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离别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小到大陈安便是一个喜欢安静百~万小!说的人,即便是遭逢“流星”奇遇后他都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对于他而言,书籍是知识,同样是打发消遣时间的唯一乐趣。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每个人在上学的时候都看过听过这句劝学的名言,年少青葱之时或许不以为然,直至长大以后才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慨,但一个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哪怕穷极一生都无法看遍世上的所有书籍。

    在浩瀚如烟的首都大学图书馆里,光是书籍的总藏量便有五百万册(件)左右,如果以一天20本的速度全部看完都需要680多年,何况每年市面上都会诞生无数新的书籍,哪怕再痴迷读书的人都会感到无力的绝望。

    除非,你能永远活下去,活到人类灭亡,文字消失,终有一天,你才能看完世上所有的书籍。

    然而,没有人读书会如此钻牛角尖,大多数人读书都是抱着强烈的目的性,无论是陶冶情操,消遣娱乐,又或者是加深巩固专业性的知识。正如陈安一样,以前他百~万小!说偏向于文学类的书籍,现在却偏向于理科专业的书籍,不同的阶段,不同的人群,百~万小!说的目的性都会大相径庭。

    当所有人都在畏惧陈安的强大,他却深感到自身的渺小,尤其是相较于广袤无垠的宇宙,不提人类,纵然是银河系在宇宙都不过是沧海一粟。

    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

    这句话出自于德国的哲学家歌德,而陈安同样秉持着认同的态度。

    随着陈安意识到周边的人们无法跟上他思想步伐后,他没有选择修正帮助他们,而是孑然一身与他们渐行渐远,他不是圣人,同样没有对这个世界文明指手画脚的资格,倘若每个人类文明都需要他的帮助才能成长,这样的文明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如今他们可以看见陈安的背影,但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陈安消失无踪。

    因为,他已经去了更远的远方。

    “陈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盈袖近乎是用哀求的口吻向桌对面的陈安低声下气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想安安静静不受打扰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陈安认真浏览着手中上个月出版的学术期刊,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可是你知道吗?你已经彻底搅乱了里世界的浑水……”苏盈袖痛苦地扶着额头充满着无力感道。“如今不知道有多少组织势力都各怀心思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你想要的平静生活根本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

    “我知道。”陈安淡淡道。“但你看他们现在不是很老实吗?”

    “老实只是一时的,一旦他们达成共识,后果可想而知。”苏盈袖脸色疲惫道。“即便我们九处都抵挡不住这股滔滔大势。”

    “暴力威胁对我是无用的。”陈安道。

    “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苏盈袖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道。“可世界上最不缺乏的便是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啊!据我所知,光是想要恨不得杀你而后快的组织便多达十三个!这些人如今在里世界不断上蹿下跳的拉拢盟友,虽然他们现在是一盘散沙不足为虑,但是一旦有背景雄厚的组织站出来主持局面,你以为你现在的日子还会过好吗?”

    “……”

    陈安默然不语。

    “我知道你非常强,强到令所有人都感到绝望,我甚至相信你可以仗着实力轻松杀光所有对你意图不轨的人,但最终你却会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到时候你在这个世界还会有立足之地吗?”苏盈袖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那你知道吗?我始终都会离开这个世界的。”陈安摇头轻声道。

    “我知道!我知道有什么用?问题是那些人会相信你吗?”苏盈袖叹道。“陈平,你永远都不要低估人们对于未知的恐惧与恶意。”

    “如果……”陈安扭头看向窗外阴沉沉的天空。“这个世界不再有灵能呢?”

    话音刚落,一声惊雷轰然炸裂,惨白的闪电灼痛着眼睛划过眼前。

    “你……”

    苏盈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目光惊恐地看向陈安。

    “不要紧张,这只是一个假设。”陈安回过头平静道。

    “但你却有能力办到,对吗?”苏盈袖紧紧盯视着陈安,试图从他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你们应该仔细研究过地球上的灵力环境吧?”陈安头也不抬地继续看着手中的期刊道。“自12万年前陨石爆炸诞生灵能伊始,地球上的灵力环境在整体上便处于不断减弱的趋势,直至20世纪初又一次陨石爆炸,几乎彻底毁灭了灵力环境自我循环修复的生态圈……我曾在九处资料处看过一份很有意思的调查资料,20世纪初,里世界有记载的s级灵能者数量是38位,但到了21世纪,s级灵能者却仅有17位,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这回沉默的人换作了苏盈袖。

    “按照我的计算,大概120年后,s级灵能者将不复存在,190年后,a级灵能者不复存在,最终在290年后,灵能者将彻底消失在地球上。”陈安道。

    “所以呢?”苏盈袖许久才缓缓开口。

    “所以,你们最应该关心的重点不是我,而是如何延续灵能者在未来享有的特权。”陈安轻描淡写道。“虽然实际上里世界已经有很多人都未雨绸缪提前给未来的家族后代铺路了,光是他们现在掌握的资本力量便已经能够左右世界的经济命脉,问题是这些都是他们依仗灵能的力量攫取的,唯有力量足够强大,他们才能保住这份基业,等到灵能不再是威胁彼此基业的力量,你认为他们的重心会放在什么地方?”

    “到时候里世界将会和现实世界融为一体。”苏盈袖闭上眼睛道。

    “倘若灵能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了呢?”陈安问。

    “集体反噬之下,世界的资本力量将会乱作一团。”

    苏盈袖睁开眼,满脸苦笑地看着陈安,因为她听懂了陈安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便是你新一轮的恐吓警告吗?”

    “事关到切身利益,没有人能独善其身。”陈安平静道。“替我转告他们,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子孙后代着想,三思而后行。”

    “我懂了。”

    说完,苏盈袖郑重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不知道陈安今日是否注定无法清净,前脚苏盈袖刚走,后脚侯雯君便坐在了他的对面。

    “我来是和你说两件事。”

    侯雯君的开场白非常直接。

    “说吧。”

    陈安漫不经心道。

    “一、我要离开了,二、注意孟凡飞。”侯雯君道。

    “嗯?”陈安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神色严肃的侯雯君。

    “组织发现了疑似上古诸神黄昏战场的线索,准备调我前往欧洲地区。”侯雯君解释道。“苏逸曾经说过我的事情,所以你知道他们活抓我的原因,他们一直以为我父亲留给了我一把关乎诸神黄昏秘辛的钥匙,但他们情报有误,所谓的钥匙其实就是我本人……”

    见到陈安有意思听下去的样子,侯雯君便继续说道。“我父亲当年是一个探险家,毕生都在探索考据上古神话时期残留的遗迹,在我年幼的时候,据说父亲找到了上古诸神黄昏的战场,但回来后却精神莫名失常,不久便神秘暴毙而亡,不过父亲临死前却在我手心留下了一个灵能印记,组织曾仔细检查,认定这是定位印记,可由于组织常年都没有找到诸神黄昏战场的线索,这个印记也无法发挥作用……”

    “所以这次离开你是打算跟随组织去调查当年父亲神秘暴毙的真相?”陈安想了下道。

    “是的,可这次我离开我却有着不祥的预感,所以特地前来和你说明道别。”侯雯君低声道。

    “孟凡飞是怎么回事?”陈安点头岔开了话题。

    “不清楚,你只要知道,他现在已经被樱庭秀和收买了,暗地里不知道在对你策划着什么阴谋。”侯雯君轻叹道。“但这一切都是他的擅自主张,完全将我排除在外,假如,我是说假如他真的触犯了你的底线,还望你不要因为他的关系连累到我们组织。”

    “看来你对你们组织的感情非常深厚。”陈安道。

    “毕竟我从小便是组织抚养长大的。”侯雯君无奈道。

    “我答应你。”陈安道。

    “谢谢。”

    说完事情的侯雯君不再多言,起身便向陈安道别。

    “等等。”

    在侯雯君临走之前,陈安叫住了侯雯君。

    “什么事?”侯雯君疑惑道。

    “把手伸过来。”陈安道。

    侯雯君不疑有他,直接朝他伸出了手,但陈安却在她手心蜻蜓点水般触碰了下便收了回去。

    “你可以走了。”

    “你做了什么?”侯雯君仔细打量着毫无异样的手心道。

    “没什么。”

    陈安摇头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