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风暴 九
    按照正常的趋势灵能时代迟早都会结束,但结束的早晚却决定了灵能者们未来的命运,假如给予灵能者们充足的时间,即便未来他们失去了灵能都依然能够在幕后左右世界的经济政治格局,因为他们已经榨干了灵能的最后价值,完成了交替承接资本力量的华丽转身。

    如若灵能时代突然结束,势必会让无数尚未安排妥当后路的灵能者们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尤其是那些曾经仗着灵能胡作非为的家伙们在沦为普通人后,可想而知等待他们的结局。

    所以,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灵能者们是绝对不会容许陈安提前结束灵能时代。

    当苏盈袖向外界传递出陈安的决定后,这一回,他们是彻底慌了。

    原本他们便是怀抱着侥幸的心理一步步试探陈安的底线,似乎是吃准他不会轻易违背自己不干涉世界的原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莫过于他的母亲,但凡他想要动手反抗都会顾虑到这点。正如这次他们发动的舆论战一样,一旦陈母从新闻上得知陈安的秘密后,母子间的关系都意味着名存实亡。

    他们发动舆论战的初衷是逼迫陈安妥协,相当于摆明车马地告诉他,我们虽然打不过你,但我们同样有办法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混不下去,不想两败俱伤的话大家各退一步继续坐下来谈判。

    然而他们预想中最坏的结果出现了,陈安竟然直接掀桌子不谈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

    获悉到陈安的决定后,第一时间九处便紧急联系了里世界内各大灵能组织势力的首脑们,事实证明这次他们弄巧成拙彻底玩脱了,眼下之际必须商议如何补救的措施。

    一时间,小小的芦城外风云际会,临时驻地的会议室里,十七个座位,在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能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人物。

    去年刚刚继承“恶刺”首领位置的费尔南多是在场最年轻的人,不同于其他老成持重的各大组织首脑,费尔南多明显表现出了年轻人浮躁的心态,看上去一点都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地位。

    部分人瞥了他一眼后都不禁摇头鄙夷,若非老费尔南多临死前给他留下了两大忠心耿耿的得力部下辅佐,否则“恶刺”这个曾经名震一时的暗杀组织早就崩溃瓦解了。

    “我就知道,他这样的人是不能用常理去思考对待的。”一个中年人抽着闷烟道。“我们的规则未必适用在他身上,毕竟,他根本都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

    “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何用?”有人道。“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反省忏悔的。”

    “派出代表和他谈判吧。”有人叹道。“我们愿意作出退让。”

    “如果他不接受呢?”另一个人道。

    “只要他还想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他便会接受的,除非……”

    “他已经决意离开,彻底了结这个世界的羁绊。”

    “如此一来,他对我们都会再无顾忌。”

    “而这恰恰是我们最担心的情况。”

    “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鱼死网破吗?”

    “难道你想坐以待毙?”

    “我并非这个意思,不知你想过没有,哪怕我们集结了最强的力量,问题是我们能消灭他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用试,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丝毫胜算。”

    说话的人姜愁,按道理说,他没有资格在这间会议室里,偏偏他却是在陈安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人,会议开始后,他便侍立在一位老人的身后沉默不语,直至现在才忍不住开口。

    看着在场一个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其中不乏当年老祖宗们的对手,论辈分论实力,他在他们面前都称得上不值一提的小卒子。

    结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向姜愁,似在等待他的解释。

    “他曾向我们展示过一个武器……”

    姜愁语气沉重地缓缓讲述起来,尤其是提到瞬间可以将地球坍缩到二维宇宙的二向箔后,在场中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煞白。

    他要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

    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难道,我们就要任由他的宰割吗?”许久,有人带着极度不甘的语气说道。

    “事情暂时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一切都是我们的个人推测。”有人冷静道。“所以,接下来的谈判对我们至关重要……”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看着一个个大人物的激烈讨论,再次闭上嘴置身事外的姜愁在心里感慨道。

    有时候他都无法理解,明明陈安万万不可得罪,为何他们却依然盲目自信地以为能够对付他呢?从古至今,人类似乎便毫无所觉地不断犯着相同的错误,文明诞生以来,战争更是没有一刻停止过,人类是这颗星球上最聪明的物种,但同样是最愚蠢的物种。

    迟早人类都会为自己的原罪付出代价。

    会议结束后商讨出了谈判的人选,不出意外,姜愁首当其冲,其次是西方国家代表的安德鲁,最后是代表里世界各大组织势力的维吉尼亚。

    维吉尼亚是里世界著名的智者,无数灵能者们都非常尊敬的人物,如今虽已年迈,可风采却不减当年,这些年来,他都一直致力于研究灵能的本质,并引申出多方面的用途公诸于世,像是灵力检测仪器这些造物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考虑到他和陈安在研究方面可能存在共鸣,加之维吉尼亚又是不属于任何势力的绝对中立人物,所以各大组织都选择他作为里世界的代表人物。

    “安德鲁,这次谈判你不能再像上次一样咄咄逼人了。”

    临行之前,姜愁不忘提醒安德鲁。

    “我自有分寸。”安德鲁神色淡漠道。

    “你们说的小家伙真有这么神吗?”

    身穿笔挺的西装,一头白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维吉尼亚手里拿着小本子不断在上面勾勾画画,偶尔会陷入蹙眉深思的状态,等他收好小本子后才懒洋洋地问了句。

    “放在文艺复兴之前,他便是愚民们眼中的神。”听到维吉尼亚开口,安德鲁立刻恭敬地回答,相较于他对待姜愁的态度简直犹如云泥之别。“即使是现代社会,依然不乏一些宗教认为他是上帝派来惩罚人类的使者。”

    “我感兴趣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力量。”维吉尼亚沉声道。“无论是人类的科技,又或者我们掌握的灵能,任意一个不断突破瓶颈发展下去都能媲美他现在拥有的力量,只是,他是先进者,我们却是落后者,从而造成彼此看待事物的眼光与层次都不同。”

    “大师,您如何看待接下来的谈判呢?”姜愁不由好奇请教道。

    “我会尽力说服他的。”维吉尼亚没有明言,只是摇头说道。“可惜之前我一直都封闭在实验室忙碌研究,如果我早点得知他的事情,恐怕也不会落得今日的地步。”

    “大师,您就真的不看好这次谈判吗?”姜愁当然听得出对方的潜在意思。

    “呵呵。”维吉尼亚突然笑道。“如果相同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处理方式可不会像他一样温和仁慈,事实上他已经给了你们很多次机会,可你们都没有珍惜,自己找死能怪谁?”

    “大师!难道您就不担心吗?”安德鲁语气急切道。

    “我为何要担心?”维吉尼亚耸耸肩道。“你们担心失去灵能从云端跌落谷底,可我却认为这对人类文明是一件好事,人类的科技在地球上因为你们已经停滞太久了,如果继续再拖下去,一旦地球资源枯竭,人类文明将再也没有通向星辰大海的可能,最终的结果无非又是一次物种灭绝。”

    “大师,您……”安德鲁似乎不敢置信维吉尼亚会说出这种话来。

    “很久之前我便是一个绝对中立者。”维基亚尼淡淡道。“所以我既不会站在灵能者这边,也不会站在人类那边,归根究底,我和很多人类中的科研学者一样,只是想要探索宇宙奥秘的一个老头子而已。”

    “可惜并非所有人都有您的思想觉悟。”姜愁听后轻叹道。“要不然世界一早大同了。”

    这时候,负责打开通往芦城空间的人传来信息,他们可以出发了。

    “大师,我们走吧。”

    说着,姜愁缓缓从地上漂浮起来,随后三人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隔绝现世的芦城空间。

    陈安似乎提前觉察到了他们的到来,楼顶天台处都摆放好了桌椅。

    “他们来了。”

    正在和陈安下棋的苏盈袖突然说道。

    “我知道。”陈安无动于衷道。

    “你真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之前的决定吗?”苏盈袖手里握着棋子迟迟都没有落下。

    “你们依赖灵能太久了,整个人类社会文明都因为灵能的关系变得畸形怪异,本来我是没有资格干涉你们的文明,但既然你们之前意图修正我这个毒瘤,那么,休怪我反过来修正你们。”

    “但是如此一来你便违背了自己定下的原则!”苏盈袖道。

    “你错了。”陈安淡淡道。“这叫正当防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