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威力
    战争是残酷的。

    当祁飞真正亲身参与入中世纪的战争,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战争的认知是如何肤浅。

    尽管他没有追随海伦娜回援王都的军队冲杀在第一线,可是他依然感受到了战场上触目惊心的惨状,尤其是王都莱辛格的城下铺满了残肢断臂的尸体,散发出来的血腥腐臭味直冲云霄,稍微嗅到一点都直让人感到恶心干呕,有时候脚下踩到的软绵绵物体,很可能便是某人流出来的肠子与内脏。

    归根究底,抛开他身为诈骗大盗的身份,实际上他和普通人没有区别,打打杀杀什么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哪里比得上诈骗这门艺术。虽然他有着强悍的心理素质不假,问题是头一回感受到这种场面,他没有临阵退缩吐得稀里哗啦已经称得上意志坚韧了。

    至于于超,他就是一个怪胎,每当看着他闲庭若步的模样,祁飞都会在心里暗暗吐槽,他甚至敢肯定,于超早已司空见惯眼前的情景,真是难以想象从前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于哥,好奇问一句,你为何会选择来这里?”

    脸色有些苍白的祁飞紧紧跟随在队伍后方,手里拿着从战场上捡来的短剑用作防身,在进入王都城门之前,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的祁飞不由向于超问道,连带着称呼都从四眼仔变成了恭敬的于哥。

    “求教一个问题。”

    于超如今可谓是全副武装,手里拿着长矛盾牌,背着短弓,腰间两旁都佩戴着刀剑,靴子里还插了匕首,这些同样都是他在战场上收拢的,周围士兵都没有阻止。

    “求教什么?”祁飞一头雾水道。

    “个人**。”

    说完,于超便不再搭理祁飞。

    祁飞没有自讨没趣,事实上他肯回答自己已经是出人意料的事情。

    王都内喊杀声依旧,远方清晰可见无数火光染红了大半片天空,海伦娜率领着最精锐的骑兵先一步攻入了王城,等到他们后续的辎重步兵赶到后,据说海伦娜都杀穿了一条血路,差不多都要直扑对方在王宫内的指挥部。

    进城不久,他们这群辎重步兵便收到了军令,立刻前去第七中央大道堵截住前来救援王宫的敌军,而于超与祁飞想要再见到海伦娜,估计要等这场王都攻防战彻底结束后才有可能,现阶段他们唯一的目标是活下去。

    谁知道在抵达第七中央大道执行堵截任务的时候,祁飞竟然不见了。

    “呸!傻子才会和你们去和敌人玩巷战呢!”

    祁飞躲在一处阴暗的巷子内,脸上不知用哪里顺来的黑色绸布层层蒙着,只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好歹是一国王都,不知道能搞到什么好东西。”

    原来是他盗贼的本性发作打算趁火打劫一番才悄悄离开了队伍。

    平缓下紧张的心情,祁飞将短剑放在腰间稳固完毕后,三两下他便借着周围的窗户屋檐轻巧地攀上了房顶,借助头顶皎洁的月光与城内的火光,居高临下的祁飞瞬间将城内的地形收入眼底,同时大脑疯狂地开始记忆下来。

    “好东西肯定都在王宫,现在主角应该在和敌人拼命厮杀,王宫内几乎属于不设防的状态,叫让小爷好好浑水摸鱼一番,顺便……”

    他低下头,不经意间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

    “让我看看你的威力究竟如何吧!”

    下一刻,祁飞便宛如一只灵活的狸猫飞快穿梭在各个房顶之间,偶尔间隔太远,又或者碰到军队交战,他都会从附近隐蔽的街道巷子中潜伏过去。

    良久,顺利从高处落到对面的宽大阳台,不等他继续跑酷似的飞奔向另外一处低矮的屋顶,他却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扭头朝着不远处蹙眉望去。

    “哥好像听见了美女的呼唤!”

    “救…救命……谁来救救我……”

    此时此刻,王**与安格鲁人在城内的激战无疑殃及了无数无辜的民众,途中祁飞便聆听到了不少普通市民的求救声,可惜祁飞并非身怀正义之士,根本没有去理会这些人绝望的挣扎,但这次他却停了下来。

    因为——

    发出救命的主人声音太勾人心魄了!

    祁飞是一个男人,生理正常的男人,对于异性都非常挑剔的十足大男人,既然能够让他都驻足留步的女人,可想而知对方的声音是如何诱人!

    “美女别怕!哥来了!”

    鬼哭狼嚎了一声,他便循着声源迅速飞身纵跃而去,不一会儿,他便撞破窗户的玻璃闯入了一间富丽堂皇的贵族邸宅内。

    “谁?!”

    “敌袭!”

    “东边!”

    刚一落地,耳尖的祁飞便听到了三四个警惕的呼声,仓促的脚步朝着他这边跑来。

    “想找到小爷?做梦去吧!”

    祁飞露出嘲讽的冷笑,眨眼间便躬下身子溜出了房间,在躲过对方搜捕的同时还潜入了发出救命主人的地方。

    “卧槽!还是来晚了一步!”

    蹑手蹑脚地进入间一地狼藉的屋子里,祁飞瞬间便看见不远处的床边有个健硕的身影喘着粗气,身下隐隐传来着女性的悲泣声。

    他犹如鬼魅地站在奋力耕耘的男人背后,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面前的施暴现场,一只手慢慢探了出去,在捂住对方口鼻之际,另一只手早已拔出短剑抹开了男人的喉咙!

    床上的女人没有祁飞想象中的美丽动人,尤其是面如死灰的麻木脸容更是失去了半点活人的生气,虽然她还活着。

    “诶,抱歉……”

    祁飞深吸口气,转过身摇头叹了口气。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有时候他们这行碰到黑吃黑的对象,你不杀人,对方便会杀你。

    没人会选择束手待毙。

    但是,这却是他唯一一次为了陌生的受害者而杀人。

    “啊……”

    突然,女人像是疯癫一般叫出声来,不等祁飞反应过来,她便直直地撞开窗户跳了下去。

    “……”

    祁飞来到窗前,低头望去,默默看向躺在草地上那个女人扭曲的尸体。

    这边的动静无疑把搜索祁飞的其他人给招了过来,等四五个手持武器,明显是士兵模样的人走进来后,祁飞转过身,缓缓伸出手指向那群露出狰狞脸容准备朝他扑来的家伙们。

    “雷电!”

    他轻轻张口。

    瞬间,一道硕大无比的雷浆击破屋顶从天落下,直接将在场的所有士兵都劈成了焦灰!甚至大半个房间都摧毁殆尽。

    似乎祁飞都没有想到这枚戒指竟然会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威力,整个人都呆怔在原地,下一秒,脑袋传来的剧烈疼痛才令他回过神来。

    半跪在地方捂着脑袋的祁飞死死盯视着手上的戒指,嘴里喃喃自语道。

    “原来这就是使用你的代价吗?”

    意识到有人发现这边的异状后很快便会赶来,所以祁飞立刻离开了这间贵族邸宅,强忍着头疼躲到了周围一处隐蔽的地方。

    头疼维持了三分钟左右便开始减轻,五分钟后恢复如常。

    大致明白了戒指的威力与使用代价,坐在墙根下的祁飞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他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同样不会掉馅饼,尤其在见识了这枚戒指的恐怖威力后,他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究竟是谁遗失了这枚戒指,他可不相信会有人丢弃如此珍贵的戒指!而他意外捡到这枚戒指究竟是一个巧合?还是……阴谋!

    原本他以为这枚所谓的魔法戒指最多释放一道小闪电麻痹住敌人,熟料他才使出了这枚戒指不到半成的力量就轰塌了半个房间,如果是十成的力量,是否连整栋偌大的府邸都会荡然无存?

    他的心被彻底打乱了!

    连带着去王宫浑水摸鱼的心情都没有了。

    现在,他只有一个问题。

    如何处理这枚戒指。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