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收尾
    一个可以整合将近三十个死刑犯的首领必然不会是简单的角色,谁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在最后阶段冒着极大的风险攻击学校方,彻底葬送了仅存的有生力量。

    赛罗伊德,他是医院方的首领,或许外人都以为他是一个心志坚毅,阴险狡诈且极富人格魅力的人,实则不然,在普通人眼里,他可能便是公园湖边那些随处可见的祥和老人。

    他能当上医院方的首领只有一个原因,他是本世界一个臭名昭著的邪教组织领袖,在他正式判处死刑前,追随他的忠实信徒都已经发展到了数万人。

    赛罗伊德表面看起来是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可一旦你与他对视交谈,他总有办法慢慢俘获你的心神,不知不觉受到他的影响,经过合众国联邦安全局给出的调查资料,赛罗伊德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催眠大师,有时候往往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笑容,你便甘心沦为了他驯服的羔羊,唯有那些意志坚定的人才能挣脱他的催眠。

    在他发动的一次有预谋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三十一人死亡,八百人受伤后,合众国在逮捕这位罪魁祸首不久便判处了死刑,只是谁想到他同样来到了这座岛屿。

    他的运气很好,或者说举办方故意为之,当他苏醒的时候,身边便有三个自己的死忠信徒,短短数日不到,他便拉起了一批“信徒”浩浩荡荡地占据了医院地区。

    在攻坚战结束后,除了他之外,其余活着的人便是他最早留在自己身边的三个信徒。

    赛罗伊德为人低调,隐蔽,平常事务都是交由推到台前的三信徒处理,自己则在幕后暗中把控团队,眼看最后时限愈来愈近,思虑良久,他终于决定消灭学校方这个医院地区最大的绊脚石,并将来以此为根基横扫整个岛屿。

    如果没有陈安的出现,或许事情的确会走向他预想的结果。

    可现在,他失败了。

    至少在他眼前看来,自己失败了。

    失败无碍,大不了从头来过,对此赛罗伊德非常有信心重整旗鼓。

    “教主,有人来了。”

    相较于灰头土脸满脸疲倦的三信徒,赛罗伊德倒是衣着整洁干净,在他闭目养神之际,一个信徒恭敬地来到他面前趴伏在地道。

    “迷途的羔羊需要神的指引,作为主派遣至世间的牧羊人,我有义务引导羔羊回到主的的怀抱。”赛罗伊德睁开眼,一副悲天悯人道。

    “教主,您要出手了吗?”信徒一听顿时激动道。

    “主已经给了我启示,我必须肩负主的教诲。”

    赛罗伊德缓缓站起了身子。

    ……

    “你留在这里,等会我一个人去解决他们。”

    当车子停在学校附近隐蔽的巷子内,陈安拿起枪便准备下车。

    “真不需要我帮忙吗?哪怕是外围的火力吸引?”雪莉连忙道。

    “你另有任务。”陈安检查了下手里的枪支道。“在我突击学校的时候,你的任务是帮我防备那些意图趁火打劫的围观散人们。”

    “你怕前脚干掉医院方,后脚他们便来捡便宜?”雪莉恍然道。

    “永远不要低估敌人的智商,这是我送给你的一句箴言。”

    看了看手表上的地图地位,记清敌人在学校的位置,然后陈安便把手表丢回了车里。

    “好吧,我会在暗中辅助配合好你的。”雪莉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你自己小心,如果碰到袭击的散人,打不过就躲,尽量拖到我回来为止。”正注意着头顶月色的陈安道。“好了,我该走了。”

    这时候,一片漂浮的乌云恰巧遮蔽住了月光。

    视野忽然变暗,等月亮重新从乌云后冒出头来,陈安都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真是神出鬼没。”

    雪莉嘴里嘀咕了一句,她收拢车里的手表,背上scar-l突击步枪下车,手里拿着战术手电筒缓步走向汽车边上一栋民房里。

    借着夜色的掩护,陈安迅速由宿舍区悄悄潜入了学校里面。

    距离医院方目标所在的教学楼位置约莫三百米,路上都有移植的绿化树木可以隐蔽身影,他不怕医院方发现自己,只是担心有散人透过狙击望远镜注意到他,没有手表可谓是陈安最大的底牌,一旦有散人知道医院地区有个没有手表的家伙势必会人人自危,将来再想暗杀他们恐怕都要变得棘手起来。

    所以他的行动都要比平常小心谨慎,短短三百米他竟然用了十多分钟才走完。

    此时此刻,教学楼一片死寂,楼道走廊燃烧着火光,地面狼藉,随处可见碎裂的砖石与玻璃渣子,一些丢弃的桌椅更是阻塞了部分道口,有时候还能看见惨死在角落的尸体。

    教学楼有七层之高,根据地图定位的显示,医院方的人都在七楼的大礼堂里,同时这也是他们歼灭学校方的最后战场。

    通往七楼礼堂有两条道路,沿着楼梯直上便能到礼堂正门,而礼堂有个后门,外面有一条2至7楼的铁楼梯,当时医院方便是通过两面夹击才攻破了学校方死守的礼堂,其中散人狙击死掉的便是走后门铁楼梯的一个突击人员。

    走后门铁楼梯的风险太大,因为铁楼梯根本没有可以隐蔽的地方,一旦走铁楼梯便等于把自己暴露在了围观散人的眼皮子底下。

    如今除了正门突破,他似乎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办法,哪怕他能从六楼窗户爬到七楼,又或者从天台下到七楼礼堂,可同样容易暴露自己。

    在突击礼堂前,陈安思索了良久的进攻对策,礼堂很大,手雷这个大杀器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尽管他有烟雾弹,但他很难保证一把枪正面误伤匹敌四把枪。

    难道真没办法了了吗?

    他靠在三楼内的一间教室墙壁内心想着。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

    找到了!

    七楼礼堂。

    赛罗伊德盘坐在礼堂幕后的房间里,手下的两个信徒分别守候在礼堂外,如今房间只有他与另一个负责情报收集的信徒。

    “教首,他们藏匿在学校外的一间民房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信徒把自己定位的结果告诉了赛罗伊德。

    “其他的羔羊呢?”赛罗伊德老神在在道。

    “他们的位置同样没有变化,似乎都在等着谁先向我们动手。”信徒道。

    “无知的羔羊们啊。”

    赛罗伊德说了句后便不再开口。

    以他的智商自然能看出这些想打他们主意的人都不敢轻易动手,深怕动手后别人来个黄雀在后,如此拖下去,收益的只会是他们。

    倘若彼此能团结一致,己方真的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

    可没人来,赛罗伊德想要“驯服”羔羊都没辙。

    “嗯?什么动静?”

    这时候,信徒警惕地左右张望起来。

    因为他刚才似乎听到了一丝轻微的金属碰撞声。

    在安静的礼堂里,发出任何一点动静都能引起人的注意。

    “是门外的福斯克他们吗?”赛罗伊德开口了。

    “我去看看。”

    说着,信徒恭敬地倒退出房间。

    下一刻,礼堂外瞬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

    赛罗伊德猛地张开眼叫道:“乔纳森!外面发生了什么?”

    结果,无人回应。

    “福斯克!哈里斯!?”

    他又叫了另两个信徒的名字都没有反应后,赛罗伊德立刻意识到了巨大的危险。

    他迅速拔出藏在身后的手枪,站起身慢慢移动到门边屏息凝神,同时抬起手在手表上操作地图定位。

    嗯?没人?!

    地图定位的显示中,除了他之外,礼堂门外只有三个信徒的红色亮点。

    难道是——

    赛罗伊德瞬间想到了敌人可能是一个没有佩戴手表的暗杀者!

    他会知道这类人,因为他之前便有一个自愿削断手腕成为他手中暗杀利器的信徒。

    可惜他在攻入礼堂前的时候,学校方有个人临死前引爆了身上的全部手雷炸死了他。

    “外面的朋友,我可以向您投降,您能放过我一条小命吗?”

    在死亡威胁面前,赛罗伊德直接撕掉了往日的伪装。

    只要给他与敌人交流的机会,他就有绝对的自信将对方“驯服”!

    三个信徒死了就死了,如果他能“驯服”没有手表的暗杀者,这一个人便能抵上十个人。

    可是他在说完后,外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难道走了?

    他如此想着,紧接着,他突然听到了门后地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好似有人往门前丢了一颗大大的玻璃弹珠!

    不好!

    砰——

    瞬间,一声剧烈的爆炸在礼堂房间响起。

    陈安手持m4突入进礼堂房间,卡在枪上的战术手电筒一下子便发现了不远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赛罗伊德。

    “朋友——”

    哒哒哒——

    赛罗伊德刚想说话,迎面射击来的子弹直接令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徒留下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医院方目标全部解决干净,你那边情况如何?”

    陈安看都没有看地上赛罗伊德的尸体一眼便大步走出房间与雪莉进行了联络。

    “有两个光点在向学校移动,其他三个光点撤离了。”另一头的雪莉迅速回答道。

    “你现在立刻驾车赶来学校教学楼与我会和,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陈安道。

    “好!”

    联络结束,陈安面无表情地看着身边倒在血泊里的尸体,杀光他们只用了陈安几秒钟的时间,整个过程都非常轻松,谁能想到他会从天花板的通风口钻出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之前陈安在三楼教室便是看见了头顶处的通风口才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主意。

    如今围观的散人有三个撤离,尽管不知道具体原因,但陈安有不好的预感,他怀疑有人猜到了他是一个没有手表的暗杀者,至于其余两个赶来的光点,无需多想,他们简单的大脑肯定认为医院方发生了内讧!

    雪莉赶到教学楼不久便让陈安呼唤着上了七楼礼堂。

    “我们为何要留在这里?”气喘吁吁爬上来的雪莉见到陈安后立刻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当然是拿你当诱饵啊!”

    陈安在礼堂大门外的楼梯处拦住了雪莉。

    “哈?!”

    雪莉只感到浑身无力。

    “你现在别动,拿起枪朝礼堂里射击,装作你前面有敌人的样子进行躲避攻击。”陈安道。

    “???”

    雪莉一脸不解地看着陈安,

    “如今赶来的两个散人应该是怀疑医院方发生了内讧,既然如此,我们就把戏做得足一点。”陈安拍了拍雪莉的肩膀,说完后便准备下楼。“我现在躲到下面去埋伏他们。”

    “真是阴险!”

    雪莉明白过来,嘴里不由嘀咕了一句。

    “等他们来后记得给我报告他们的位置。”

    陈安没在意,指了指耳机便离开了。

    毫不知情的两个散人以为捡到了大便宜,结果他们在通往礼堂的途中便被隐藏在暗处的陈安干净利落地给阴死了。

    “可怜的家伙。”

    得知计划顺利完成,雪莉下楼后看到死在楼梯上的尸体不由摇头叹道。

    “开始搜尸吧,所有尸体身上有价值的东西都不要放过。”陈安道。“这边搜完了,我们还要去医院再搜刮一下。”

    “晚了,撤离的光点中便有人去了医院。”雪莉指了指手表道。

    “……算了,反正医院的东西一个人想搜都搜不完。”陈安道。

    “既然他搜不完,或许他也不会打算留给我们。”雪莉耸了耸肩道。

    果然,雪莉这个乌鸦嘴说对了,等两人搜完学校,有用的东西都堆满车子后,在准备去医院的途中,他们看见医院方向燃烧起了大火。

    “……回去吧。”

    陈安沉默地看着远方燃烧的医院道。

    “别担心,我们不是搜到了几个医疗包吗?医院被烧了也没事。”雪莉安慰了一句。

    “没什么,面对这些毫无下限的死刑犯们我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陈安掉转了车头驶向别墅区。“只是愈是往后,对付他们便愈不容易了。”

    “我相信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属于你。”雪莉道。

    “然后你再干掉我?”

    “不然呢?”

    “回去我便先干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