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风暴 四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看书?”

    苏盈袖秀眉紧蹙,银牙紧咬地盯视着陈安,尽可能压低着自己的音量道。

    “调查的进展如何了?”陈安单手撑着脸颊,不紧不慢地翻开书籍的下一页道。

    “根据现场进一步的勘查结果与调查访问,我们暂时尚未发现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件事情与岛国人有关,相反,所有证据都指明你才是真正的凶手……”苏盈袖一脸愁云惨淡道。

    “他们是怎么死的?”陈安无动于衷道。

    “最近的尸检报告显示,所有人都是在同一时间遭到不可抗力的重力挤压成了肉饼,我想你是不会想要看到当时令人作呕的惨景。”苏盈袖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青,明显是勾起了不愿回想的记忆,身体都下意识感到了不适。“而且我们在现场同样没有检测到灵能残留的波动,这个世上除你之外,我们想不到有谁能办到这样的事情,要知道鹰国交换生领队的布鲁克可是b级灵能者,他的灵能特征是兽化,能够在短时间内变身成十多米高的金刚巨猿,哪怕对上寻常的a级灵能者都能不落下风,可偏偏他却毫无防备的死了。”

    “外媒的大肆报道呢?”陈安又问。“难道这些外媒身上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在严查了,可惜目前仍旧没有结果。”苏盈袖心力交瘁道。“如今我们最关心的是鹰国方面不但在外交方面对我们进行了施压,同时明后天便会打着国事访问的旗号前来问责,到时候鹰国人势必会抓住你这个名义上的真凶不放的……”

    “你在担心因为我的关系引起两国的冲突?”陈安沉吟片刻道。

    “呵呵,我在过来找你之前曾收到消息,鹰国人已经以军演的名义调遣了五支航母战斗群奔赴两海之间,局势可谓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苏盈袖面露苦涩地看着陈安道。“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请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切都交给我们处理,免得矛盾激发导致无可挽回的结局,你要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单单涉及到你一个人,而是上升到了整个国家层面。”

    “……”陈安默然半晌。“请不要让我失望了。”

    “谢谢。”说着,苏盈袖强挤出一抹笑意站了起身。“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擅离学校,我担心有人还会拿你做文章,话尽于此,你自己务必谨慎小心,我有事先走了。”

    由于新闻管制的关系,绝大多数国人都不清楚国际俱乐部发生的惨案,但是这件事情始终是无法长期封锁隐瞒下去的,自网络诞生的那一刻开始,网络舆论战都渐渐成为了各国博弈间的一个重要战争工具,显而易见,这次外媒集体大肆报道的背后便有网络舆论战的身影。

    九处在行动,陈安同样在思索。

    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次阴谋嫁祸他的幕后元凶可能不单单是一个组织团体。

    苏盈袖曾经提醒过他,里世界内便有不少想要除掉他的组织,由于没人出面主持的关系,这些人始终是一盘散沙难以构成真正的威胁,现在终于有人做出了实际行动,这些组织肯定会按耐不住趁势跳出来落井下石。

    既然对方能在国际俱乐部悄然无息中杀害所有人且不留下一点痕迹,由此可以判断在外媒方面对方肯定不会授人以柄,哪怕九处追查到了外媒的幕后指使,恐怕这些人都会是里世界想要至陈安于死地的小鱼小虾们。

    陈安隐隐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网笼罩住了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网只会愈缩愈紧,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纵然他有能力破网而出,可破网后他又会坠入另一个预谋已久的深渊,最终无论他作出什么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

    收起书本前往食堂,途中,耳尖的他竟然听见不少学生都在窃窃私语着国际俱乐部的事情,尤其是针对凶手极有可能是本校学生的时候更加引发了热议。虽然大学是一个消息灵通的地方,可是再灵通外媒的报道都不可能在短时间传遍校园,因此,校园内必然有人在暗中煽风点火操纵舆论。

    而这个人会是谁呢?

    吃完晚饭回到宿舍,宿舍内只有蒋志立一个人不知为何在收拾着行李,他看见陈安后眼神迅速闪躲开来,装作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

    “呦,陈平,你回来了啊。”

    “嗯。”

    陈安坐回座位,他没有翻书,而是目光平静地看着正收拾行李的蒋志立。

    或许是受到陈安视线的影响,蒋志立收拾的动作都变得有些仓促慌乱,单从脸上的微表情便能看出他的紧张,似乎为了缓和气氛与心情,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朝陈安讪讪解释道。

    “前些天我便已经向学校申请了校外住宿,今天终于成功批准了下来,所以我现在便打算收拾行李搬出去住,对了,到时候海燕也会和我一起同居。”

    “蒋志立,我知道你从钱晓东口中知晓了一些我身上的秘密,但请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陈安直言不讳道。

    “你一直都知道,对吗?”蒋志立身体一僵,片刻,他说话的声音都打着哆嗦道。

    “是的。”陈安道。“因为你对我的态度变化过于反常,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蹊跷。”

    “呵——”蒋志立苦笑出声。“是啊,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我想你也知道了有关国际俱乐部发生的事情吗?”陈安道。

    “当然。”蒋志立神色复杂地看着陈安道。“如今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猜测你便是国际俱乐部惨案的凶手,要知道鹰国交换生给你递请柬的时候可是有不少学生看见了,而且你还是参与这次宴会里唯一活下来的人,所以他们不怀疑你都难……”

    “我不是凶手,你相信吗?”陈安轻声道。

    “我相信。”蒋志立点头如捣蒜道。“如果你是凶手的话,恐怕我根本不会在这里看见你。”

    “你知道国际俱乐部的事情最早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吗?”陈安问道。

    “我是听班上同学说的,至于最早是从哪来传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蒋志立道。

    “可以帮我查查吗?”陈安突然露出微笑道。“我现在可能不方便做这个事情。”

    “这是自然。”蒋志立立刻应承下来。

    “谢谢,一有消息,你便直接发送到我手机上即可。”陈安道。“顺便的话,麻烦你接下来好好注意下孟凡飞,尽量与他打好关系。”

    “孟凡飞?”蒋志立瞳孔一缩。“他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人在不归路上渐行渐远了而已。”陈安道。

    “我明白了。”

    蒋志立说完这句话便埋头继续收拾着行李,等行李收拾完毕,他背上装得满满的书包,左右手都分别提着大大的行李包,他在和陈安告别后,脚步飞快彷如逃难似的离开了宿舍。

    “志立,你咋回事?跑得这么急干嘛?”

    一口气冲到与余海燕约定好的院系大门,蒋志立早已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都流淌着豆大的汗水,衣服背后都完全浸湿,余海燕见状,不由得上前关问道。

    “水…水…给我水……”蒋志立直接丢下了两大包行李,双手撑住膝盖喘着粗气道。

    “给你。”余海燕急忙从身上的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蒋志立,同时掏出了纸巾擦拭着他脸上的汗水。“喝水注意点,剧烈运动后不能一口气喝太多水。”

    然而蒋志立却充耳不闻般咕噜咕噜地直接将那瓶矿泉水喝了个干净,他直起身子,闭上眼仰头望天,仿佛如释重负般长舒了口气。

    “志立?你到底咋回事啊?说啊!”余海燕无奈地再次追问道。

    “没什么!”

    蒋志立没有回答,而是张开双手紧紧拥抱住了余海燕。

    “海燕!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而且这辈子永远都会喜欢你。”

    毫无疑问,蒋志立在大庭广众之下的突然示爱令余海燕都脑袋陷入了短暂的空白,等她回过神来,脸上浮起一朵红晕,连忙将脑袋埋在蒋志立的胸膛,双手不断胡乱拍打着他的身体。

    “你干嘛啊!突然说这些,害得人家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我只是害怕以后我没有机会说了。

    蒋志立不言不语,双手始终紧紧拥抱着余海燕,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无尽的悲凉。

    晓东,我终究没有躲过去。

    身在宿舍的陈安自然是不了解蒋志立内心的凄苦,倘若他得知对方的想法肯定会觉得他思虑过度杞人忧天,有他的庇护谁都伤害不了他,何况,凡事都依循等价交换原则的陈安是不会无偿使唤他的。

    虽然不知对方安插孟凡飞这颗棋子的用意何在,但他难道不会反向安插棋子吗?尽管这些事情九处都能帮忙办到,问题他是他,九处是九处,如果可以,他是不会再与九处扯上人情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