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风暴 完
    维吉尼亚是至今为数不多与陈安有着共同话题的人,无论是对待学术研究又或者生活哲学,彼此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可惜维吉尼亚已经很老了,尽管表面上他依然看似精神矍铄,腰板硬朗,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灵能的滋润调养,倘若灵能不再,他瞬间会恢复成正常的老人模样,说不准阿尔茨海默病都会随之并发。

    他是19世纪末出生的人,曾经他的同龄人里面有过无数搅动世界风云的人,如今这些人基本都已化作了一黄土,唯独他仍旧长命百岁的活着。

    生命不息,探索不止。

    这便是他活在世上的人生意义。

    “说一个题外话,明明你可以直接一声不响的消除掉地球的灵力,为何却不嫌麻烦的拖到现在呢?”探讨完各自的研究心得后,维吉尼亚端着重新泡好的咖啡问道。

    “其一,我不习惯先斩后凑,在人类文明社会,哪怕处死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都会经过法律程序的审判,所以我不想忽略这个过程以免造成更多的误会。”陈安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其二,现在不是消除的时候。”

    “前者我理解,至于后者,恕我有些费解。”维吉尼亚道。

    “您似乎忘记了,那些进入疑似诸神黄昏战场的灵能者们尚不知道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陈安轻声道。“倘若我草率行事,不等于平白无故地害了他们的性命吗?”

    “真是难得见到像你一样通情达理的强者。”维吉尼亚微笑道。

    通情达理???若非侯雯君同样身在诸神黄昏战场,谁知道他是否会在意进入之人的性命。

    默默坐在一旁喝茶的苏盈袖心里腹诽道。

    “准确的说,我只是在履行自己制定的原则。”陈安摇头道。“因为我不想再迷失自己的本心。”

    “的确,但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坚守住本心呢?”维吉尼亚似有所感道。“金钱,权势,名位,力量……很多人在得到它们后都会变得面目全非。”

    “所以才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说。”陈安道。

    “经此一事,恐怕你也无心再呆在我们的世界,你想好自己的去路了吗?”维吉尼亚岔开话题道。

    “我想回家,但遗憾的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陈安叹道。“万千世界,无限寰宇,想要找到回家的路真是太难太难了。”

    “但总归有办法的,不是吗?”维吉尼亚宽慰道。

    “的确如此。”陈安认同道。

    “穿梭时空啊,这可是无数人都幻想过的事情。”默不作声地苏盈袖突然感慨道。“假如能够回到古代,不知多少人都想着称王称霸的美梦。”

    “事实上穿越时空并非如你想象中的美好。”陈安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尤其是现代人携带的病菌回到古代后,一个流感就可能造成上千万人的死亡。如果没有自保的力量,随时都会让愚昧的古代人当成妖怪异类在绝望无助中活活烧死,最关键的是……”

    “是什么?”苏盈袖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

    “碰到世界的入侵者。”陈安难得语气凝重道。

    “入侵者?这是什么?”这个回答都引起了维吉尼亚的兴趣。

    “你们知道维度之上有什么吗?”陈安抬手指了指天空。

    “生命?”苏盈袖试探性地说了句。

    “是的。”陈安点头道。“虽然它们不会直接和三维宇宙产生交集,但却会在进化的过程中不断间接地与三维宇宙产生交集,而它们与三维宇宙交集的产物便是我说的入侵者。”

    “这些入侵者是干什么的?难道他们会威胁到我们的世界?”苏盈袖好奇追问。

    “不止威胁这么简单。”陈安半眯着眼道。“一旦入侵者出现,意味着你们时空的历史都会改写,甚至整个时空都再也没有了未来,因为时空的变量都已经被维度之上的生命汲取了干净。”

    “难道你……”

    苏盈袖听后霎时间生出一个可怕的联想,眼神都流露出惊恐的神色,难以置信地看向陈安。

    “不用担心,曾经我的确是时空入侵者不假,但现在我已经不是了。”陈安转瞬便打消了苏盈袖的疑虑。“事实上每个入侵者都是没有自由饱受剥削的受害者,偏偏他们却因为沉浸在对方赐予的力量上而忽视了这点。”

    “你突然和我们说这件事情,莫非是因为你认为我们的世界可能遭到入侵吗?”维吉尼亚略作思索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陈安平静道。“在此我要特别警告你们一点,其他入侵者并非都像我一样温和,据我所知,大多入侵者都放大了人性的阴暗面,所以行事上都讲究不择手段,换作他们对付你们,恐怕整个世界都会狼烟四起……每个时空都有存在的价值,但凡是入侵者都会选择有价值的时空入侵,正如你们的世界,灵能便是你们世界存在的价值,所以说,提前帮助你们结束灵能时代可能并非是一件坏事,至少从根本上帮你们避免了时空的入侵。”

    “等等,你刚才提到了人性的阴暗面,难道入侵者也是人?”苏盈袖敏锐抓住了其中关键的词汇。

    “我说的人是生命智慧体的广泛统称,没有单指人类。”陈安道。“不过我所知道的入侵者的确是以人类为主。”

    “宇宙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维吉尼亚耸耸肩慨然道。

    “有点骇人听闻难以分辨你说的是否真实。”苏盈袖心怀惴惴道。

    “如果不愿相信的话,尽可当成一个故事即可。”陈安毫不在意道。

    “呵呵,我可不相信小友会无缘无故和我们说这些。”维吉尼亚笑道。

    陈安刚准备开口,熟料却念头一动,平静的脸容都流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表情变化。

    “你怎么了?”始终注意着陈安的苏盈袖自然是发现了这点。

    “没什么,发生了点小事,我恐怕要暂且离开一下了。”

    说着,陈安缓缓站起身,目光遥望着西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