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变生
    封闭的亚空间,传说中的诸神黄昏战场。

    笼罩在灰蒙蒙天空下的亚萨园满目疮痍,这片曾经的诸神战场随处可见散落的刀枪剑戟,哪怕万年过去,这些武器依然保留着冰冷的光泽,丝毫没有腐朽锈蚀的迹象,唯独奇怪的是战场上见不到一个人,无论是死人还是尸骨。

    远方群山环绕的上空闪烁着璀璨缤纷的极光幻彩,无疑给整个近乎死寂的空间增添了几分生的气息,群山之中有一片沦为残垣断壁的废墟,倾塌的砖石瓦砾,耸立的巨大梁柱,依稀可见上古诸神宫殿呈现出来的庄严肃穆。

    这里是昔日上古诸神的居所,万年前人类尚处于蒙昧时期开辟出来的诸神乐土。

    然而时光境迁,岁月流转。

    曾经再繁华壮丽的盛景都成为了过眼云烟。

    威格律特大平原,最终决战之地,有一支十多人组成的队伍正艰难地朝着远方群山前进,踏在坑坑洼洼,不见任何植被的焦土,放眼望去都是战火肆虐后的苍凉。

    “小心!”

    这时候,队伍中突然有人发出尖锐的预警,一时间整个队伍都迅速组成防御阵型全神戒备,片刻,眼前光影扭曲莫名浮现出一大群浑身冒着火焰的巨人骑着火焰战马,手持各种奇形怪状的武器朝他们发动了冲锋。

    “它们又来了!格里高利!施展幻象!洛夫伦!启动防御屏障……”

    一道道命令有条不紊的下达,在火焰巨人骑兵杀到他们近前的时候,有一半火焰巨人都倒在了队伍众人齐心协力地配合下。

    “保持住阵型!千万不要让他们冲散了!否则我们谁都难逃一死!”

    短兵交接之际,有人顿时发出怒吼。

    火焰巨人裹挟着排山倒海的冲锋气势下瞬间撞在了队伍坚如磐石的阵型上,尖锐的地刺,纷飞射出的兵器,冰与火的碰撞,犹如暴风雨中一片扁舟摇摇欲坠,在队伍即将被撕裂开一道口子即将崩溃的时候,这些火焰巨人却瞬间消失了不见。

    “赢了!”

    少顷,队伍有人虚脱似的累倒在地上。

    “切勿放松警惕,那些怪物很可能会再次出现的。”

    有人依旧绷紧着神经没有放松下来。

    直至过了一刻钟再也没有看见怪物出现,队伍全员才开始休整。

    侯雯君毫不顾忌形象地坐在地上,顺手接过同伴递来的水壶灌了一口,她喘着粗气,伸手抹去额头的汗水,往日白皙精致的脸容都一副灰头土脸,发丝凌乱的邋遢模样。

    谁都不会想到,原来进入诸神黄昏战场的人约莫上百来号,踏过彩虹桥后如今却只剩下可怜的这点人。

    自从进入这个空间以来,无时无刻他们都处于辐射超标的环境里,实力稍弱的人最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最重要的是一路上他们不知道受到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敌人袭击。

    巨人,巨狼,巨蛇,魔鬼,野蛮人战士等等。

    根据队伍里熟知上古神话的学者解释,他们遇到的敌人都是曾经诸神黄昏中双方决战的军队,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些军队仿佛穿越了时空出现在他们面前,所幸他们存在的时间不长,否则他们真的会在这种无止境的攻击下全部覆没。

    若非组织领队多拉贡及时意识到这点,联合团结了各组织貌合神离的灵能者们,这才堪堪幸存到现在,可最早的二十三人,如今同样因为各种意外死去了八名同伴。

    “各位!我们准备继续出发吧!”

    休整完毕,身为临时指挥官兼领队的多拉贡始终都伫立着身子遥望着远方的群山,许久,他转过身子,脸色坚毅地朝众人说道。

    “多拉贡!我想退出了!”

    熟料队伍中一个中年人疲惫不堪地举起手说道。

    “爱德华多,都已经到这个地方你竟然选择退出?”身旁的同伴露出不可置信地神色。“再者,你一个人怎么回去?难道你不怕身死在半路吗?”

    “柯蒂斯,不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爱德华多摇头叹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一路前往金宫的路上,我们遇见的敌人实力是愈来愈强,刚才在抵御火焰巨人的时候我们便已经非常吃力了,倘若再遇到芬里尔又或者耶梦加得的时空幻影,我们在场众人恐怕都会危在旦夕……假如现在回去,起码我还有余力能对付那些寻常的敌人,我,只是想活着而已,至于金宫的宝藏,谁爱要谁去吧!”

    一席话落,队伍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还有谁想退出吗?”默不作声的多拉贡环视一圈后顿时说道。

    “……多拉贡,我也决定退出了。”片刻,队伍有人站了起来。

    “还有我……”

    “我也是。”

    结果,有人开头后立刻如同多米若效应般连续有人站了出来。

    “还有吗?”多拉贡看着众人却仍旧神色镇定道。

    大概过了十多秒钟的时间,多拉贡见再无人站起选择退出,他才将视线投向决定退出的人身上,一共七个人,减去他们,队伍就只剩下八个了。

    “既然你们心意已决,我也不劝阻你们了,我们便在此地分道扬镳吧,保重!”

    “多拉贡!抱歉!”

    “抱歉!”

    “……”

    随后,离开的人都在爱德华多带领下开始原路返回。

    “我们也走吧。”

    在目送着对方渐行渐远后,多拉贡摇摇头道。

    说着,队伍再次启程。

    一心想要探寻父亲死亡真相的侯雯君自然不会轻易退出,她默默地站起身,跟随在队伍的后面步步谨慎地开始前进,由于离开的人里面之前负责警戒侦查事宜,队伍需要重新安排各自的任务,而擅长近战且实力不逊的侯雯君便负责后方戒备事宜,以免突然出现敌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之前他们便因此造成过不小的伤亡。

    亚萨园内虽然散落着各种兵器,但这些兵器在古人眼里或许属于神兵利器,可在现代人眼里无非是有价值的古董,更别提灵能者们了,他们需要的是真正能够增幅灵能威力的神器,而非这些破铜烂铁,偏偏在这里他们始终都没有任何发现。

    所以众人猜测,或许战场上消失不见的诸神兵器都可能藏在群山的宫殿里,尤其是众神之王奥丁所在的金宫内。

    财帛动人心,力量惹人醉。

    在亲自体验过诸神战争幻象的灵能们看来,决战的小兵们都如此之强了,那么手握神器的诸神呢?奥丁的矛,苏特的剑,托尔的锤子等等,这些在神话历史中都是有明文记载的。

    金宫,神话中位于群山之巅奥丁居住的宫殿,同时英灵殿都位于其中。

    上古诸神兴起的那段时间,北欧神话与希腊神话可谓是相映争辉,不同的是北欧神话有始有终,而希腊神话在演变成罗马神话后便无疾而终,世俗的学者认为是基督教的兴起导致了希腊神话的无人问津,但在灵能者的里世界里,希腊神话的诸神只是北欧诸神黄昏后效仿的一群后辈,他们的实力可远没有北欧诸神鼎盛时期的强大,最终的没落不过是被另外一群打着基督名号的灵能者们给逐个团灭了,战争的规模甚至连诸神黄昏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通往金宫的漫长路途,队伍接二连三地遭遇了不同敌人的袭击,所幸爱德华多设想的最坏结果没有出现,但队伍终究还是死了人,而且一死便死了三个。

    “终于到了!”

    巍峨的群山脚下,险死还生的走过来,有人不禁跪在了地上深深感叹。

    “你们发现没有,自从我们进入山麓一带后便再也没有遇见敌人了。”有人沉思道。

    “毕竟按照神话的叙述,这里已经远离了主战场。”多拉贡的脸容上露出了一抹疲色道。“诸神最终的毁灭是来自亚萨王子弗雷与火焰巨人苏特的同归于尽,诸神宫殿的轰然倒塌便是受到了这场战斗的波及影响。”

    侯雯君怔怔地仰头眺望向山巅的宫殿,她仿佛看见了化作残垣断壁的金宫与英灵殿。

    “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休息完毕,仔细观察过四周的多拉贡说道。

    “金宫!金宫……”有人嘴里不断嘀咕着。

    “你们说,这里还有人活着吗?”

    攀爬向山巅的路上,有人打破了沉默的队伍气氛。

    “柯蒂斯,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队伍中埃德加打了个冷颤道。

    “不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柯蒂斯默然道。

    “谁?”

    “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柯蒂斯道。“要知道诸神黄昏后,她的名字还一直流传到了公元六世纪。”

    “不可能,这些不过是后人臆想创作出来的!”埃格伯格驳斥道。“诸神黄昏后,所有神都死了,其中便包括了女武神们。”

    “虽说如此,但我却有种不祥的预感,瓦尔拉哈神宫内很可能依然有女武神存活着。”柯蒂斯仰望着山巅深吸口气道。

    “万年过去,没有人能活下来。”多拉贡终于开口了。

    “但是威格律特真实的战争幻象怎么解释?”柯蒂斯道。“难保会有人陷入无尽循环的时空下存活下来,或许外界过了万年,但是她们的时间一点都没有变。”

    “有道理。”多拉贡沉吟半晌道。“各位,注意保持阵型,随意警惕到时候可能发生的异常情况。”

    直至抵达山巅处坍塌严重的金宫前,众人都没有遇到任何敌人与意外,看着面前恢弘的废墟建筑,彼此都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这里便是金宫?”埃德加上下打量了片刻道。“不过就是一群石头堆砌的普通神殿而已,哪有神话描绘得如此夸张。”

    “神话是神话,现实是现实,再怎么说诸神都是人类,以当时的社会条件,他们能建造出什么样的建筑?”埃格伯格道。

    “起码也要弄出类似金字塔的建筑吧。”埃德加道。

    “然而这里是人类禁足的诸神之地,诸神怎么可能会随意放任人类进来。”埃格伯格道。“除非是以英灵的身份。”

    “我们进去吧。”

    多拉贡等他们说完后才提议道。

    “记住千万别放松警惕了。”

    话落,众人开始迈入宫殿的长廊,陪伴他们的只有脚步声在残垣断壁间回荡,无形中让人心情都变得压抑。

    不久,他们来到了一处类似偏殿的地方。

    “不对,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石头。”

    沿途都在东张西望的埃德加忍不住道。

    “闭嘴!”

    结果柯蒂斯却突然举起手神色严肃道。

    “你们听,周围好像有声音?”

    “什么?”

    埃德加顾不得其他,连同众人都屏息凝神。

    咔嚓,咔嚓——

    偏殿前方的长廊深处,有脚步声正在传来。

    “全体戒备!”

    多拉贡低声立即发号施令,顿时所有人都围成一团,目不转睛地盯视着长廊。

    声音愈来愈近,心跳愈来愈强烈。

    许久,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长廊走了出来。

    等到对方走出阴影,众人才看清了对方的真容。

    原来,这是一个浑身都穿戴盔甲,腰间悬挂着长剑的女人。

    “多少年了,终于又闻到生人的气息了。”

    多拉贡等人尚未开口,对面的女人便声音嘶哑地看着她们说道。

    “你…你……你是谁?”埃德加战战兢兢地道。

    “我?我有过很多名字,有人叫过我诗蒂寇,有人叫过我蕾娜斯,有人叫过我瓦尔基里,最后一次,他们叫我布伦希尔德。”由于戴着头盔,女人的长相都难以看清,她回想了一下如此说道,嘶哑的声音都有些流畅清澈起来,看似是许久未说过话的缘故。

    “布伦希尔德?!怎么可能!你不是早就死了吗?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埃格伯格听后难以置信地叫出声来。

    “我的确已经死了。”布伦希尔德流露出怀念的眼神看着废墟的宫殿道。“但站在你们面前的却是尚未死亡前的我。”

    “什么意思?”埃德加一头雾水道。

    “由于最终决战引发的时空错乱,所有人,所有人……都卷入了时空乱流里……而我在时空乱流成撕裂成了无数碎片,散落在过去,现在,将来的时空乱流,现在的我便是过去的我,未曾死亡的我。”

    “布伦希尔德女士,请问,您突然出来相见是打算要对付我们吗?”多拉贡沉声道。

    “对付?不,我只是在这里寂寞太久了想要找个人陪我说话而已。”布伦希尔德轻叹道。

    “所以,你是想将我们强行留在这里?”埃格伯格脸色一变道。

    “是的。”布伦希尔德点头道。

    “请恕我拒绝!”埃格伯格瞬间说道。

    锵——

    一声长剑出鞘声响起,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布伦希尔德便收回了长剑。

    而埃格伯格却呆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埃格伯格?”

    身旁的埃德加小心触碰了下他的身体,谁知不碰还好,一碰之下,埃格伯格竟然脑袋都掉在了地上。

    “逃!”

    多拉贡见势不妙,第一时间便怒声喊道。

    “你们今天谁都走不了的。”

    远远地,布伦希尔德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清晰响彻。

    霎时间,所有人都固定住了身体。

    “空间灵能者?”

    虽然身体动不了,可是嘴巴却能说话,在身体固定的刹那,多拉贡顿时骇然道。

    脚步声在接近。

    “你们忘了我是负责接引英灵的女神了吗?没有人能够在我的面前逃脱……现在,我来接引你们前往新的瓦尔拉哈了。”

    布伦希尔德的声音幽幽响起。

    “不!我不要去!求求你放了我吧!”

    埃德加拼命叫喊着,但叫到一半,声音便戛然而止。

    紧接着,柯蒂斯,多拉贡的气息都消失在了感知里,而侯雯君却拼命运转着体内的灵能与念能试图挣扎出对方的束缚,动了!手指可以动了!

    但是——

    布伦希尔德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最后一个便是你了,美丽的小姑娘。”

    她伸出苍白的手,轻抚着侯雯君的脸颊,尽管看不清脸容,但她嘴角勾勒出来的美妙弧度却充满着诱人的味道。

    “你可以带走我,不过带走我之前,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

    侯雯君死死盯视着布伦希尔德,似乎完全放弃了挣扎与抵抗。

    “我喜欢你的态度,请问吧。”

    布伦希尔德捧着侯雯君的脸蛋轻轻吻了下她的嘴唇道。

    浑身感到恶寒的侯雯君冷静下头脑后道。“十多年前,有人曾经同样无意闯入了这里,但他出来后不久便神秘暴毙了,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十多年前吗?”布伦希尔德陷入回想中。“我想起来了……十多年前,好像的确有两伙人闯入了这里。”

    “两伙人?”侯雯君瞪大眼睛道。

    她可不记得当初父亲说过这件事情。

    “是的,两伙人,前一伙人的实力非常强,强到我都不敢出来,唯有在暗中进行窥视,最后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拿走了昆古尼尔,雷神之锤……我记得后一伙人进来后撞见了他们,结果两方爆发了一场不对称的战斗,最终,还是有人从他们手里逃了,你说的可能便是逃走的那个人吧,我记得,他中了一道黑色光线,可能是因为某种诅咒才导致了他的神秘暴毙。”布伦希尔德道。

    “后来呢?他们去哪里了?”侯雯君双眼通红语气激动道。

    “消失了。”布伦希尔德沉声道。“他们没有从彩虹桥离开,而是直接消失了,冥冥之中,我好像感觉到有一股眨眼即逝的极恶气息笼罩在他们身上。”

    “极恶气息?有意思。”

    “谁?!”

    突然,布伦希尔德难得表现出凝重的战斗姿态来回扫视,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好,冒昧打扰您的安宁了,我叫陈安。”

    陈安如同布伦希尔德刚出场一样从长廊深处缓缓走了出来。

    “我对你说的极恶气息非常感兴趣,请问可以稍微深入咨询一下您吗?”

    “什么时候,人间出现了你这等人物?”

    布伦希尔德依旧没有放松,手握着腰间的长剑盯视着陈安道。

    “抱歉,我并非你们世界的人。”陈安微笑道。“我,只是一个时空的过客。”

    “……”布伦希尔德默然半晌。“难道,你认识十多年闯入这里的人?”

    “不认识。”陈安否认。“但我可能猜想到了他们的来历,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需要我怎么帮助你?”布伦希尔德道。

    “我想从你身上要一个东西。”陈安道。“之前他们留下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他们的东西?”布伦希尔德愣了一下,手掌一翻,变换出一个神秘的银色金属小球。

    “因为它流露出来的气息实在太令我熟悉了。”陈安淡淡道。“哪怕隔着万里之外,我都嗅到了它的味道。”

    “你知道它是什么?”布伦希尔德问。

    “一个标记。”陈安道。

    “你想要它?”布伦希尔德不再多问,随手收了金属小球。

    “如果您肯成.人之美的话。”陈安道。

    “可以,前提是你肯留下了。”

    话音刚落,一道银光闪过。

    陈安的手指夹在近在咫尺的剑锋,神色平静地看着意图抽剑却失败的布伦希尔德。

    “抱歉,您似乎没有这个实力留下我!”

    “怎么可能,你……”

    布伦希尔德干脆放弃了长剑,迅速向后退去,直至退到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布伦希尔德惊诧是有原因的,在她抽出长剑袭击陈安的时候,她已经施展空间能力定住了陈安,可偏偏陈安却不受影响,反而两指夹住了她的长剑。

    “现在,您可以将它给我了吧,毕竟,我可不想再引起多余的矛盾。”

    陈安风轻云淡道。

    “不要试图逃跑,如今我已经完全封锁了整个空间,破解了你的灵魂印记,哪怕你逃入时空乱流中我都能抓你回来。”

    “你赢了。”布伦希尔德面无表情地拿出金属小球道。“但请你保证拿了它后不会再计较,立刻解开空间封锁放我离开!”

    “当然,我是一个信守承偌的人,这点您可以求证身边的女士。”

    “……”

    布伦希尔德在将金属小球丢给陈安后便迅速消失不见,似乎深怕对方反悔。

    她这一离开,意味着侯雯君身上的束缚都不复存在。

    “告诉我!你说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不想侯雯君一获得自由便冲到陈安身前急不可耐道。

    “一群所谓的轮回者而已。”陈安仔细观摩着手里的金属小球漫不经心道。“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来过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