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计划
    周玉独自倚靠在一颗树下,手指夹着香烟放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来的烟雾虽然模糊了他的脸容,却无法掩盖他那双深邃的双眸。

    他在默默注视着私底下商议对策的新人们,这是一次考验,如果他们连如此简单的考验都无法通过,周玉只能感叹他们不适合残酷的人生,早死早超生反而让是一种幸福。自从进入神秘的主神世界,他早已见惯了尔虞我诈,生死离别,整个人在变得铁石心肠的时候,感情都愈来愈淡薄。

    他开始觉得自己不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只知道完成主神任务的机器。

    每次遇到随机分配的新人任务,他都会用一种怜悯的心情看待那些形形色色的新人们,因为凡是能侥幸活下来的人,倘若没有具备大毅力,大智慧,大坚定者,否则迟早都会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永远无法超脱出这个禁锢他们灵魂的牢笼彻底沉沦。

    不可否认,主神能够赐予了他们一切梦寐以求的东西,但前提是你能一直活下去。

    问题是谁有把握可以一直幸存下来?

    所以,在主神空间里,你永远都会见到醉生死梦的轮回者,因为谁都没有自信下次任务后自己能活着回来。

    在他看来,这次任务新人的素质都非常高,或许是出于谨慎,彼此都隐藏得非常好,他们以为自己精湛的演技能够欺瞒过自己,殊不知周玉根本都不在乎。

    《永恒与寂灭》这个世界周玉来过三次,每次都是不同的时间剧情点,而圣女海伦娜这段剧情他却没有亲身参与过,他会如此熟悉无非是购买了这个世界轮回者制作的详细攻略罢了。要知道主神空间的轮回者为了赚取轮回点可是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商机进行钻营,基本上每个人新人回归空间都会遇到一大堆上前推销的轮回者,三观都能产生巨大的冲击。

    原因?

    无非是每待在轮回空间一天都要付出10点轮回点,而轮回空间又分不同的档次,滞留价格都不同,很大程度上与房租的性质无甚区别,一旦没有了轮回点扣除便会强制抹杀,若想赚取轮回点的话,要么去完成主神颁布的任务,要么凭借头脑去赚取轮回点。

    是的,主神空间没有强制任务,只有强制抹杀。

    但轮回者却不得不去接受任务。

    无他,房租要轮回点,装备道具要轮回点,增强自身能力要轮回点等等,任务就像是一份工作,尽管工作很危险,可不工作你就会死,如此简单的道理。

    新人任务在主神空间是一种福利,通常情况下主神是不会颁布在明面上,唯有当你选定任务进行传送途中,主神才会突然发出是否接受新人任务的弹框。

    而周玉恰恰便是这次的“中奖者”。

    新人任务虽然收益不高,但危险系数却是最小的,所以新人任务的性价比是所有任务里最高的,无怪乎轮回者们都喜欢新人任务,碰到黑心的轮回者,他们甚至能骗得新人被卖了还帮他们数钱。

    作为资深者轮回者,哪怕新人任务的危险系数再低,周玉都异常谨慎,他能活到现在便因为如此。

    他曾说过,这个世界不但有神明,而且暗地里潜藏着具备超凡力量的人类。

    正常的新人主线任务,只要新人不作死,基本不会引出常规外的敌人,即使碰到都属于最弱的一类,新人们想要战而胜之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玉记得,哈默城集结的安格鲁人军队里除了零散的炼金枪兵,最强的便是修炼了战气的大骑士,而这两类兵种基本上都是在正面战场才会碰到,普通情况下新人想碰到都难。

    新人们商议了许久,最终制定出了具体的作战方案。

    两个字,陷阱。

    关键人物,李萍。

    考虑到野蛮人的战斗力,手无寸铁的他们根本不能指望硬碰硬的截杀手段,唯有智取才是唯一的办法,所以他们打算先行摸清楚哈默城附近安格鲁人军队在巡逻侦查方面的行动规律,然后在必经之路上提前布置好埋伏,待有队伍通过后李萍立刻呼叫救命引诱对方踏入陷阱,这时候他们便一拥而上解决敌人。

    计划提出容易,具体实施困难。

    最重要的是谁能保证他们一定能杀死落入陷阱的安格鲁人?

    偏偏他们已经时日无多,不上都要上,如果没有在王都攻防战爆发前携带投名状赶去面见主角海伦娜通风报信,等待他们的将是强制抹杀。

    “周队,既然你不肯出手,那么我们可以恳求你一件事情吗?”

    当众人商议回来,四人对视一眼,王道深吸口气站出来道。

    “什么事?”周玉掐灭了烟头淡淡道。

    “您能给我们一些防身的武器吗?”王道说。

    “武器?”周玉瞥了眼祁飞片刻不离手的削尖木棍道。“你们已经不是有了吗?”

    注意到周玉眼神的祁飞下意识将木棍丢到了一边,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起来。

    “周队,我们想要的是金属利器,而非木棍这类简易的武器。”于超扶了扶眼镜道。

    “当然,如果有枪就更好了。”祁飞笑嘻嘻道。

    “枪没有,只要一把匕首。”周玉随手从后腰处掏出一把匕首摇晃在手里道。“要么?”

    “要!”王道当即道。

    “那你们谁要呢?”周玉环视众人道。

    四人又对视一眼,不想王道刚准备开口,于超便率先走上前接过了周玉手中的匕首。

    “我拿吧。”

    “喂喂喂!于超,你搞毛啊!匕首不应该给我们之中最能打的王道吗?”祁飞一看,顿时大呼小叫起来。

    “我自认为对于使用匕首还是有点心得的。”

    于超面无表情地将手中锋利的匕首在指间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杂耍呢?这玩意中看不中用。”祁飞嘴硬道。

    “你想试试吗?”

    于超不露痕迹地将匕首反手一握看向祁飞道。

    “王哥!你上!”

    祁飞却直接退后一步,伸手拍在王道的肩膀上叫道。

    “我相信于超比我更适合这把匕首,就让他作为我们这次计划的主攻手吧。”王道盯视了一会儿于超握住匕首的手腕,竟然点头认同道。

    “啊?王哥?你真要把匕首让给这个四眼仔?”祁飞顿时诧异道。

    “祁飞,请说话对别人尊重一点。”王道立刻冷下脸训斥了他一声。

    “对不起……”祁飞一听,仿佛听话的乖宝宝一样朝着于超郑重道歉道。

    于超没有理会,他只是随意看了祁飞一眼便回到了队伍。

    祁飞表面看不出异样,背后早已渗出了冷汗。

    妈的,好强的针对性杀气。

    终于原形毕露了吗?

    估计这次作战结束,大家都瞒不住了吧?毕竟事关重大,藏拙的下场谁都明白。

    于超是第一个,那第二个会是谁呢?

    不自觉间,他的目光悄悄瞥向了畏畏缩缩蓬头垢面的李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