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变化
    无论是九处亦或者境外各国的组织势力对于陈安的力量认知都是浅薄的,他们知道他具备非常强的力量,疑似掌控了时空的能力,但具体的攻击原理却不得而知,因为之前他的出手都不带一丝烟火气,每次定住敌人后,好像就如同电脑里右键点击文件直接删除了一样简单。

    直至“纸片人”出世,他们才真正意识了陈安的可怕之处,同时明白了他为何会沉浸在无尽的知识海洋里不问世事,因为他的能力根本就是与科学存在着紧密的关系。

    里世界向来不乏神通广大之辈,他们若想了解“纸片人”形成的原理自然不难,通过现实笼络的科学家研究发现,这些“纸片人”的形成无非是将经典物理学运用到了极致的表现。

    简而言之,陈平利用了空间维度的变化,使目标从三维降到了二维,导致大量的能量和物质信息丢失,并通过基本粒子结构的拆分再重组,构造了一个空间结构完全不同的区域保留了二维“纸片人”的生命信息。

    “纸片人”们表面上在三维空间看似死了,可在二维空间他们却依然活着,只是生命形态发生了改变。按照地球目前的科技水准只能观测,根本无法实现其利用维度来还原与干涉现实,否则有这个科技水准,地球上的人们早就迈向银河系了。

    假设一点,陈安利用维度打击的不是人,而是空间呢?想到这里,凡是知情者都不寒而栗,这意味着陈安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而且陈安具备的力量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

    首先不提必须有灵能者具备掌握时空的灵能,再者必须系统学习大量的物理知识,最后,如何将物理知识与灵能结合通过现实展现出来又是一个难题。

    所以无怪乎他们现在对于陈安畏惧到了极点。

    负责研究纸片人的科学家还大胆下了一个结论,随着对方在物理学上的造诣愈深,他的力量便愈强,不同于灵能者需要不断增强灵能才能壮大自己的力量,陈平单凭知识的累积便能做到这点,甚至力量来得会比灵能者更加轻松,更加强大。

    他是一个怪物,一个不可控制的怪物。

    所幸只要不招惹“怪物”,“怪物”目前便是无害的,但谁能保证他未来是否依然如此?

    没人知道。

    正如心底阴暗的人看什么事情都是阴暗的一样,不少里世界的组织都认为必须将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问题是谁肯当出头鸟呢?反正九处是绝对不敢。

    想死没人拦着,别连累自己就好。

    抱有这种想法的可是大有人在,如今拉拢还来不及呢,谁会和你去疯狂作死。

    陈安这次的震慑效果似乎有些超乎意料,待黄金周结束返回学校,据说前来国内的交换生便离开了一批,更让人惊讶的还是孟凡飞本人。

    上次宿舍的吵闹事件差不多败光了他的人缘,熟料陈安回来后便看见宿舍里来了几个邻舍的同学,各个都围在孟凡飞电脑桌前闲聊,言语中都带着奉承殷勤的味道,在看到陈安后,孟凡飞顿时起身朝他打了招呼,并且作出了郑重的道歉,哪怕是蒋志立都一样。

    尽管陈安没兴趣知道孟凡飞前后的巨大变化,但蒋志立有啊!

    孟凡飞在给他道歉的时候,蒋志立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实在是他的态度感觉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太过反常古怪。

    经过多方面渠道打听,蒋志立才知道孟凡飞在假期根本没有回家,在这段时间里,他似乎是为了重新拉近同学间的关系,有事没事便四处串门,凡是放假没有回家的同学他都主动邀请对方出去吃喝玩乐,甚至连大保健都一并请客消费,尽显豪爽大方冤大头?的作派。

    蒋志立自认是了解孟凡飞为人的,毕竟半个学期前,他们还有钱晓东的关系如同铁三角般经常在一起活动,虽然他的家境不错,每月的生活费都有四五千左右,可是按照他这样的请客玩法,以首都的消费水平早就花光了,那他的钱从哪里来的?向家里要吗?还是校园贷?更别说他现在玩的一款游戏,回到宿舍就听周围同学说,他好像都冲了二十多万左右,之前陈安在宿舍碰到的邻舍同学便是来求抱大腿的,因为彼此都玩的一个游戏。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的性格变化,这点才是蒋志立的重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管是否自身的偏见作祟,蒋志立都断然不会相信孟凡飞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想归想,但表面上他依然会与孟凡飞维持平常的关系,只要对方不再无理取闹,他才懒得继续计较之前的事情。

    蒋志立隐隐有个不负责任的猜测,或许孟凡飞的变化很可能会与陈安有关。

    第二天晚上。

    孟凡飞便开口要请他与陈安吃饭,说是为了表达上次自己不成熟的举动而作出的道歉。

    陈安借口拒绝了,但蒋志立没有,因为他想通过这顿饭来旁敲彻听继续了解他会变成这幅模样的原因。

    孟凡飞似乎并未在意,随即便与蒋志立前往了校外一家知名的酒店。

    途中,孟凡飞还热情的让蒋志立叫上了余海燕及其宿舍的人,说是两个大男人吃饭喝酒一点意思都没有,推脱再三,最终拗不过孟凡飞的蒋志立只能打电话通知了余海燕等人。

    饭桌上,酒过三巡,孟凡飞不断在活跃着气氛,嘴上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但很多时候他都在讲述自己假期在学校的所见所闻,时而又插科打趣一番他人,熟悉孟凡飞为人的余海燕与范青青都感到怪异无比,反倒是不熟悉他的女生频频逗笑。

    “志立,你有没有觉得孟凡飞好像自我膨胀了?他最近发生了啥事?”

    孟凡飞在侃侃而谈的时候,余海燕在桌下不动声色地用手机给蒋志立发了信息。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打算等会多灌他几酒问问。”蒋志立迅速悄悄回了信息。“你们也是,多敬他几杯酒,不过你喝果汁就好了,他现在就好这口面子。”

    “得!但最后还是要看你的了。”

    可惜他们的计划实施了一半便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夭折了,接听完电话,孟凡飞立刻表示等会他有个认识的好哥们会来,一问才得知,他所谓的好哥们原来是放假前认识的一个岛国交换生,名字叫樱庭秀和。

    蒋志立听闻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记得,好像沈灵芸目前便是岛国交换生的一员,这位樱庭秀和又与沈灵芸是什么关系?两者认识吗?

    结果樱庭秀和姗姗到来后,他表现出了极高的个人素养,尤其是余海燕带来的女生甚至对他都产生了不少好感,屡屡都在八卦他的事情。

    期间,蒋志立有意无意打听他与其他岛国交换生的关系,然后被告知他和其他交换生都来自同一间大学,关系非常好。

    看着孟凡飞与樱庭秀和把酒言欢的场面,这下蒋志立几乎可以确定,孟凡飞的变化势必与这个岛国交换生有关,但具体情况还有待调查。

    吃完饭后,樱庭秀和没有和他们一同回学校,而是有事先行离开,说好下次再相聚一番。

    路上。

    蒋志立和余海燕故意落在了队伍的后面说着悄悄话。

    “志立,凡飞这朋友不错啊,没想到他汉语说得这么好,为人又非常礼貌……”余海燕对于樱庭秀和的评价非常高,嘴上叨叨絮絮地说着刚才饭桌上的事情,半晌,她才把话题转到了孟凡飞的身上。“也不知道孟凡飞是怎么认识他的。”

    “难道你没有感觉出来,孟凡飞的变化很可能与这个叫樱庭秀和的人有关吗?”蒋志立声音低沉道。

    “有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余海燕不解道。

    “嗯,怎么说呢……唉,还是算了……”蒋志立脸色纠结了一下,转而摇头叹道。“海燕,你只要知道,以后别和那岛国人走得太近就好。”

    “嘻嘻,志立,你不会吃醋了吧?”余海燕登时搂住他的胳臂朝他打趣道。

    “不是这个原因。”蒋志立深吸口气,目光凝视着前方正与女生说说笑笑的孟凡飞道。“我总感觉他们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行吧!听你的!”

    余海燕不疑有他,还以为蒋志立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依然与孟凡飞有隔阂。

    蒋志立没有解释,因为他突然想起了钱晓东。

    不管是他的警告也好,还是他的自身遭遇也罢。

    他突然意识到,好奇心并非一件好事,所以他不打算再调查孟凡飞的事情。

    因为这极有可能会牵扯上陈平!

    与其关心这些,不如将心思好好放在学业上面。

    反正他和孟凡飞无亲无故的,他想干什么就由着他去吧。

    恰在这时候,正在宿舍看书的陈安收到了来自侯雯君的一条信息。

    “注意孟凡飞。”

    陈安看了眼信息,稍微愣怔了半秒便删掉了这条信息。

    注意?为什么要注意?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