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组织
    当锋利的匕首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割开最后一个野蛮人喉咙的时候,身为始作俑者的于超根本没有去看身后捂着喉咙,倒在血泊中渐渐不再挣扎的敌人。

    他知道,不远处的王道等人都神色各异地凝视着彷如杀神的自己,因为没有普通人可以在独自面对一支野蛮人小队的围攻里活下来,偏偏他不但活着,甚至以一己之力杀光了这队野蛮人。

    计划失策了。

    尽管他们的确按照计划将五六个巡逻侦查的野蛮人引诱入了埋伏圈里,不想他们在“艰难”杀光对方后,一支计划外恰巧路过的游骑兵却闻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不得已下他们仓促逃入了地形复杂的树林,虽说树林内会大大减弱骑兵的威胁,可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最终,在游骑兵即将追上来后,负责断后的于超突然爆发了。

    他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游走在骑兵之间,每次挥舞过匕首都会带走一条生命,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便杀光了这支十二人组成的野蛮人游骑。

    所以可想而知王道等人在目睹了这一切的心情。

    震撼之余他们都不禁疑惑。

    于超,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有意思。”

    坐在一颗大树枝干上的周玉手里啃着苹果,由始至终他都隐藏在暗处悄悄观察着他们,对了,这支意料之外的游骑兵正是他引来的,考验考验,没点难度又如何称得上考验!

    所幸他们没有让自己失望,甚至还看到了一出不错的戏码。

    眼尖的周玉自然看得出于超的底细,无论从身体的柔韧性还是爆发力在普通人里都属于超一流的程度,再加上出神入化的匕首暗杀术,没有足够的天赋努力与名师的教导,普通人更是难以企及。

    他是一个杀手,而匕首仅仅是他精通的暗杀技巧之一。

    常言说,杀手和妓女是两种最古老的职业。

    哪怕是现代社会,杀手依然都活跃在普通人不知道的地方,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或许你不会知道杀手其实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可能平常与你经常嬉笑怒骂的好友同事便是一个杀手。

    随着科技的进步,暗杀技巧都不断日新月异,相较于下毒,远程狙击,定时爆破等等方便的暗杀技巧,近身的匕首暗杀除非个人喜好已经很少人会使用,大多数时候,使用匕首也意味着暗杀者被逼到了一个万不得已的境地。

    但从于超使用匕首的水准来看,他应该是喜好用匕首杀人的杀手。

    “别愣着了,扒掉这些野蛮人的盔甲武器,割掉他们的脑袋,骑上他们的战马迅速去面见海伦娜吧,一旦对方的指挥官发现自己的军队迟迟没有回来,势必会重新派出人马来追查的!”

    周玉打破了在场沉默诡异的僵局,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说道。

    他的出现的确让王道等人反应了过来,只是扒掉野蛮人的盔甲武器不难,难得是割掉他们的脑袋,毕竟这样的行为实在太过血腥,正常人都无法接受。

    不料于超却帮王道他们完成了这份枭首的工作,看他用野蛮人的斧头犹如刽子手斩下一个个头颅的时候,王道等人都莫名会感到脖颈一阵发凉。

    特么的!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他会是一个超级变态!

    祁飞故作瑟瑟发抖地躲藏在王道身后,手里紧握着从野蛮人手里扒下来的短剑,目光始终带着强烈的警惕看向若无其事般处理着现场的于超。

    “王哥,你说我之前得罪了他,他到时候会不会凶性大发把我也杀掉啊?”

    祁飞不动声色地扯了扯王道的衣角战战兢兢道。

    “不用担心,如果他想要杀你的话肯定早已下手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王道面无表情地安慰着祁飞道。

    “妈耶,谁能想到他竟然隐藏得这么深……”祁飞顿时苦笑道。“就我这样的小身板,估计来一百个都不够他杀的,刚才那一幕太特么恐怖了,我现在都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处理得差不多完毕后,众人准备离开之际。

    祁飞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周队!我不会骑马啊!”

    “你们谁会骑马?”

    周玉牵着一匹战马的缰绳停下脚步,扭头朝众人问道。

    “我。”

    于超和王道都不约而同道。

    “这样,祁飞你坐王道的马,李萍你坐于超的。”

    周玉不假思索道。

    “这个……队长……我行不行坐你的马……”

    李萍根本不敢看向于超一眼,耷拉着脑袋举手颤抖道。

    “随你。”

    周玉直接扭过头道。

    “太好了,谢谢队长!”

    说着,李萍立刻如释重负般跑到周玉面前。

    而于超则始终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任谁都猜不出他的内心想法。

    或许他一早便知道,当他决意暴露自己的时候,他便预料到众人对他的态度都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后悔吗?

    不,这与后悔没有关系。

    于超独自骑在马上,目光漠然地遥望着远方。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孤独,不再顾忌世俗的眼光。

    自从他捣毁组织彻底告别杀手这一行后,他回到了名为祖国的这片土地,并应聘入了一家规模中等的广告公司里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于超有记忆开始,他便和十多个同龄的孩子集体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大环境里,每天,他们都要抢夺有限发放的餐食,往往身体弱小性格怯懦的孩子都因为抢不到饭吃嚎啕大哭,时间久了,他们便不会哭了,因为他们要么更加凶狠地抢夺,要么饿死。

    往后的岁月,活下来的孩子们都一一接受各方面的训练,唯有训练达标者方有饭吃,晚上,有人会天天给他们讲课洗脑,直至十八岁成年的时候,上面在海岛上组织了残酷的搏杀,而于超便是最后的胜利者。

    那场搏杀里,他杀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其实像他这样养蛊出来的杀手已经算不上一个人,因为他们的人性早已泯灭了干净。

    五年的时间,他完成了组织交代的无数任务,这意味着他杀死了无数的人。

    直至某天,当他发现自己亲手杀死了一对中年夫妻后才知道,原来,这对中年夫妻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在他年幼未能记事的时候,他便被人拐卖了,辗转之间流落到了组织手里。

    毫无疑问,于超崩溃了。

    当他近乎疯狂地将组织消灭干净后,迷茫的于超回到了亲生父母的家乡祭拜,随后他便长留了下来,每天,他都会在父母的墓地前沉默地驻留很久,明明他有很多话想要说,可话都堵在了嗓子眼,他知道,哪怕说出来都再也不会有人听到了。

    他习惯了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如同行尸走肉活在世上。

    那天,在电脑前完成最后工作事项的于超正准备关掉电脑下班回家,突然,电脑冒出了一个弹框。

    “你……想要重新感受真正活着的滋味吗?”

    他不知道是哪个黑客在和他开玩笑,显然,他不喜欢这个玩笑。

    然而,他在打算拔掉电脑电源的时候,他却停住了。

    我……想要重新感受真正活着的滋味吗?

    鬼使神差下,他握住了鼠标,光标移动在了yes的选择框。

    许久。

    他的手指微动点击了鼠标的左键。

    眼前莫名一黑,醒来后他便来到了眼前陌生的世界,见到了周围陌生的人。

    可是,他没有感觉到重新活着的滋味。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他被骗了。

    周玉口中所谓的主神无非又是另一个企图利用操控他的“组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