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风暴 七
    人言可畏,杀人wwん.

    杀人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枪杆子,一种是笔杆子,而伪装得最巧妙,杀人不见血的,是用笔杆子杀人。既然世上无人能用枪杆子奈何陈安,但笔杆子呢?

    如今外媒犹如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狂欢,到处都充斥着有关陈安的各类新闻猜想,不同阶层民众间的反响都愈演愈烈,哪怕国内第一时间采取了严格的新闻管制都没有遏制住这股风气的蔓延。

    曾有大胆的学生与记者都意图寻找陈安亲自求证采访,熟料他的宿舍却人去楼空,行李都消失不见,明显是收到风声后提前一步离开,但采访不到当事人,他身边的同学朋友家人呢?他们总不会无缘无故都失踪了吧?

    此时此刻。

    陈安站在自家的阳台依靠在栏杆处,他的手上拿着平板电脑,神色平静地浏览着外媒报道自己的相关新闻,各种不负责任,夸大其词,恶意造谣诽谤的言论漫天飞舞,一些外媒甚至直接危言耸听的指出,国内早知陈安的身份,并且私底下存在秘密合作,这次鹰国方面为了国际俱乐部惨案前来交涉谈判中,在处置陈安的问题上两国爆发了剧烈的冲突矛盾,因此很可能会作为导火索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

    片刻,兴味索然的陈安收起了平板电脑,抬头望向碧蓝如洗的天空,他闭上眼,明明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凉风,更加诡异的是整座城市都安静得近乎死寂,就像身处在封绝空间之中,但不同于灰暗阴沉的封绝世界,这里显然保留着现实世界的正常色彩。

    回到客厅,陈安打开卧室的门慢慢走到床边,目光柔和地看向安详躺在床上的陈母,他握住陈母的手,似在自言自语般轻声道。

    “对不起……我终究是给您添麻烦了……”

    自重生以来,陈安的心境都打磨得如同静谧无波的古井幽潭,仿佛任何事情都已经掀不起心中的波澜,他依循着本我的遗愿,自我的原则,希望安安静静地陪伴陈母度完余生。

    不可否认,这一路走来他犯了不少错误,但他总认为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又或者有着回旋弥补的余地,事实上,从第一步走错的开始,他便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歧路,否则何至于会落得今日的地步?

    归根究底,我还是太年轻幼稚了。

    “我总以为我不去改变世界,世界便不能改变我,一切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然而世界与我都是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不知道我是否心思都放在了读书上面,结果却忽略这个简单的道理。”

    陈安无奈又苦涩地说着。

    “很久之前我便听过蝴蝶效应,原来,一只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真的能在万里之外引发一场风暴。”

    过往都是他聆听着陈母的絮絮叨叨,现在轮到他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人能聆听自己的絮叨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他将陈母的手放回被子下面,缓缓起身走向房门,关门的时候,他最后看了眼陈母。

    眼神是复杂的,心情是复杂的。

    本该他有很多话想要说,可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时候,屋外突然有人在敲门。

    陈安打开门,看见门口的姜愁等人后似乎早有意料般点了点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和我来吧。”

    说着,他便关好门径直走向了楼顶天台。

    “陈平,很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刚刚踏入天台,姜愁便再也按耐不住解释道。

    “我知道。”

    陈安背对着他们站在女儿墙边缘道。

    姜愁带来了两个人,两个都是熟悉他的人,一个是周白熊,一个是苏盈袖。

    “但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

    姜愁准备进一步劝说之际,周白熊却伸手摇头制止了。

    他走到陈安身边,习惯性从口袋的烟盒中掏出烟点上,这番情景像是回到了当初的学校天台。

    “你曾经让姜愁带话给我,让我不要再见你了,当我知道你的事情后,我同样是这样的想法,见面不如不见,免得彼此都有口难言,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会下意识与你避开见面,除了上面的强制命令外,这次我却是主动提出来要见你的。”周白熊深吸了口烟道。

    “我知道。”陈安神色淡然道。

    “站在世界最高处看见的是什么一副怎样的风景?”周白熊遥望着远方道。

    “很无聊。”陈安道。“或许你们在乎风景,但我在乎的是继续寻找向上攀爬的道路。”

    “不累吗?”周白熊笑道。

    “累,非常累。”陈安报以微笑道。“可如果不继续攀爬的话,我便寻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了。”

    “其实,人生有很多种意义,为何你不能换一种更有意义的呢?”周白熊道。“高处不胜寒,我想你应该是深有体会。”

    “我知道。”陈安第三次如此说道。“这已经是我在考虑的事情了。”

    “相当令人意外。”周白熊挑了下眉头。“我以为你会是非常固执己见的人。”

    “这要感谢你们的世界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陈安轻声道。“我在情感与理智间的选择出现了差错,一直以来,我都遵循着理智的思维,但理智发展到极致便是冰冷无情的物理常数,数学公式,格物之学建构到最后,穷究物性之极,却是骰子落地,电子云坍缩,意识替物质作出选择;相反的情感浓烈,由有情而忘情,唯有极于情故能极于道,阳极阴生,阴极阳生,生命终究是在理智与情感间找到平衡。”

    “你说得太深奥了。”周白熊耸耸肩道。“所以很抱歉我没听懂你要表达的意思。”

    “那你便当作我在自言自语吧。”陈安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周白熊用漫不经心地语调谈到了正题。“难道你想一辈子都隔绝世外吗?”

    隔绝世外。

    是的,陈安隔绝了世外。

    如今他生活的城市完全隔绝出了现实世界,时间都陷入了停止状态,普通人根本无法这个世界里,任何想要这个城市的人最终都会回到原点,哪怕是姜愁等人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才了这里。

    “你认为可能吗?”陈安摇摇头道。

    “不可能。”周白熊听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我只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你知道我打算干什么吗?”陈安道。

    “只要不毁灭世界就好了。”周白熊无所谓道。

    “事后我会如你们所愿离开这个世界的。”陈安望着天空道。“你们是幸运的。”

    “幸运?呵呵。”周白熊苦笑道。

    “真的。”陈安认真道。“你们幸运的是遇到了我,而非其他人,又或者从前的我。”

    “怎么说?”周白熊抽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头后照例放入了口袋。

    “给你看一个东西。”

    陈安的手里凭空出现了一张外形普通的小卡片。

    “这是什么?你的名片?”周白熊尚有心思开着玩笑道。

    “这是我根据一本科幻中虚构的维度武器仿制出来的,威力上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它有一个名字,叫做二向箔。”陈安解释道。“可惜,你们这个世界没有这本。”

    “维度武器?”周白熊盯视着陈安手中的小卡片,眼皮猛地跳动起来。

    “是的,当它展开来的时候,整个地球都会瞬间从三维空间坍缩到二维宇宙。”陈安微笑道。“形象点的比喻,地球和你们都是苍蝇,而它是苍蝇拍。”

    “你……不会把它用在我们身上,对吧?”周白熊如临大敌地道。

    “没有必要。”陈安手中的卡片顿时消失不见。“我只是在提醒你们,倘若我想要毁灭世界一张二向箔足以。”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周白熊道。

    “三天。”陈安伸出三根手指道。“我会给你们三天时间收拾这场闹剧。”

    “三天之后呢?”说话的人是姜愁。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陈安瞥了他一眼。

    “我们会将你的话转告给他们的。”姜愁沉默片刻道。“而苏盈袖会暂时留下来作为我们之间时时联络的渠道。”

    “随你。”陈安道。

    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容易的。

    “白熊,我们走吧。”

    说完,姜愁便给周白熊打了个眼色。

    “我送送你们吧。”

    陈安挥了挥手,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便消失不见。

    “会下棋吗?”

    两人离开不久,陈安突然扭头对不远处默不作声的苏盈袖道。

    “会。”苏盈袖连忙点头。

    “来下棋吧。”

    陈安选择的是象棋,下棋的过程中他的落子都相当随心所欲,反倒是苏盈袖总是在绞尽脑汁的计算着他的棋路。

    “你以前不是很多话吗?为何现在不说话了?”

    陈安飞车吃掉对方过河的卒子后道。

    “因为我现在说什么话都没有用了。”苏盈袖神色黯然道。

    “常言道,人生如棋,落子无悔。”陈安缓缓抬头看向苏盈袖道。“问题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