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风暴 六
    孟凡飞失踪了。

    昨日中午他离开宿舍后便直奔院系大门,随后搭乘上叫来的出租车前往三公里外的电脑城,根据全方位的走访调查,他在进入电脑城不久,附近的商店员工曾见到他悄悄溜入了消防通道内,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因为孟凡飞再也没有出来过,仿佛彻底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都是苏盈袖在晚间时分告诉陈安的,如今他们的人依旧在全城搜索孟凡飞的下落。

    但陈安却知道,他们注定会徒劳无获。

    因为,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从国际俱乐部发生的惨案,外媒们集体兴风作浪,最后到樱庭秀和的死亡,孟凡飞的失踪,所有情况都像事先编撰好的剧本环环相扣,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陈安甚至有预感,事情远远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虽说如此,单单是现在一连串的针对**件都已经将他的生活给搅得天翻地覆,不说其他,光是这两天上课吃饭的时候,他都能觉察到周围同学不断投来的异样眼光,尤其是孟凡飞失踪的消息如果在学校内传开来,他恐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到时候势必会影响到他正常的生活。

    翌日清晨。

    陈安没有去上课。

    他和往常一样早起锻炼身体的时候,苏盈袖却在操场跑道等候多时,她的精神状况相当不挤,哪怕化了淡妆都掩盖不住疲劳的黑眼圈。

    “鹰国方面的人想要见你。”

    见到陈安后,苏盈袖迎上前开门见山道。

    “什么时候?”

    陈安有节奏地在操场跑动着,脸容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九点,国宾馆。”

    苏盈袖跟随着他的步伐道。

    “我知道了。”

    苏盈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化作了沉默,直至两人跑完十公里,并在食堂吃完早餐后,他们便乘坐上了过来接送的专车。

    由于时间尚早,抵达国宾馆不久便有人将陈安安排在了一处古色古香的别墅内,其他不相干的人员离开后,独留下苏盈袖负责招待。

    “我们已经知会了鹰国方面,再过四十分钟,他们便会过来这里。”

    苏盈袖看了下手表的时间,抬头望向闲逛到庭院池塘边观赏的陈安道。

    “兴师问罪吗?”陈安语气漫不经心地说了句。

    “……抱歉,我们的交涉失败了,关于你的问题上彼此分歧非常严重,基本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倘若鹰国方面再见不到你,他们不排除任何单方面的行动可能。”苏盈袖默然道。

    “我理解。”陈安轻声道。

    “陈平,我代表九处请求你,等会在见面过程中,请你务必保持最大程度的克制,好吗?”苏盈袖耷拉着脑袋恳求道。

    “我明白。”陈安依旧言辞简洁。

    “……”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苏盈袖从陈安表现出来的态度上莫名感到了不安,尽管他表面和往常一样冷漠,按道理说她早已见怪不怪,可为何偏偏她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陈平,你在想什么?”

    最终,她鼓起勇气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

    陈安摇摇头,看似随手摘下了一片身旁垂柳枯黄的狭长叶子,他凝视着叶子半晌,又随手轻轻弹向池塘。

    既然陈安不说,苏盈袖自然是不敢再追问下去,当两人漫步到一座凉亭的时候,佩戴着袖珍耳机的苏盈袖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们来了。”

    “让他们过来吧。”

    苏盈袖点点头,侧过头低声嘀咕了两句。

    不久,站在凉亭边上遥望着远处风景的陈安便听见了身后由远至近传来了一阵有条不紊的脚步声。

    他回过头,眼帘中除却看到了气势汹汹的鹰国代表团外,同时还见到了陪同在对方身旁的两个熟人。

    姜愁,周白熊。

    两个人眼神复杂地与他对视一眼,然后便再也没有任何视线相交。

    “你就是陈平?”

    领队的鹰国人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白人男性,他的声音和样貌都能用粗犷形容,在看见陈安的第一眼,他下意识皱了下眉,脸上带着一丝疑惑诧异的神色,虽然他通过一些照片视频见过陈平,但真正亲眼相见,他才发现自己仍旧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透着青涩稚嫩的小男孩会是里世界谈虎色变的恐怖存在。

    他和身边同伴交头接耳了几句,打量了陈安片刻才开口说道。

    “我是。”

    陈安点点头,不露痕迹地扫视了一眼这群鹰国代表团。

    代表团共十二人,男九女三,七白四黑一棕,大部分人都眼神不善地盯视着自己,尤其是一位身材高挑的靓丽白人女性,陈安都能从她眼睛里看出毫不掩饰的仇恨。

    “我叫安德鲁。”领队的鹰国人冷冷说道。“我们这次前来的目的想必你该清楚。”

    “我知道。”陈安面无表情道。

    “既然如此,我们便直入主题,如今所有证据都指明你是杀害我国一众学者与交换生的凶手,对此我们必须要为这些无辜的死者讨回公道!”安德鲁声音肃然道。

    “我需要声明一点,杀死他们的凶手不是我。”陈安平静道。

    “我们只相信证据。”安德鲁态度强硬道。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做?”陈安道。

    “请你随我们回国接受调查审判!”安德鲁道。

    “如果我不愿意呢?”陈安道。

    “战争,不惜一切代价的战争!”安德鲁死死盯视着陈安道。“如果你想全世界都因为你的缘故引燃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可以成全你!”

    “你们是在威胁我吗?”陈安背过身子轻声叹道。

    “这不是威胁。”安德鲁冷哼道。“而是警告!”

    “你们在惧怕我吗?”陈安突然莫名其妙道。

    “站在人类的角度,没有人不会害怕不可受控的力量,尤其是这个力量掌握在一个人类的手上。”安德鲁道。

    “我明白了。”陈安破天荒地露出了笑容,他转过身看向安德鲁,目光又瞄向一旁的姜愁。“原来,你们早已达成了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