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风暴 十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而西方哲学中亦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说法。

    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不是一个善与恶重复上演“零和”的过程,而是一个“善长恶消”的过程,所以,“抑恶扬善”才是普世伦理的当然态度。

    陈安不止一次强调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世原则,但他这种相对被动的态度却在某些人眼里误解成了软弱,结果一味的忍让必然会导致对方的得寸进尺,从而造成了今日谁也不愿看见的局面。

    曾几何时,他会为了一己之私枉顾众生的性命,丧心病狂的在最繁华的大城市引爆核弹。

    结果呢?饱受人性良知折磨的他精神近乎崩溃差点疯了。

    那时候他可以逃避安慰自己,这不是我的错,都是脑海中“它”潜移默化的催眠作祟。

    事实上他真的没有错吗?一切都能怪罪到“它”的头上吗?

    寄宿在原主人陈平的潜意识深层处重新苏醒过来后,陈安便一直在漫长的孤独中思考反省,从小到大,尤其是遭遇“它”后一系列穿梭世界的经历,回顾他的心路历程就像是股市期货市场中突然剧烈起伏的k线图,无时无刻都处于情绪的变化中,直至成功摆脱“它”后才趋于稳定的态势。

    他自由了,问题同样随之而来。

    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他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

    或许是受到前车之鉴的教训警醒,他的思想心态都因此发生了转变,熟料命运再次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不管你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人生都会有无数新的烦恼接踵而至。

    幸福的,麻烦的,悲伤的,痛恨的。

    人只要活着就有烦恼。

    “你们来了,请坐。”

    出于主人的待客礼貌,陈安泡上了一壶热茶,分别倒上了七分茶递向刚刚从天而降到来的姜愁三人。

    “有咖啡吗?”维吉尼亚是三人中态度最洒脱豁达的人,他走上前,拉开椅子便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拿起递来的茶杯便轻轻品茗了一口,随即笑着向陈安问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维吉尼亚,一个不值一提的糟老头子。”

    “我听说过您在里世界的大名,所以您不必过分谦虚。”陈安凭空拿出一个咖啡杯微笑道。“家里只有速溶咖啡,请问合你口味吗?”

    “我不介意口味。”维吉尼亚随意道。“我只是纯粹喜欢咖啡的味道。”

    “我来帮你泡吧。”伫立在旁的苏盈袖连忙道。

    “那就麻烦你了小姑娘。”不等陈安开口,维吉尼亚便先一步笑道。

    既然客人这么说了,陈安便直接将咖啡杯与新拿出的袋装咖啡交给了苏盈袖,贴近角落的地方放置着燃烧的蜂窝煤炉,水壶在上面慢慢烧着,无论泡茶泡咖啡都非常方便。

    “陈平,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来意,我们直入正题吧。”

    姜愁正襟危坐地凝视着陈安道。

    “究竟如何您才能改变之前的决定?”

    “你们现在才怕了?”陈安捧着茶杯轻吹了一个口气漫不经心道。“但你不觉得为时已晚了吗?”

    “陈平,我们必须承认对待您的方式可能粗暴了一些,然而请您宽容理解一二,毕竟您的存在令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感到安心,不得已我们才采取了相对过激的行为,实际上我们只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对于您本人我们是毫无恶意。”安德鲁沉声道。

    “国际俱乐部是怎么一回事?”陈安喝了口杯中的热茶答非所问道。

    “始作俑者来自岛国财阀们的幕后指使,他们在拉拢您失败后迅速编织了一个栽赃嫁祸您的阴谋,意图挑起您和我们鹰国方面的矛盾,如若您没有上当,他们立刻会揭穿您的身份搅浑局面,背后煽风点火再次激怒您出手,当时我们在觉察他们的计划后便决定顺水推舟,试图通过这件事情来逼迫您妥协,熟料事情的走向却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安德鲁缓缓解释道。“陈平,我承认我们对待您的问题上存在过错,但是真正挑动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并非我们,假如您真的决意提前结束灵能时代,不等于正中他们下怀吗?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您其实惩罚他们足以,何必要牵连到我们身上呢?”

    “然后呢?”陈安拎起小茶壶给自己的茶杯斟满。

    “为了表达我们这次犯错的诚意,我们会消除关于您的所有不良影响,尽可能让您的生活重回正轨,并我们帮助您消灭干净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们,同时我们承诺再也不会打扰您的生活,并且各国都会派出最优秀的科研学者辅导您的学术研究,假如我们再有任何打扰您的行为,哪怕您决意毁灭世界我们都没有丝毫怨言。”安德鲁语气诚恳郑重道。

    “老先生,您觉得呢?”陈安不答,反而将话头转给了一旁自顾自喝着咖啡的维吉尼亚道。

    “我?我没什么意见。”维吉尼亚无视安德鲁使来的眼色笑道。“何况,你在心里不是早有答案了吗?相比这些,其实我更想和你谈谈彼此在灵能方面的研究。”

    安德鲁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带上维吉尼亚是多么严重的错误。

    “陈平,如果你觉得仍不满意的话大可提出其他意见,只要我们能够办到的一定能满足你。”姜愁见机不妙直接转回正题道。

    “有时候我会想一个问题,如果这个世上没有灵能,我是否便不会暴露自己呢?我的生活是否便不会遭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打扰呢?”陈安依然岔开着话题说道。“其实我一直都以为灵能的出现属于你们文明的特色,但是一万多年过去了,我却看见,灵能非但没有成为你们文明的特色,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你们文明的寄生虫。你们除了使用灵能划分地盘占山为王,踩在普通人的脑袋上享受着灵能带来的特权外,似乎便再也看不见你们给文明带来了什么益处。”

    “人生和世界本就是没有公平可言,即便没有灵能,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同样是这样。”安德鲁沉默片刻道。“而我们恰恰是生来便掌握了灵能,难道人生与世界不公平的原罪都要怪到我们头上吗?”

    “灵能是没有错的,有错的是滥用灵能的人。”姜愁道。“陈平,你看过我们的资料库,里面便有不少灵能犯罪者的卷宗档案,其中有一个案件里,犯人朱某原本是一个生活不如意的年轻人,属于无学历无背景无特长的三无人士,每天都干着薪水微薄的社会底层工种,性格的乖张孤僻使得他连朋友都寥寥无几,为此他经常会匿名在网络上发表着愤世嫉俗的言论作为发泄的渠道,他曾经交代,他痛恨人生与世界的不公平,为何他每天低声下气辛苦忙碌一天却拿着微不足道的薪水,而有的人却开着豪车揽着美女,整日不务正业地花天酒地潇洒快活!结果……因为一次电击造成的返祖现象,他获得了灵能的力量,而他干了什么想必不用我多说了。所以,灵能是没有错的,世界上除了有滥用灵能胡作非为的人,同样有我们这些维持着秩序的人,一旦滥用灵能的人不受约束控制,恐怕人类的文明都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但是,你们却由始至终避重就轻混淆了一个概念。”陈安摇头道。“无论你们如何粉饰装扮都掩盖不了灵能赋予你们的特权。假如从一开始你们的文明便与灵能紧密结合,为此演变出不同的文明道路,我根本不会对你们指手画脚,但你们却抱着灵能固执地认为这是上天赐予你们的礼物,而非全世界人的礼物,那么,灵能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这是你的想法,不代表全世界人都会认同你的想法。”安德鲁忍不住道。“何况,你不是我们世界的人,你没有资格干涉我们的世界!”

    “你说得没错。”陈安神色淡然地看向安德鲁道。“问题是你们同样没有资格代表全世界的人。”

    “陈平!难道你一定要挑起我们间的战争吗?”安德鲁深吸口气道。“如此一来,你在我们的世界都不会再有容身之地!”

    “战争?不,你说错了。”陈安平静道。“这不是战争,这是我在单方面的制裁。”

    “陈平!请你再三考虑一下吧。”一直插不上话的姜愁神色惨然道。“如果他们知道你坚持己见,势必会不顾一切代价的阻止你,到时候整个世界都可能因为你的决定生灵涂炭的!”

    “没了灵能,你确定你们还有威胁我的能力吗?”陈安眼神微冷道。

    “你别忘了,即便没有了灵能,我们都依然有国家作为后盾的力量!我想国家同样不希望世上有你这样的人存在!”安德鲁仍不死心地嘴硬道。

    “是吗?”陈安漠然道。“那就转告你们的国家,我不介意帮助他们重新换一个领导层。”

    “我们鹰国人民是绝对不会屈服在强权之下的!”安德鲁愤然起身怒吼道。

    “那我会一直帮你们换到我满意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