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骗者
    神在指引着我。

    自从两年前安格鲁人袭扰布沃的村庄,姐姐为了保护自己不幸遇害后,很长一段时间海伦娜都沉浸在伤痛中无法自拔,每天她都会前往教堂祈祷,向神父倾诉告解,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人是姐姐不是我?神爱世人,为什么却给人类带来了无数苦难?神说要学会包容自己的敌人,为什么我却无法原谅杀害姐姐的安格鲁人?

    直至某天,她在睡梦中聆听到了神的声音。

    她看到了一个浑身笼罩在光晕中看不清脸容性别的人影,她没有害怕,只感受到了无尽的温暖与亲近。

    祂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冥冥中似乎有个慈悲的声音说。

    孩子,忘记仇恨,仇恨会蒙蔽你的双眼,蒙蔽你的心灵。

    “不,我无法忘记。”

    梦里,海伦娜紧咬着嘴唇,大颗的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流出。

    祂说,孩子,仇恨让你感觉到了痛苦,如果无法放下仇恨,你永远都会在仇恨迷失自己。

    “主啊!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海伦娜啜泣道。

    祂说,孩子,我会指引你消除一切仇恨的源头。

    海伦娜醒了,同时明白了神的旨意。

    仇恨的源头是战争,她将带着神的旨意结束这场战争。

    因为神的指引,她能预见未来的战况局势,因为神的指引,她在战场上能洞悉敌人的弱点,因为神的指引,她……无所畏惧。

    一系列突如其来的胜利,海伦娜赢得了无数士兵贵族的支持,她接过了国王授予的军队指挥权,不断在缔造着属于自己的传奇。

    人们相信,在她的领导下,萨兰克王国必将赢得战争的胜利!

    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海伦娜,他们又否决了你的提议吗?”

    战前会议结束后,守在会议室外的侯雯君见到神色严肃走出来的海伦娜,顿时蹙眉轻声道。

    “是的,他们认为突袭波恩的计划太过激进冒险,长途跋涉深入敌占区内不但补给受限,一旦安格鲁人发现后形成包围,我们立刻会变成一支孤军遭到围歼。”海伦娜轻叹道。“所以他们坚持夺回近在咫尺的王都。”

    “他们这帮贵族脑子都是马粪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安格鲁人已经抽调了各地的守军重兵集结在王都莱辛格,后方的波恩早已空虚吗?只要我们完成对波恩的突袭,彻底切断安格鲁人的补给线,驻守在莱辛格的安格鲁人无需进攻,三个月内便会自己崩溃……”侯雯君握紧腰间的长剑咬牙切齿道。

    “但他们却认为夺回王都的政治意义非凡,再者如果全歼了莱辛格的安格鲁人,接下来便能轻松光复其余的王国领土。”海伦娜小声道。

    “呵呵,看来他们已经被一系列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城高墙厚的莱辛格又岂是容易攻破的!”侯雯君冷笑道。“当初安格鲁人可是围攻了半年才借助叛徒里应外合攻下了莱辛格,而我们要怎么进攻?难道要白白牺牲无数士兵的性命去填满城墙脚下吗?”

    “我听将军们说,到时候莱辛格内心系王国的忠臣义士会在我们发动进攻过程中趁机夺取城门,协助我们攻下莱辛格。”海伦娜道。

    “同样的手段,难道安格鲁人不会防范这点吗?”侯雯君讥诮道。

    “如今事已成定局,我们只能服从命令。”海伦娜摇头道。“大军会在一周后对莱辛格发动总攻!”

    “海伦娜,有句话我一直想说,他们由始至终都在利用你。”侯雯君沉默片刻,见四下无人之际突然道。

    “我知道。”海伦娜遥望着远方莱辛格隐隐约约的城池轮廓道。“可只要能够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不在乎他们利用我。”

    “迟早下去,你都会被他们卖掉的!”侯雯君终于忍不住道。

    “……”海伦娜转过头,眼神里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深邃光芒。“伊芙琳姐姐,你还知道什么?”

    “这些都是我的直觉,预感。”

    侯雯君下意识躲开海伦娜的视线。

    在她凝视自己的时候,侯雯君内心莫名一慌,伴随海伦娜身边如此之久,她已经非常熟悉海伦娜,然而她这个眼神却是如此陌生,依稀间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她想起来了!

    这是通常陈安偶尔才会流露出来的眼神。

    冷漠中不夹杂着任何感情,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俯瞰着人间的眼神。

    难道——

    神明的投影一直寄居在海伦娜的灵魂深处吗?

    “奇怪的人。”

    当侯雯君装作无事借口离开后,海伦娜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即,她的眼神重新恢复清明,似乎有些疑惑侯雯君的离去。

    ……

    ……

    “再有三天,王都攻防战便要开始了,所以我们必须在这场战役爆发前赶到王都莱辛格。”

    在一处遭受战火荼毒的村庄,幸存下来的村民都在忙碌着重建村庄的事宜,当周玉等人出现后难免受到了村民们的戒备,但周玉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与村民代表谈判交涉后,对方立刻放下了戒备,并热情招呼了他们。

    打探清楚具体的时间与剩余路程,周玉立刻召集队员们商议接下来的任务事宜。

    “周队,我有一个问题。”

    这时候,王道举手提出了疑问。

    “说。”

    “主线任务说我们必须保护主角海伦娜在望都攻防战取得胜利,按照原来的剧情,是否没有我们,海伦娜都可以取得胜利?”

    “在原来的剧情里,王**进攻莱辛格采取的是里应外合的方式,可是安格鲁人一早便知道城内有意图投诚的叛乱者,但安格鲁人却将计就计,打算在叛乱者开城迎接大军入城时提前布置好埋伏,全歼这些毫无防备的入城军队,若非有人及时将这个重要情报告诉了主角海伦娜,接下来越权指挥军队不但完成了营救任务,甚至进一步攻占了莱辛格,否则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周玉缓缓解释道。“既然主神会发布这样的主线任务,说明原剧情中负责通风报信的人不复存在,而我们则成为了通风报信的人,一旦我们无法及时将这个情报告知海伦娜,任务必然会失败。”

    “可主线任务没有说明这点啊!”李萍缩了缩身子道。

    “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周玉淡淡道。

    “真是奸诈啊……”

    祁飞心里暗暗想到,如此重要的信息现在才说,如果不知剧情的人意图离开队伍单干,哪怕能活着抵达王都都无法完成任务,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主线任务真的只是通风报信这么简单吗?”一旁的于超扶了扶眼镜难得开口道。

    “不出意外的话。”周玉道。

    “什么意思?”

    “第一,海伦娜不是我们想见便见的,第二,海伦娜不会相信我们的片面之词。”周玉伸出两个手指头道。“而主线任务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取信海伦娜。”

    “队长,直接用你刚才对待那帮村民的神奇方法不就可以啦!”祁飞嬉笑道。

    “催眠术对待普通人自然没有问题,但海伦娜是神明眷顾的圣女,一旦使用催眠术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导致对方的敌视。”周玉否决道。

    “那…那我们要怎么办才好?”李萍语气慌张道。

    “我们需要敬献一份投名状!”周玉神色镇定道。

    “投名状?我们是要杀人?”王道立马反应过来。

    “除此之外,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吗?”周玉反问道。

    话一出口,其他人都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

    “这次王都攻防战,王**面对的不单单只有王都莱辛格内的敌人,同时还有无法及时赶到莱辛格逼迫集结毗邻莱辛格的哈默城,而在攻城期间,海伦娜便负责率军警惕这支援军,以防在攻城过程中遭到腹背夹击。”见众人许久不说话,周玉才继续开口。“我们的任务便是截杀一队驻防在哈默城附近的安格鲁人,随即演一场追逐逃亡的戏码给海伦娜看。”

    “我…我没杀过人,不会杀人啊……”李萍带着哭腔道。

    “是啊队长!你瞧瞧我这小身板能杀得了谁啊!”祁飞捏了捏自己瘦弱的胳膊附和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看见血就犯晕……”

    “周队,杀人这种事情,尤其是截杀一队野蛮人军队对于我们实在太困难了。”王道盯视着周玉蹙眉沉声道。

    “你们是想要我出手来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吗?”周玉一下子便看穿了有些人的心思。

    “队长,我们都是来自现代社会遵纪守法的普通人,别说杀人了,恐怕杀只鸡都不会,我们又不像您这样经过主神强化的资深者,所以……您看是否能帮我们一把?”祁飞当即叫苦不迭道。

    “我不会帮你们。”谁知周玉摇头断然道。

    “为什么?”祁飞惊愣道。

    “因为……我不会出手。”周玉看着众人面无表情道。“如果连这点小事你们都办不到,那么,你们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队员。”

    “难道你就不怕任务失败吗?”于超的眼镜上泛过一抹亮光。

    “忘了和你们说,这次新人任务我是有豁免权的,而你们不过是我可以随意抛弃的对象。”

    “怎么会……”

    “要不然你们以为我会无缘无故接受引导新人的任务吗?”周玉面露冷笑。

    “你不是我们的队长吗?”

    “队长?!的确!”周玉耸了耸肩道。“如果这次任务顺利完成后,我自然会是你们之中合格者的队长,至于淘汰者是没有资格成为我的队员。”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

    而且,这好像与我熟悉的无限流不同啊!

    祁飞表面上义愤填膺,实则暗地里却思绪百转。

    不过——

    呵,只要有这枚神奇的戒指在手,资深者又如何?无非是仗着比我们早进入主神世界,凭借实力与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欺负我们这帮新人罢了,哼哼,等将来老子混出头了还会看你们这帮资深者的脸色?

    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完其他人的反应后,祁飞不由感慨。

    妈的,这帮家伙都隐藏得太深了吧?

    看似正派的王道,娇弱的李萍,孤冷的于超,没一个是好相与的角色。

    普通人自然会被他们的外表欺骗,可祁飞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同样是普通人。

    至于之前他的自我介绍与袒露心扉。

    嗯——

    谁信谁傻。

    但是,有一条却是真的。

    他的确是诈骗犯不假,但却不是骗贷逃债的低级诈骗犯。

    诈骗是一门艺术,结果特么祁飞看见了一帮“同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