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启程
    这是世界改变的一天,但却丝毫没有影响普通民众的生活。

    每天世界各地都会爆发各种各样的凶杀案新闻,可在事不关己的前提下,绝大多数人都漠不关心,你要知道,根据科学界的统计,世界上每秒有1.8人死亡,每分钟就有106人死亡,一小时是6360人,一天152640人,一年55713600人……在这样冰冷的大数据下,你才会深刻认知到,原来死亡是多么稀疏平常的事情,只是平常的生活里,人们往往不会意识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而已。

    某个夜晚,陈安消除干净了覆盖在大气层上稀薄的灵力。

    没有人阻止,因为没人有能力阻止。

    而太阳在第二天依然照常升起,地球依然沿着自己的轨道自转公转。现世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平静,毫无波澜,除却无数从绝望中惊醒过来的灵能者们,普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世界已经翻开了新的篇章,一个真正属于人类的历史篇章。

    小小的芦城已经恢复了正常,曾经深陷新闻舆论风暴中心的陈母二人却神秘消失无踪,诡异的是所有认识他们的邻里街坊又或者同学同事都仿佛集体失忆般忘了他们的存在。

    “妈,我回来了。”

    南方一座小城学校附近的文具店里,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抱着书本走了进来,他看着柜台前计算着账本的中年妇女,微笑打了声招呼。

    “陈安,你回来了啊,饭菜都在锅里,你自己用微波炉热一下吃吧,妈妈还要忙会儿。”中年妇女埋头按着计算器头也不抬,习惯性地说道。

    “我知道了。”

    年轻人说着,径直从楼梯处走上了二层阁楼。

    简单吃完了饭菜,年轻人便在回到卧室看起书来,许久,放在桌前的电话突然响起,他顺手拿起接听,不一会儿,他挂掉了电话,收拾了下背包便走出了房间。

    “妈,我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离开的时候,年轻人不忘和柜台忙碌的母亲说道。

    “我知道了,注意别玩太晚了。”中年妇女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年轻人道。“零花钱还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给你点。”

    “放心吧,我的钱够花的。”年轻人摆摆手道。

    “那好吧,不够再向我要吧。”中年妇女道。

    “我知道了,我先走了啊!”年轻人道。

    “嗯,路上注意安全。”中年妇女提醒了一句。

    走出文具店,沿途向前继续走了不到五十米左右,年轻人在一处公交车站前驻留等车,时值下午三点二十分,这个时段学生没有下课,上班族没有下班,车站都见不到几个人。

    搭上行驶过来的14号公交车,坐过七个站,最后在市内的森林公园站,年轻人下了车,他不顾头顶火辣的阳光,一步步向着森林公园的上山走去,途中,时常会见到一些骑着自行车的男女上下穿梭来回,又或者是停在半路自拍的行人,待到半山腰处一座供人休憩的无人凉亭,年轻人看似有些疲惫地走了出去。

    他坐在石凳上,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又掏出一本书安静观看起来。

    这时候,一辆上山的越野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走下了一男一女,男的成熟稳重,女的青春靓丽,两人见到凉亭中的年轻人后立刻快步走来,身后的越野车则继续开动朝山上驶去。

    “陈平…不对,陈安,好久不见了。”

    女孩走入凉亭后直接朝看书的年轻人打了招呼。

    “的确好久不见。”陈安点点头不动声色道。“两位请坐吧。”

    待两人刚一落座,男人便神色严肃地看着陈安道。“陈安,听说你准备要离开了?”

    “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陈安淡淡道。

    “有关你和侯雯君的事情我们都已经有所耳闻,不久前我们得知,侯雯君搭乘上了飞机,明日便会前来与你会和。”男人沉声道。

    “你们的消息真是灵通啊!”陈安心不在焉地翻着书本道。

    “陈平,你要求我们做的事情我们都帮你做了,现在,我们只想请求你一件事。”女孩趁机说道。

    “什么事?”陈安问。

    “既然你有能力带走侯雯君,是否可以多带几个人。”女孩深吸口气道。

    “抱歉,你们不符合我的要求。”陈安摇头道。

    “为什么她可以,我们不可以。”女孩不忿道。

    “我只会带走对这个世界无牵无挂的人,而不会带走别有用心的人。”陈安终于抬头正眼看向两人。“苏盈袖,姜愁,你们还有其他事情吗?”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还会回来吗?”姜愁目光复杂地看着陈安道。

    “当然。”陈安道。“毕竟,这里还有我放不下的人。”

    “恕我冒昧,如果你的母亲百年以后呢?”姜愁道。

    “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自然不会再回来。”陈安道。“何况,我终究不属于你们的世界。”

    “我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不可以带我一起离开?”苏盈袖紧握秀拳道。

    “你和侯雯君不同,她是一个心存死志的人,而重获新生的你却拥有更好的未来。”陈安解释道。“简而言之,你的意志没有她的纯粹……我不知道你们从外界听闻了多少风言风语,但我只想说,这一次离开非常凶险,即便是我都难以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打扰了。”姜愁听闻后起身道。

    “对了,这个给你。”

    两人准备离开之际,陈安从包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姜愁。

    “这是什么?”姜愁接过u盘好奇道。

    “一些研究心得,当作我对你们的人情感谢吧。”陈安轻声道。“至少在处理我和母亲的事情上,辛苦你们了。”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姜愁看着手里的u盘苦笑道。“看来我需要重新认识你了。”

    “等价交换而已。”陈安平静道。

    “那,各自保重吧!”姜愁朝着陈安拱了拱手道。

    两人离开了,相较于姜愁如释重负的洒脱,唯独苏盈袖有些依依不舍地回望了陈安一眼,她知道,或许,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在想什么?”

    车上,姜愁打完一个电话后,小心翼翼地收好陈安给予的u盘,虽然他没有明说u盘里的具体内容,但姜愁却有预感,这对他们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不可思议却十分真实的梦。”苏盈袖呆呆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道。“如同亲身参与的一部电影,一本书,我一直以为自己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谁知道梦醒后才发现,原来这些都是我的错觉,实际上,我始终都是一个看客。”

    “你这个年纪就喜欢胡思乱想,还是回学校好好把书念完,尽情享受自己的青春吧。”姜愁摇摇头道。“过段时间九处便要取缔了,你我也都清闲了。”

    “国家准备怎么安排我们?”苏盈袖道。

    “选择很多,从政,从军,从警,哪怕离开下海经商都可以,反正国家会给我们安排好后路的。”姜愁道。“所以这点不用担心。”

    “姜队你呢?你未来有何打算?”苏盈袖问。

    “不知道。”姜愁道。“大概会休息半年和老朋友们经常聚聚再说吧。”

    “感觉没有了灵能后,人生都变得迷茫了。”苏盈袖叹气道。

    “至少,我们都不必再肩负那份沉甸甸的责任喘口气了。”姜愁笑道。

    “是啊!我也可以一身轻松好好去读书了。”

    ……

    ……

    次日,同样的时间,不一样的地点。

    侯雯君下了飞机后便搭乘火车直接抵达了陈安所在的城市,电话联系后两人约定在了森林公园的门口处相见。

    “不需要休息吗?”

    陈安看着孑然一身亭亭玉立的侯雯君道。

    “不需要。”侯雯君神色冷淡地摇头道。

    “随便走走吧。”

    说着,陈安便带着侯雯君行走在通往山顶的平坦道路上。

    路上,彼此都保持着沉默,一直来到山顶的观景台,陈安双手扶在栏杆处,山下的城市景貌都一览无余,周围有不少人,或许拍照留念,或许散步休息,或许追赶打闹。

    “准备好了吗?”

    陈安突然说道。

    “现在?”侯雯君秀眉一挑。

    “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择日不如撞日吧。”陈安道。

    “我有些忐忑。”侯雯君如实道。

    “保持平常心即可。”陈安手掌一翻变出那颗金属小球,随即便见小球缓缓漂浮在掌心上方,奇怪的是周围人都对他们仿佛视而不见一样。“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们会前往一个怎样的世界。”

    “会碰到他们吗?”侯雯君问。

    “很难。”陈安摇头。“但大几率会碰到类似他们的人,到时候切记听从我的指示,不可轻举妄动,否则一旦身份暴露,你我都非常危险。”

    “为什么?”侯雯君道。

    “因为,我们就是潜入别人家的贼啊!”

    说完,陈安手心的金属小球腾空飞起,瞬间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黑色旋涡。

    “把手给我。”

    牵过侯雯君毫不迟疑伸手的柔夷,完成一系列的信息遮蔽伪装,陈安最后看了眼山下的城市后便纵跃向头顶上方的黑色旋涡,当两人进入旋涡后,旋涡也随之消失。

    “诶?彤彤,你刚才看见那有两个人吗?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哈?没看见啊?阿凯!你会想吓我吧?!我告诉你!老娘不是吓大的!”

    “真的,不骗你!骗你我是小狗!”

    “乖!来叫声汪汪汪听听。”

    “这个……两位,难道你们不知道,去年这里曾有一对情侣殉情自杀过吗?”

    “卧槽?不会真见鬼了吧?!彤彤,走走走,赶紧下山离开这晦气的地方!”

    “哼哼哼!两个蠢货,这都信?一直在我面前秀恩爱!真当我单身狗好欺负的?……不对,我怎么感觉莫名有点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