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事由
    十多年前,一伙神秘人凭空出现在与世隔绝沦为废墟的亚萨园。

    “队长?这便是神话中的诸神黄昏战场?那奸商卖给我们的特殊世界卡是假的吧?”

    一个双持门板大剑,浑身都包裹在黑色铠甲的男人犹如旋风般撕碎了突然呈现在面前的火焰巨人,随即他捡起火焰巨人消失后掉落的火焰大剑在手上掂量了一下,似乎有些兴味索然地扭头对身后指指点点围观看戏的同伴道。“这个苏特太特么弱了吧?我连大招都没放就搞定了,还有,你看看这个掉落,苏特的火焰巨剑,尼玛后面还是加了个伪字的c级道具,我怀疑自己遇到了一个假神,一个假的诸神黄昏战场。”

    “呵呵,是谁当初中了那奸商的把戏自以为赚了个大便宜。”一个戴着兜帽,身材高挑的女人抱着双手,言语讥讽道。“我早和你说了,那奸商最喜欢利用你们这些人的侥幸心理赚钱。”

    “哼!回去老子就去砍死那个奸商。”男人撇嘴冷哼一声道。

    “尽管去!我们绝对不会拉着你,看看最后谁砍死谁。”女人耸耸肩道。

    “墨语!你还拿不拿我当同伴了,怎么老是喜欢挤兑我!”男人抱怨道。

    “抱歉,我只是天生对满脑子肌肉的人看不顺眼。”女人撇过头道。

    “我靠!墨语,你这话就不对了,老子当年高考好歹都有五百多分诶,我怎么就变成你口中满脑子肌肉的人了?”男人不服气道。

    “哦,是吗?”女人漫不经心道。“我怎么听你曾经说过,当初你们省高考的总分是900分,好像你的五百多分连个二本都上不了。”

    “喂喂喂!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五百多分怎么了?五百多分招你惹你了?如果老子当初是在首都考的,信不信老子现在都是首都大学的了?”男人暴跳道。

    “行了!你们两个!整天打情骂俏的烦不烦!”

    这时候,队伍里一个戴着眼镜,身穿休闲服饰的斯文男子正敲打着手表投影出来的电脑光幕,眼看两人的争吵愈演愈烈,他摇头叹了口气停下手中的动作无奈道。

    “谁和他/她打情骂俏了!”

    结果这番话顿时引来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怒视他道。

    “两个傲娇……”

    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小声嘀咕道。

    “暂且别吵了,有人来了。”

    队伍中一个打坐修炼的男人突然睁开眼道。

    “嗯?”

    这下所有人闭上嘴神色肃然起来。

    “袖珍蝇式无人侦察机已经锁定了目标,好像是一群土著,如今他们距离我们2147米之外,正朝我们的方向赶来。”片刻,操控着电脑光幕的斯文男子道。“要不要直接施展远程精确打击?”

    “暂且不用,刚好有些事情我们需要他们的解惑。”打坐男人淡淡道。

    不久后,双方碰面,熟料不等他们开口,对方便二话不说率先发动了攻击。

    “我靠,这帮土著有病啊?上来就动手?”大剑战士挥剑斩飞一个隐身到他附近意图偷袭的敌人不爽道。

    “抓个活口问问,其余全都灭了吧!”打坐男人蹙眉道。

    “嘿嘿!正合我意!看我的超电磁炮!”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掏出一颗颗金属弹丸,不带瞄准地便朝眼前的敌人弹射了出去。

    金属弹丸穿透了一个个敌人的身躯,眨眼间便消灭了数个人。

    “我靠!云舒老弟!别抢人头啊!”正和一个化身巨兽搏斗的大剑战士见状急切道。

    “这有什么好抢的,就是一帮有着特殊能力的土著罢了,难道以前还见得少么。”斯文男子没有动手,而是在后方点击着光屏打哈欠道。“早点结束早点回去吧,这里的辐射太高了,我的纳米机器人大军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咦,墨语,注意你8点钟方向458米外,有个人打算逃了。”

    “放心吧,他逃不了的。”女人手里变出一把法杖,随手朝着斯文男子说的方向释放一道黑色光线。

    逃跑的男子中了黑色光线只是迟钝了一下脚步,紧接着便消失了不见。

    “逃了?”墨语嘀咕道。“算了,反正他也活不长了,懒得补刀浪费魔力了。”

    “卧槽!这家伙自爆了!”

    一声巨响,还打算抓活口的大剑战士满脸懵逼道。

    “没脑子就是没脑子。”墨语吐槽道。“隔着老远我都已经感应到对方身上异常的能量波动了,还以为你能及时制止他呢,结果你连他要自爆都没发现。”

    “算了!早点回去吧,这次就当我们白来一趟了,回去备战下一个世界吧。”打坐男子看着遍地的尸体漠然道。

    “咦……”

    “怎么了?”

    “我回收的金属弹丸少了一颗。”

    “少了就少了呗,反正是不值钱的小玩意。”

    “算了,不管了,走吧。”

    ……

    ……

    “你说的轮回者究竟是什么人?”

    废墟宫殿,侯雯君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一群世界入侵者而已。”说着,陈安简单解释了一遍轮回者的来历。

    手中的金属小球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具有坚不可摧特性的合金小球,但在陈安眼里,这颗金属小球却隐藏着重要的信息,他需要做的便是解析这些信息。打个比方,有人在网络上发了一张图片,普通人以为是一张普通的图片,但有的人却能将图片通过转换格式获得对方隐藏其中的福利,更有人甚至能通过图像分析从中取得大量对方的**信息,当然,除非个人犯了事被人盯上,否则极少人会无聊到从图片从获取对方的**信息,毕竟在网络信息时代,想要获取一个人的**是相当容易的事情。

    可以预见,一旦陈安破解了金属小球的内部信息,意味着他捕获到了始作俑者的信息坐标,顺藤摸瓜下势必能借此折跃出回家的道路。

    当然,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破解信息容易,难的是如何不让对方发现?其实这种事情和做贼没什么两样,破解信息=破解了对方家的密码大门,一旦引发警报,又或者屋主人有所察觉,估摸着凶残的屋主人直接就掏出把冲锋枪把自己给突突突了。

    不同的宇宙时空都有各自独一无二的信息编码,如果是开放式的时空自然能够容纳这些信息编码,但如果是封闭式的时空,外来的信息编码都难以进入其中,即便进入都会遭到强力的排斥修正,即所谓的世界恶意针对。

    “陈平,难道你也在寻找他们?”侯雯君目光灼灼地盯视着陈安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同样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陈安神色平静地收好了金属小球道。“然而我不得不提醒你,最好打消掉这个念头,现阶段的你且不说是否能找到你的杀父仇人,即便找到了你都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你会帮我的,对吗?”侯雯君紧咬银牙道。

    “我的确可以帮你。”陈安看了眼近乎让仇恨冲昏了头的侯雯君道。“不过,你应该明白我不会无偿帮你的。”

    “你想要什么?”侯雯君道。“只要我能给的我都可以给你。”

    “我需要一个探路的人,一个听话的,服从命令的探路人。”陈安轻声道。“如果你愿意,我会帮助你。”

    “好!我同意!”侯雯君不假思索道。

    “难道你就不问问是否危险吗?”陈安叹道。

    “你认为我会在乎吗?”侯雯君道。

    “我需要的是一个头脑冷静的探路人,可惜现阶段的你暂时不符合我的要求,什么时候你冷静下来了,我才会帮你。”

    陈安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废墟宫殿,除了残垣断壁,遍地瓦砾,基本上没有什么看头,至于离开的布伦希尔德,她也只是一个可怜的时空游魂,哪天这个亚空间完全扭曲破碎,她才会获得真正的死亡与自由,否则她永生永世都会禁锢在这里承受无尽的孤独。

    “我准备走了,你呢?”

    “带我一起走吧。”侯雯君沉默片刻道。

    “出去之后,等你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再来找我吧。”

    说着,两人消失在了废墟宫殿。

    不久,布伦希尔德重新浮现出身影,她来到两人刚才停留的位置,弯腰拾起地上的长剑重新插回剑鞘里,随后腾空飞起,坐在一根粗大的梁柱顶端,呆呆地望向远方的威格律特大平原。

    战争,循环重复地展开,消失。

    而她已经习惯了眼前万年不变的场景。

    不知多少万年后,这场战争才会真正落下帷幕。

    与此同时。

    陈安回到了天台。

    “事情解决了?”维吉尼亚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陈安,神色微怔道。

    “是的。”陈安拿起桌上残留着余温的茶水喝了口,似乎并未打算告诉对方亚萨园内发生的事情,“如果接下来没有其他事情,你们便先回去吧,我打算独自静静。”

    话落,维吉尼亚与苏盈袖都面面相觑。

    之前还相谈甚欢,为何他在回来后态度便发生了转变?

    想必刚才他的离去一定发生了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