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风暴 五
    “你说他现在是否焦头烂额了?”

    一处环境清幽的园林水榭,樱庭秀和与岛两人跪坐在一张低矮的木桌前,闲情逸致地品茗着杯中的清茶,放下茶杯,感受着秋风轻拂后的凉意,遥望着湖岸边叶片枯黄的柳树,换作春夏之交,眼前又是另一番良辰美景。

    “你低估他的心境了。”岛神色漠然地捧着茶杯道。“如今焦头烂额的是九处,反倒身为当事人的他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鹰国人已经来了,你说,接下来他们会如何收场。”樱庭秀和笑容恬淡道。

    “可以想象,鹰国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岛看着茶杯里竖立的茶梗道。“首先不提那帮学者对于鹰国科研界的重要性,光是布鲁克本人便是鹰国国土战略防卫局的一员,他的死亡势必会引发防卫局内部灵能者们剧烈的震动,我记得布鲁克在鹰国防卫局的人缘相当好,到时候无论是出于国家大义又或者私人感情,他们都不可能轻易放过目标。”

    “再加上外媒们的集体宣扬造势,通过国际舆论的施压,这回目标是再也无处可藏。”樱庭秀和顺势说道。

    “我很期待夹在两个超级大国间的目标会作何选择。”岛道。

    “但他无论作出什么选择,结果对我们都是有利的。”樱庭秀和敲打着手中的折扇道。

    “任凭他的力量再强,只要他在世俗仍旧留有牵绊,最终他都会向世俗妥协。”岛轻叹一声。“可惜了。”

    “或许在他眼里,我们这些弱者犹如蚂蚁般微不足道,但是,哪怕蚂蚁的力量再弱小都有他们强大的地方,任何敢于忽视这股力量的人终归会咽下轻藐的苦果。”樱庭秀和晒然笑道。

    “你说,知道真相的他会如何处置我们?”

    岛将红泥小火炉上的茶壶拎起,重新给樱庭秀和的空杯倒满了茶水。

    “证据呢?”樱庭秀和似不在意地抖了抖眉毛。“即便他知道我们是这事的幕后元凶,但如果他没有证据给鹰国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纵然他杀了我们泄愤都无济于事。”

    “是啊,证据呢?”岛耸了耸肩。“不会再有证据了。”

    樱庭秀和听后愣怔了一下,霎时间神色大变,他瞪圆了眼睛,流露出不敢置信地表情,转而又一脸释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樱庭君,帝国会永远记住你的贡献!”

    岛说完这句话后,对面的樱庭秀和闭上了眼睛,瞬间,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将他碾成了肉泥。

    “清理干净,我们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岛站起身像是在自言自语,随即数个模糊的人影浮现在他周围,眨眼便抹除了他在水榭留下了的所有痕迹,下一刻,包括岛在内的所有人都消失无踪。

    直至数小时后,九处的人出现在水榭。

    ……

    ……

    “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下课后便一直独自待在宿舍看书的陈安忽然接到了来自苏盈袖的电话,光从她的声音便能感受到强烈的消沉情绪。

    “嗯。”陈安停顿住手上的动作道。

    “樱庭秀和死了,死状与那帮鹰国人如出一辙。”苏盈袖神色黯然道。

    “他在哪里死的?”陈安沉默良久。

    “西城区一家私人会所的园林水榭。”苏盈袖回答道。“根据我们的调查访问,樱庭秀和中午一个人来到了这家会所,吃完午饭后便单独留在水榭处饮茶,说是在等待客人,熟料樱庭秀和的客人到来后却发现了他变成肉泥的尸体,经过初步尸检判定他的死亡时间大概在下午两点至两点半左右,而现场勘查中同样没有发现任何行凶者留下的丝毫线索……陈平,这个时间点你在哪里?”

    “我在宿舍。”

    苏盈袖最后一句话不管是例行公事的询问又或者是出于猜疑,想来都知道九处不再像原来一样对他充满了信任,但陈安好像没有放在心上直接照实回答。

    “可有人证明?”苏盈袖又问。

    “没有。”陈安道。“下午没有课,所以中午吃完饭后我便一直呆在了宿舍……等等,大概在下午一点时分,孟凡飞曾回到过宿舍,他随口问我为何没有去图书馆,然后便拿了条数据线离开了。”

    “这能证明什么?”苏盈袖无奈道。

    “一个联想。”陈安陷入沉思道。“樱庭秀和邀请的客人是谁?”

    “对方叫山田友恭,岛国人在首都自发组建的互助会会长,但他仅仅是一个普通商人。”苏盈袖语气疲惫道。“按照山田友恭的交代,樱庭秀和是有事情打算请他帮忙才发出了邀请,但具体帮什么忙樱庭秀和则没有明言,因为樱庭家在岛国的势力不小,山田友恭在岛国的一些商业运作都要求助于樱庭家,所以山田友恭不敢多问便直接过来了,谁知道……”

    “我知道了。”陈安道。

    “陈平……你的处境愈来愈不妙了。”苏盈袖忍不住叹息道。“如今樱庭秀和都死了,所有能为你证明清白的线索都断了。”

    “或许,还有一条线索。”陈安道。

    “什么线索?”苏盈袖连忙问。

    “孟凡飞。”陈安默默走到窗边道。“所料不差的话,他现在应该失踪了。”

    “什么意思?”苏盈袖愕然道。

    “这颗棋子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陈安脸容平静道。“假如你们在今天无法查到他的下落秘密逮捕,否则一切都晚了。”

    说完,陈安便挂断了电话,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他给蒋志立拨去了电话。

    “蒋志立,你知道孟凡飞在哪吗?”

    “我不清楚……”对面接听电话的蒋志立忐忑不安道。“按照你的要求,这几天我都在主动改善和孟凡飞的关系,中午我和他吃完饭后,他便借口回宿舍拿东西,结果他这一走便没有回来,打他电话都是关机……”

    “谢谢,以后不用再劳烦你接近孟凡飞了。”

    “啊?!为什么?”

    陈安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结束了通话。

    因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