过头一年,第二年想必我们的时间都可以宽裕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明天我便给师姐答复吧。”夏琴噘着嘴道。

    “心里还是不开心吗?”陈安见到夏琴这个样子自然清楚她在耍小脾气,不由得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小琴,阳光总在风雨后,为了我们未来更加美好的幸福,如今只能暂时牺牲一下了。”

    “少给我灌鸡汤了,先说好了,以后上班了,无论如何每周你都要抽出时间陪我!”夏琴扬起脑袋轻哼道。

    “没问题。”陈安笑了笑,双手顺势抱起夏琴便朝卧室走去。“不早了,我们睡觉吧!”

    “讨厌,我拖鞋掉了!”

    ……

    ……

    除却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家官宦子弟,每个人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自从陈安与夏琴纷纷进入职场以来,最初的几个月里,起早贪黑的忙碌工作使得两人的交流都开始减少,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相互述说一下彼此的工作情况后便倒头睡去,而休息日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睡一个安稳的懒觉,直至他们熟悉适应工作岗位,压力不再像以往繁重,两人才终于能抽出时间约会放松。

    陈安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或者聪明人,比如说他能考上麓山书院并非头脑比别人聪慧,而是源自母亲严厉的教育鞭策,当其他孩子放假都在尽情撒欢玩乐的时候,他却必须呆在屋里完成母亲布置的作业才能出门,再加上可能是性格影响,又或者是梦境的关系,他自小便养成了站在旁观者角度思考的习惯,正是这个习惯才造成了别人总以为自己是聪明人的错觉。

    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天赋这东西根本不是努力能够抹平的,但如果不努力的话意味着永远都看不见一丝追逐的希望,何况普通人没有自甘堕落的资本,一旦堕落基本和废人无异。

    如果陈安想要实现自己的目标,他势必要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才能成功,摆正自己的态度,不耻下问虚心请教,友善对待任何一个人,光是这几点便已经能让人成功了一半。

    “陈安,后天见。”

    从餐厅出来,五六个同事醉醺醺地摇晃着身体走了出来,纷纷朝着陈安挥手告别。

    “后天见。”

    陈安微笑地说完这句话后便忍不住打了个酒嗝,他拍了拍胸口捋顺积郁的酒气,下意识瞄了眼手表的时间,心里暗想,回去夏琴闻到自己身上的酒味又要说他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道前依旧车水马龙。

    餐厅距离自家大概三四十分钟的脚程,想着散散酒气的陈安决定步行回家,也好节省下一点车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陈安和夏琴上班后便不再向家里要一分钱,虽然两人的薪资在苍阳这座大城市生活绰绰有余,可考虑到未来结婚置业的问题,所以每笔钱的花销都要精打细算才行,连带着夏琴都因此受到了影响,大手大脚的消费都变得节制起来。

    今天完成了一单大生意,部门同事都非常高兴,所以决定提前庆贺一番,而陈安自然是免不了,他的酒量稍差,在尽到各方面的礼数后,哪怕不再有人继续劝酒,他都已经有点酒意上头,幸亏明天是休息日可以好好恢复调养。

    不知不觉时间都悄然来到了年底,距离他毕业入职都已经有半年的时间,工作方面,该习惯的早已习惯,明年说不定都能独当一面,按照他的计划,下一个阶段便是开始积累商业往来方面的人脉资源。

    穿街过巷,走到一半路的时候,陈安眼角忽然瞥见了路边一个熟悉的门帘。

    “咦?”

    大红色的门帘,门帘上有个黑色的奇怪图案。

    这门帘我好像见过?让我想想,唔……这不是半年前我抄近路回去见到的小酒馆门帘吗?虽然当时夜色已深,可那晚月光很亮,他恰巧看清了门帘的模样,只是上面的图案没有仔细注意罢了。

    这个小酒馆怎么会在这里?搬地方了?还是门帘相似的其他酒馆?

    算了。

    想到这里,陈安再次迈起脚步回家走去。

    “刚才门前有人驻足发现了这里。”

    还是在陈安离开不久,酒馆内再次响起了隐约的熟悉声音。

    “我已经说了多少次了,这世上不缺灵觉敏锐的普通人。”

    “但如果我说的是同一个人呢?”

    “同一个人?你确定你没有认错?”

    “你在怀疑我的灵觉吗?”

    “不敢……这就怪了。”

    “唉,又该换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