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告知
    医院地区两大团队的倒台制造出了大片的空白区,如果放在十天前的话,势必会有无数看中这块地盘的人涌入这里,可惜现在岛屿上只剩下了五十余人,彼此都已经是各自地盘唯一的生存者,战争彻底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有人开始不断主动出击,但更多的人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地盘。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雪莉看了眼医院地区最后一名被陈安干掉的目标尸体,转而将目光放在了蹲在阶梯上休息的陈安。

    最后的目标非常狡猾,他识破了陈安没有手表的真面目,在一场耗时三个钟头的追逐战后,陈安才终于干掉了他。

    “明天。”

    休息完毕的陈安站起身道。

    “这场游戏终于要步入尾声了。”雪莉心中感慨道。

    “是啊,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满意这个过程。”陈安抬头望向天空,面无表情道。

    “谁知道呢,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他们承诺的特赦究竟是真实还是谎言。”

    雪莉当然知道陈安指的是什么人。

    “如果我是举办方,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座岛屿。”陈安道。

    “那你最好祈祷他们的承诺是真的。”雪莉叹道。

    “你愿意放一个手里沾满无数鲜血的死刑犯回归社会吗?”陈安道。

    “特赦不代表自由,或许他们会把活着人的重新关回监狱,一辈子都在牢里渡过。”雪莉道。

    “恐怕有些人知道了宁愿选择死亡。”陈安道。

    “不一定,估计有人会尝试越狱重获自由。”雪莉反驳道。

    “那你就太小看监狱了。”陈安摇头道。“回去吧。”

    “我去开车。”

    雪莉没有继续与陈安争辩的意思,毕竟谁能成为最终幸存者这件事情八字都没一撇,现在讨论后面的问题为时太早了。

    搭上破破烂烂的汽车,两人顺利返回了别墅区的驻地,下车以后,陈安便去洗了个澡,他在追杀最后目标的时候起码追了十多公里,那家伙带着陈安几乎绕了大半个医院地区,要不是雪莉配合陈安堵住了目标,结果还真有可能让他给跑了。

    脱掉满是油腻汗渍的衣服,感受冰凉的冷水冲洗在身子,一时间疲倦都消去了不少,等到他裹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正在沙发座位处的雪莉神色古怪地站起身向他报告了刚才的监测结果。

    “有人闯入医院区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你洗澡的时候。”

    “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

    “把手表给我。”

    陈安沉着脸走上前拿过桌上放置的一个手表亲自进行了查看。

    “咦?有点意思。”

    等看清手表定位的情况,陈安眉头一挑喃喃自语道。

    闯入医院地区的有三个人,一个在前,两个在后,从两者的移动速度来看相互都驾驶了车辆,只是目标的移动有些杂乱无章,看样子是前目标正处于后两个目标的追杀中。

    “他们离我们很远,需要出手解决掉吗?”自知犯错的雪莉小心翼翼地问道。

    “暂时不用,静观其变吧,除非他们主动追来了别墅区。”

    陈安从沙发下的箱子里拿出一瓶饮用水打开来灌了一口。

    “最近类似的追杀不断在上演,这已经是我今天观察到的第五起了。”雪莉道。

    “具体发生地呢?”

    陈安好以整暇地继续看着手表上的地图定位,如今缴获的手表都能装满一个大箱子了,现在他想什么时候定位都可以,完全不用考虑定位的次数。

    “西北面农场一起,东南角小镇三起,最后这个是距离我们十多公里的南面小镇。”雪莉想了会儿道。

    “东南角的小镇真是乱啊。”陈安把地图放大,移动到了岛屿东南,那里是多个零散小镇组成的港口城市,同时也是岛屿最大的人群聚集地之一,以前他记得有四五十个光点,现在却只剩下四个,而这四个分别占着一个小镇,时不时便来回玩个偷袭骚扰的把戏,这不,陈安在观察地图的时候,那边又打起来了。

    “越乱越好,死的人愈多,我们的压力愈小。”雪莉道。

    “以岛屿河流为界,北岛屿如今存活下来的人数为17,南岛屿为31,北岛屿看似人少,可彼此战斗频率远小于南岛屿,估计再有几天,南岛屿的人数都要和北岛屿持平了。”陈安看完手表的亮点分布与数目后得出了结论。“相较于北岛屿的保守,南岛屿的进攻性更强,明天我们便向北岛屿出发一个个拔掉那些据点,只等南岛屿决出最后的胜者。”

    雪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闯入者死了。”

    过了片刻,陈安再次拿起手表观察的时候,发现医院内一个目标的亮点已经彻底不再移动,而追杀对的两个亮点渐行渐远。

    “他们竟然没有来打我们的主意?”同样看了地图定位的雪莉道。

    “呵呵,你可别忘我们是医院地区的最终胜利者,一个解决了整个医院地区的人怎么想都是棘手的人物,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与实力前,没有人会敢轻易招惹我们的。”陈安冷笑道。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继续留在这里算了,反正也没人敢过来。”雪莉撇撇嘴道。

    “游戏早一点结束对大家都是解脱。”陈安道。

    “也是,我现在最怕的是如今岛屿活下来的人里有和你一样的人。”雪莉指了指手腕的手表道。“不怕他打冷枪偷袭,就怕有些丧心病狂地故意躲了起来,抱着大家一起死的念头拖到毒发身亡。”

    “反正我又没中毒。”陈安淡定道。

    雪莉明显被噎了一下,道:“怎么会?难道他们没给你注射毒素?”

    “这个问题你问错人了,我想他们同样好奇我的身份来历。”陈安半眯着眼道。“我似乎忘了和你说,我不是像你们一样被他们送来的死刑犯,我是主动来到这个岛屿的。”

    “什么?”雪莉表情不可思议地惊愣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